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政治动机地判决维吾尔语言学家阿部都外力。阿优普表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语言的攻击

立即发布
2014年 8月28日;
美东时间 17 : 43
联系方式:美国维吾尔协会,+1 (202) 478 1920

美国维吾尔协会(UAA)强烈谴责中国政府对维吾尔语言学家阿部都外力。阿优普以 "非法筹款"指控判刑。据他的一个亲属在自由亚洲电台(RFA)的一篇文章里报道,阿优普先生被判为期18个月徒刑, 并被罚款13000美元。通过2014年7月11日仅仅一天的审判后, 2014年8月21日被判决 。根据这一判决, 该判决的日期从去年八月他被拘留的时间伸延。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阿里木。斯伊托夫在华盛顿的一分声明中说:“在阿优普先生的案例,有一些令人不安的方面 。 据报告,在羁押期间他被剥夺了家庭访问他的权利以及他的健康状况不断恶化的情况应当令人担心, 他被拘留的条件远远低于国际标准, 这些可能影响了他的案例" 。

“中国政府在东土耳斯坦个个学校里建立所谓双语教学制度后对维吾尔语言的攻击是系统化的。 现在看来, 即使是个人或者私营部门保护维吾尔语言的主动行为,也算是对中国当局同化维吾尔族过程中的一种威胁”。

斯伊托夫先生补充说:“惩罚阿部都外力。阿优普和伊力哈木。土赫提这样 完全在中国制度限制的法律范围内做事的和平维吾尔学者 不会促进中国政府和维吾尔族人民之间的良好关系或信任”。

自由亚洲电台2014年8月26日的一篇文章报道了与阿优普先生亲属的采访,对此采访阿优普先生的亲属希望保持匿名。 该亲属报道自由亚洲电台: 阿优普先生以及他的两个业务合作伙伴已被判刑。 乌部力。地力亚尔被判为2年监禁和被罚款约16000美元, 而穆哈买提。斯地克被罚款约21000美元和被判2年3个月监禁 。 这三人都被关押在乌鲁木齐的六大弯监狱,  该监狱是对维吾尔政治犯设加酷刑被迫招供的恶名昭彰的地狱。

阿部都外力。阿优普是以保护维吾尔语言而成为语言学家的学者。从2009-2011,阿优普先生获的福特基金会奖学金后在美国堪萨斯州大学留学。 他毕业美国堪萨斯州大学后,他放弃了成为博士的机会, 而返回到东土尔其斯坦要建立一个维吾尔语幼儿园和学校。在2012夏季, 他在喀什创办了一个幼儿园; 但是, 直到2013年3月份该幼儿园被中国当局关闭, 即使学校的所有运作在中国法律范围之内。根据阿优普的侄子秘儿夏提在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说, 该学校的操作是在中国法律制度的范围内最大的表现也许是政府允许在2014年在严格审查下重开此学校。

2013年8月20日,阿部都外力。阿优普及其他的业务合作伙伴被拘留 。 在2013年12月, 阿优普先生的家属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阿优普先生的健康状况不佳, 但当局剥夺了他家人的探访权利并拒绝让他的亲属向他提供药品。

在2014年5月17日, 乌鲁木齐天山区检察办公室 发表了一项有关阿优普先生收集“非法捐款”的正式指控信 。根据2014年5月11日《纽约时报》的一篇文章,阿优普先生的筹资手段还包括网上倡议, 以及“卖蜂蜜和带有学校标志徽章的T-恤衫”。

在东土尔其斯坦降低维吾尔语言影响力是中国政府同化维吾尔人民文化的核心。 虽然中国的宪法民族区域自治法保证少数民族有权使用自己的语言、但是维吾尔语言在维吾尔教学已逐渐被淘汰。

中国政府官员经常描绘维吾尔语言是发展维吾尔人民的一个障碍。 在2002年, 前新疆党委书记王乐泉说:“少数民族的语言和文字的能力范围很狭窄, 并不包含很多现代科学和技术的表达方式, 在这些概念内教育是不可能的。 这是与21世纪很不相符”。

此外,  2002年, 中国政府在东土尔其斯坦施行了所为“双语”教育政策, 这实际上是对维吾尔族学生执行的以中文为基础的单语课程实施。因此, 这政策逼迫维吾尔族教师用汉语来教育维吾尔儿童。

加速这项政策是在2010第一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当局宣布的, 到2015为至,全制学校将要完成换教书语言为普通话,  到2020,在该区域实现完全汉语流利目标。 在2014年5月中的第二次新疆工作座谈会上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强调, 双语教育政策是在同化过程中“民族融合” 的一部分。此次座谈会之前,也就是习近平在2014年4月在喀什访问期间, 他说:“对少数民族儿童的双语教育必须要抓紧......通过学习普通话, 他们将更容易找到工作,更重要的是他们对促进民族团结可以做出更大的贡献“。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