桑杰嘉:从台湾总统道歉看中国民主转型

台湾总统蔡英文(左)在8月1日向原住民族道歉(网络图片)

2016-08-29

8月1日,台湾总统蔡英文代表政府向原住民道歉,引起了媒体的广泛报道。也受到社会媒体很大的关注,特别如今在中共统治下遭受苦难的图伯特(西藏)人、东土耳其斯坦人、南蒙古人等的更大关注。他们在社会媒体上纷纷评论、留言和讨论。虽然他们今天继续遭受中共政府严厉的打压,但对台湾政府能迈出这宝贵的一步深感敬佩,对台湾原住民羡慕不已。当然,从一个民主国家的角度看这是非常应该,而且必须要做的事。但是,就如蔡英文总统在道歉中说的:“二十二年前的今天,我们宪法增修条文里的”山胞“正式正名为”原住民“。”二十二年后“我相信,一直到今天,在我们生活周遭里,还是有一些人认为不需要道歉。”

十年前在台湾学习时,试着去了解台湾原住民的情况。从大学生到老师,还有一般的民众。发现台湾年轻人一般都非常理解原住民的历史遭遇和现实困境等,这使我非常感动。在和一位年长的宿舍管理员聊天时,他的言语话使我非常吃惊—“原住民能做什么?只是建筑工的材料——”。他说话的语气以及表达方式把我拉回了中国大陆,随处可以听到的:“少数民族能做什么?野蛮、落后——”,区别只是这位先生用的是“原住民”,而非“少数民族”。

十年后的台湾政府正式向原住民道歉了,说明台湾社会整体发生了很多的变化,也可以说当时还是学生的那些年轻人已经开始在影响台湾社会的发展与价值趋向。

也说明了,台湾政府今天能向原住民道歉并非很简单的事,需要一个比较成熟的正义社会的支持,作为政府也需要莫大的勇气,可贵的是台湾政府终于做到了。

台湾总统在道歉中称:“让我用很简单的语言,来表达为什么要向原住民族道歉的原因。台湾这块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这些人原本过着自己的生活,有著自己的语言、文化、习俗、生活领域。接着,在未经他们同意之下,这块土地上来了另外一群人。

历史的发展是,后来的这一群人,剥夺了原先这一群人的一切。让他们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离失所,成为异乡人,成为非主流,成为边缘。”

台湾政府为过去对原住民造成行为道歉,虽然这一切并非今天的政府所为,但是

为了未来的和解、平等—台湾总统勇敢的道歉了。

与此相比在中国大陆的中共六十多年来对图伯特、东土耳其斯坦、南蒙古和其他民族、对中国人犯下的滔天之罪从来没有承认,离道歉还差十万八千里。更严重的是对以上年民族的种族灭绝政策还在进行中,也对中国人进行着空前的打压。

笔者知道台湾跟中国大陆在体制、公民素质、民权方面是没有任何可比性的,因为,一个是民主体制,一个是集权的共产独裁体制。

台湾总统从原住民承受外来政权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篡改历史、武力征伐、土地掠夺,强烈侵害了原住民族既有的权利、自身事务失去自决与自治的权利、同化造成语言消失、核废料的伤害、抹杀族群、政府对原住民政策的实施不力、社会福利和政治参与指标以及歧视等方面进行了道歉。而中共政府统治下的人们今天遭受的正是台湾总统道歉的,甚至更残酷的镇压和屠杀。

不过几年前开始在中国大陆和西方国家出现很多自称为“中国民主转型”、自由派学者的中国人,他们大谈中国民主转型问题。有的“学者”还把图伯特问题扯进所谓的中国民主转型问题中,照搬中共集权政府的历史观大谈特谈西藏图伯特历史地位、未来等,大统一情结表露的一丝不挂。真相、平等、尊重、理解等被抛在了九天之外,这样的转型不值得怀疑吗?多了“民主”两个字并不能说明什么,玩“民主”文字游戏集权独裁国最为“精彩”,图伯特人看这类“民主转型”理论,只是由政府换成学者的游戏,换瓶不换药。另外,图伯特、东土和蒙古为主的其他民族在历史上被中国人一次又一次地被“代表”过,中国人觉得“少数”并不重要。因此,图伯特人、南蒙古人和东土人只能冷眼看这个“海市蜃楼”般的“中国民主转型”。

台湾总统蔡英文向原住民道歉时称:“今天的道歉,虽然迟到了非常久,却是一个开始。我不期望四百年来原住民族承受的苦难伤害,会只因为一篇文稿、一句道歉而弭平。但是,我由衷地期待,今天的道歉,是这个国家内部所有人迈向和解的开始。”

就在台湾总统向原住民道歉的那一刻,中共政府在图伯特继续实施文化灭绝政策,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学院遭到最大规模的拆迁,以及驱逐僧和尼师。大量的军队驻扎西藏各地,对藏人实施严密监控。在东土耳其斯坦《自治区实施〈反恐怖主义法〉办法》通过,8月1日起实行。对中国维权律师继续打压、抓捕和判刑等等。

台湾总统在道歉中指出:“一个族群的成功,很有可能是建立在其他族群的苦难之上。除非我们不宣称自己是一个公义的国家,否则这一段历史必须正视,真相必须说出来。然后,最重要的,政府必须为这段过去真诚反省,这就是我今天站在这里的原因。”

中共自夺取中国政权之日开始把中国人的成功建立在非法入侵图伯特和其他民族地区,踩着图伯特等人的尸体创造中国人的辉煌,高呼“中国人站起来了”、“强国梦”。但是,中国人从来没有真诚反省过,中共政府更不可能反省。真如伊利夏提在《民主与专制》一文中说的:“道歉,我认为并不存在于中共的词典;中共词典里有的只是暴力、屠杀、权力崇拜。”

因此,期望中共独裁政府向他统治下的其他民族“道歉”是非常不现实的。但是,中国的知识分子,特别是民主、自由和所谓民主转型学者与中共一样不反省、不说真相、不为正义发言是非常悲哀的事。台湾总统向原住民道歉至今,笔者没有看到中国学者讨论有关道歉的文章。台湾政府在二十二年前把宪法中“山胞”正式正名为“原住民”。中共统治中国大陆六十多年,几乎没有一个中国知识分子对所谓“少数民族”这个名称提出过异议,不想承认这些民族是原住民“原来的主人”的事实。从而反映了很多中国知识分子对政府行为以及中国人的行为给其他民族造成的破坏、杀戳和非法占领没有反省过,相反,和政府一起继续摧毁图伯特、东土耳其斯坦、蒙古民族历史文化和传统,或者对其保持沉默——变相认同。

特别是很多在国外的中国民运人士、学者、专家们都不反省,不维护正义,对其他民族的不公保持沉默,而且坚持政治正确。这也是国外的中国民主运动和图伯特、东土、蒙古等组织无法信任和紧密合作的最大障碍,他们提起中共的暴政滔滔不绝,骂的狗血喷头。当提起中共统治下的其他民族的权利时无言、沉默、避而不谈,甚至与中共保持一致。

还有中共六十多年的统治下的毒化造就了劣质国民:“缺乏公德,偷奸耍滑,见钱眼开,唯利是图,明哲保身,冷血无情,热衷内斗,欺软怕硬,贪生怕死,奴性十足——”的十多亿的当代中国人,更是创建公义国家的巨大障碍,有什么样的国民就会有什么样的政府。

在很多场合中国民主人士或专家学者会说:“中国民主化后图伯特问题会得到解决”。从台湾民主发展的经过,以及结合中国国民等因素这种设想非常值得怀疑。因为,解决图伯特问题无法避开的一点是真相调查,无法回避中共入侵以及屠杀图伯特人的事实。还有以民主改革、合作化、平叛、文革、以及每次和平抗议的血腥镇压——造成一百二十万藏人非正常死亡的事实。中国民主政府会有这样的勇气吗?台湾二十二年前改正原住民称呼,以及二十二年后政府才能公开道歉的坎坷经历看到的是中国社会民主转型之路的遥遥无期。

学者、专家和知识分子在社会中扮演着先知先觉的角色,他们应该是前卫。如果中国的知识分子、学者、专家以及民主人士做不到尊重真相、尊重事实,以及不敢承认中共统治对其他民族造成的毁灭性破坏。真不知道中国民主转型的基础是什么?有人说:“民主政治,是一种奠基于公民社会人群之间”愿意彼此信任“的政治”。那么,中国民主转型过程和民主之后的信任怎么建立?中国人能否如台湾一样对四百年前的入侵、占领、屠杀、毁灭道歉?能否对1949年至今中共政府和中国人对图伯特、东土、南蒙古为主的其他民族造成的“苦痛和不公平待遇”反省和道歉?给他们提供自决的权力?——

真正的民主转型需要突破政治正确,需要大胆的跨越,更需要承认错误和道歉的勇气,而“和平民主转型”更需要。

2016年8月15日

【民主中国首发】时间:8/22/2016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