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

立即发布;
2017年 3月13日;
美东时间 11: 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英文版本发表于星期一,2017年3月6日。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是一份有维吾尔人权项目,以维吾尔人权视角审视、研究中国“一代一路”经济倡议的最新报告;该报告分析、评估“一带一路”对东突厥斯坦潜在影响,并将该倡议与此前在该区域实施的其他经济开发对比。

“习近平将‘一带一路’作为其任期的一大手笔;作为丝绸之路经济之支柱的‘一带一路’也将东突厥斯坦置于中国推动其政治和贸易主导的前哨。 然而,在所有的宏伟政策声明中,我们听不到任何有关维吾尔人及其家园东突厥斯坦的话语。”维吾尔人权项目代理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一带一路’是又一个将维吾尔人排除在外的,由中央政府主导倡议的经济开发;中国政府通过所谓的经济发展,及颁布压制维吾尔人身份之政策,以使东突厥斯坦汉化,实现其大国野心。如果有任何维吾尔人受益于‘一带一路’,这只能是中国政策目标的偶然性结果。”

尽管中国自改革开始以来一直保持了高经济增长率,并在少数民族地区发起了几次大规模的经济开发,但西部中国、维吾尔、图伯特、 蒙古人和其他民族中的极端贫困率远远高于东部大多数汉人居住区。

2013年9月在哈萨克斯坦纳扎尔巴耶夫大学的演讲中,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了丝绸之路经济带(SREB),一项涵盖南亚,中亚,欧亚,欧洲和中东贸易, 使东突厥斯坦成为中国通往欧亚大陆要道的建议。 丝绸之路经济带旨在通过基础设施和贸易将该区域与中国整合,由中国承担必要的建设成本。据中国政策文件,东突厥斯坦将“成为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枢纽”。

丝绸之路经济带和海上丝绸之路(MSR),统称“一带一路”,是中国试图实现将其置于东半球贸易航线的中心之野心表露;该倡议试图扩充外部影响,稳住内部经济;据一位观察家的说法,使中国成为一个真正的超级大国。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宣布,是自苏联垮台以来,中国在东突厥斯坦发起的、有中央运作的经济开发之最新版本。这些开发运作包括开放西北(1992年),西部开发(2000年),2010年和2014年新疆工作论坛,上海五国(1996年)和后来成立的上海合作组织(2001年)。由这些经济倡议带来的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及移民,并未能改变维吾尔人的经济机遇,维吾尔人在其家园正在经历历史性转折时,却被排除在规划,实施和评估这些经济倡议之外。虽然中国经常快速声称其使大量百姓摆脱了贫困,取得了成功;但是对于开发带来的不公平情况,却保持沉默。

在东突厥斯坦的新经济倡议,对维吾尔人只意味着早已习惯了的被排斥。维吾尔人权项目先前报道了北京在东突厥斯坦发起的经济开发是如何使维吾尔人边缘化的。本报告再聚焦铁证如山的维吾尔人高失业和机遇缺失,证明自苏联垮台以来,中国在该区域的经济发展对维吾尔人没有产生任何影响。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此前的研究中、及本报告中再聚焦中国开发之后确认,中国政府倡议的经济发展只能给维吾尔人带来流离失所;一种就地剥夺,而不涉及大规模强制迁移方式。原地流离失所原因是由于名义上的自治民族对经济开发无发言权。这种排斥性做法在鼓励移民同时,强化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生活的侵入。维吾尔人权项目认为,“一带一路”再一次凸显北京对开发东突厥斯坦经济政策并未进行调整;依然是违反国际法,排除维吾尔人对经济发展的参与权。

在中国政府以经济开发名义中对维吾尔族社区,特别是对喀什维吾尔社区的重建,凸显维吾尔社会及其文化生活所处的窒息状态。伴随东突厥斯坦城市外观及人口分布与中国东部之区别越来越小,尽管一些维吾尔居民仍将居住在原住地,但失去了重建之前该社区所拥有的活力。本质上讲,维吾尔文化和文明的可见部分毫无疑问地正处在以“发展开发”为名的毁灭中。

然而,不仅维吾尔文化、语言、传统和民族在遭遇生存威胁;如果“一带一路”成功,邻国的少数民族如巴基斯坦的俾路支人,也同样将面临生存挑战。鉴于此,维吾尔人权项目得出了其结论,经济开发实际上只是满足中国党国对控制东突厥斯坦领土,及将维吾尔人融入汉文化之要求,同时,使中国影响力扩大至欧亚大陆。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各国际组织,如联合国,在人权标准中认识由国家主导经济发展在政权操纵下使人口分布发生变化之问题。由“一带一路”吸引而来东突厥斯坦和其他少数民族地区投资的国有及私营企业,应该显示其参与开发符合国际人权标准,并惠及该地区的维吾尔人民。

《路到尽头:一带一路和维吾尔人在经济上的日益边缘化》,由此链接下载:http://uhrp.org/docs/End-of-the-Road.pdf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