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

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

指控:分裂主义

刑期:终生监禁

地点:乌鲁木齐第一监狱

工作背景:

国际特赦组织指出, 1998年4月18日,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中国政府拼写为阿布杜热扎克.先木希丁)被抓捕时才28岁;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是一位生活在距离伊宁市不远的克拜克玉孜村的维吾尔农民、木工;胡迪亚玉孜村警民冲突发生之后,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被抓捕;该冲突中由中国调至伊宁的军警枪杀了六名维吾尔青年;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被抓捕原因——他的外甥哈穆提.莫哈买提(Hemmat Muhemmet)是警民冲突中死亡青年之一。

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与同村八位农民一起被捕;阿步都哈力克∙阿步都热西提(表弟)、阿步都哈克木∙阿步力提普、胡达伊姆拜尔地∙拜格扎德(又称阿塔乌拉∙拜格扎德)、伊力亚斯∙加拉力、居来提∙努尔、努尔莫哈麦提∙亚力莫哈麦提,土赫塔洪∙亚尔莫哈麦提及赛都拉∙库尔班。据报道,1999年7月,中国政府对这这8名青年进行了庭审;然而,不仅对他们的指控罪名、判决刑期无人知晓,甚至,连他们的下落也没有人知道。

国际特赦于1999年12月获得了对他们的判决书;根据判决书,8名青年的判决,最高是死刑,最低是一年有期徒刑。根据国际特赦获得的证据,对8命青年的审判,不仅司法程序极端不公正,实施刑讯逼供,而且,还以极端酷刑相威胁。

家属没有接到审判日通知,判决书中也没有确切审判日期;亲属只是在上诉截止日前三天,才由小道消息得到判决信息。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及其他四人没有任何法律代理;只有居来提∙努力、阿步都哈力克∙阿步都热西提和赛都拉.库尔班有律师。据报道,阿卜杜热西提在法庭陈述说,任何人经历了他所经历的酷刑折磨,是会被迫承认任何指控罪行的;国际特赦还发现,1998年12月的起诉书和1999年7月的判决书之间,存在众多极为明显的不一致。他们写到:

“大量新的指控出现在法庭判决书中;表明,在检察机关起诉后的八个月里,起诉书中的不一致有刑讯逼供获得的新‘供词’所‘解决’;而且,这新‘供词’将分开审判的11起其它政治案件相联系。”

问题:(报复家属、使用酷刑、伊宁大屠杀):

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普遍使用的一个政策是,惩罚从事政治活动人士的家属。近期备受关注的典型案例——是自由亚洲电台记者肖克来提.吾守尔两兄弟的案件;该政策在国内也有典型案例,包括伊利哈木∙土赫提家人持续遭遇迫害骚扰。

对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的抓捕,是伊宁大屠杀后,中国当局对当地维吾尔人政治活动进一步镇压之延续;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的居住地——克拜克玉孜村曾经是麦西莱普活动的一个重要阵地。麦西莱普活动自1994年开始,由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的弟弟萨迪尔丁.夏木西丁(Sadirdin Shamseden)发起,是一个意图解决维吾尔人酗酒及毒品泛滥等社会问题的民间草根运动。最初,麦西来普也曾受到伊宁一些文化机构的支持,他们还给克拜克玉孜村一家图书馆捐赠了资料。

几年间,获得势头的麦西莱普活动覆盖了几乎整个伊宁周边地区,特别是在政府于1996年开展以“严打”为名的镇压之后。 伴随政府对宗教信仰的打压,包括禁止麦西莱普活动之后,于1997年的2月5日,伊宁市发生了大规模的游行示威;武警极为残酷地镇压了游行,当局随后抓捕了数以千计被怀疑参与的维吾尔人。

国际特赦组织有关1997年伊宁大屠杀的报告,记载了在阿布杜热扎克∙夏木西丁被抓捕那一段时间,刑讯逼供成为常用手段的详细情况。中国对维吾尔人使用酷刑情况,最近在定期审议中国执行联合国《禁止酷刑公约》时指出;为此,维吾尔人权项目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合作提交了一份报告。

参与:

请签署维吾尔人权项目的要求释放八名政治犯的请愿书

阅读/收听/观看

请观看英国第四频道有关伊宁大屠杀的视频

简报:世界维吾尔人大会/维吾尔人权项目给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的最后完整报告(维吾尔人权项目2015年11月2日)

伊宁大屠杀18周年日突显中国政府针对维吾尔人的国家暴力倾向(维吾尔人权项目:2015年2月4日)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对人权的粗暴践踏(国际特赦组织:1999年4月21日)

UA 318/99。对将被执行死刑/酷刑/虐待折磨/不公审判的恐惧(国际特赦组织:1999年12月14日)

国际特赦组织要求释放被囚禁者(公报标准:2009年10月21日)

使维吾尔人沉默:家务事(格雷格费伊:2015年1月26日)

阅读下一个政治犯网络档案,请点击这里:玉山江.吉力力,又称玉赛恩. 吉力力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