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维吾尔协会呼吁中国政府对乌鲁木齐7/5骚乱中的死难者和失踪者一事进行问责

国际社会就2009年的7/5事件向中国政府寻求解答并谴责当下的镇压

立即发布
2014年 7月4日;
美东时间:07.12
联系:美国维吾尔协会, +1 (202) 478 1920

美国维吾尔协会(UAA)呼吁国际社会和全球各地的维吾尔人一道纪念中国政府在2009年7月5日在乌鲁木齐对维吾尔和平示威者的残暴镇压五周年。美国维吾尔协会呼吁多边组织和相关政府公开表达对失踪示威人员消息的不透明性的关切,并且要求中国就死难者和失踪者的数目做一交代。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阿里木.斯伊托夫在华盛顿的一份声明中说:“东土耳其斯坦的维吾尔家庭在2009年的7/5和平游行被残酷镇压5年之际依然在打探他们亲人的命运。他们不知自己的亲人是死是活。尽管中国政府就7/5事件及其随后的无情镇压一事可以提供类似终结的公开报告,但是精神折磨却一直困扰着无辜的维吾尔人。”

“对于这些家庭而言,国际社会对中国施加压力以便从中国政府那里获得有关回复至关重要。中共官员认为他们可以无须被问责。正如历史所教授的那样,只有在国家侵犯人权的责任被承认后以及相关肇事人员被法办以后,才有解决冲突的可能。但是,正如中国对维吾尔人民展开的又一轮恐吓风潮再起之际,这种可能看起来无边无际”

2009年7月5日,维吾尔男人、女人以及孩童和平地聚集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上,抗议政府对发生在广东韶关的维吾尔工人的致命攻击无所作为。在2010年单独出版的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大赦国际访谈了游行示威的目击者,他们描述了军警使用致命火器攻击维吾尔人。尽管诸如此类的证据确凿无误,中国的官方媒体将7/5事件表述为“恐怖主义”行为。

“人权观察”记录了2009年7/5之后在乌鲁木齐失踪的43名维吾尔男人和青年。这份名为《我们甚至害怕寻找他们》报告描述了2009年8月中旬发生在乌鲁木齐二道桥、赛马场和其他维吾尔社区的大规模的扫荡行动以及其他小规模的定点搜捕。“人权观察”强调了这些拘捕的随意性,说在一些个案中“军警只是见年轻人就抓,将他们装入不计其数的卡车。”

7/5事件以后最让人担心的拘捕是对青少年的随意拘捕、折磨、判刑或直接消失,这些行为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置于“儿童权利公约”、尤其是第37条规定义务的对立面。

中共官员甚至也骚扰这些质问当局有关其亲人下落的维吾尔人。“自由亚洲电台”在2014年6月23日的一篇报道描述了帕提古丽.吾莱姆在5月如何被拘捕。吾莱姆女士只是质问其儿子,伊敏买买提.艾利的下落而已,他自2009年7月14日被警察抓走后边杳无音讯。

自2009年7月5日以来,中共官员们竭尽全力地恐吓维吾尔人,以便让他们对这一骚乱保持沉默。中共官员们同时积极封锁那些非官方表达不一致的信息。除了前所未有的中断长达10个月的电话及互联网通讯之外,对维吾尔网管和记者的严厉惩罚用来强化官方对有关骚乱信息流出的管控。

自2009年7月5日以来,东土耳其斯坦的情况每况愈下。暴力事件显著地群出不穷,有关在罕伊力克镇和阿拉哈格镇对维吾尔人的非法枪杀的可信报道也不断呈现(参见“纽约时报”和“自由亚洲电台”)。

2014年5月23日,中国政府宣布了为期一年的“反恐”行动。海外媒体引述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的话说,这一镇压行动要动用“非常规措施”。美国维吾尔协会担忧其中包括非法处决等方式。

自5月23日以来,中国当局进行了持续的镇压,中文和海外媒体报道了在本地区的一系列类似“文革”性大规模审判、死刑判决以及处决:

  • 中国政府在5月25日宣布逮捕200多名嫌犯以及在和田、喀什和阿克苏破获多达“23起恐怖和极端宗教组织” (新华社卫报)。
  • 5月27日,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了在和田拘捕了所谓“恐怖组织”成员的5名嫌犯。(新华社)。
  • 大赦国际”在5月29日的新闻发布中把伊宁举行的公开审判称之为“无耻的体育馆‘审判展’。在多大7000名观众面前,55名嫌犯中的3名被判为死刑。(英国广播公司BBC)。
  • 中国中央电视台6月5日播放了对81名嫌犯的判决。9名被判处死刑、3名被判处死刑,缓期2年执行。这些审判在该地区的6个城市进行。(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BBC)。
  • 6月5日,新疆网报道了在乌鲁木齐对29名嫌犯因“煽动分裂主义和其他罪行”而被捕。(纽约时报英国广播公司BBC
  • 纽约时报”报道了3名维吾尔人因为卷入2013年10月28日北京的所谓的“恐怖”攻击而被判死刑。另外5人被判处5年到无期徒刑。
  • 6月16日,中国的官方媒体“中国日报”详述了自5月23日以来,中国的军警是如何逮捕60多名嫌犯的。这些嫌犯属于所谓的“9个同恐怖主义有关的团伙及一个宗教极端组织。”
  • 纽约时报”在6月23日一篇报道引述“法制日报”的文章,说破获了多达“32个恐怖主义组织以及对315名嫌犯判以死刑在内的各种徒刑……这些判决在120个不同的法院宣判。”这些措施的实施自宣布实行进行为期一年的“反恐”运动后进行的。“纽约时报”的报道补充说,“这些信息无法得到独立证实,官方版本的新疆暴力事件经常模棱两可。”
  • 路透社”的报道详述了在一个3000人参加地大会上对9名嫌犯进行的多达14年有期徒刑的宣判。在同一文章中,路透社描述了中国当局在茶部查尔县对25人颁发了逮捕证,并且宣布拘捕了14名嫌犯。
  • 半岛”新闻在引述中国的官方媒体时,于6月30日详述了113名嫌犯是如何因为“煽动”民族仇恨和隶属‘恐怖组织’”而被判处从14年徒刑到无期徒刑不等的徒刑的。这些判决在喀什地区宣判。
  • 4人因在3月1日的昆明火车站袭击而被指控参与“杀人和恐怖主义”(英国广播公司BBC) 

上面所描述的这些所有措施都在六周之内完成,它揭示出大范围的和很可能是随意性的镇压在东土耳其斯坦进行。美国维吾尔协会旗帜鲜明地反对一切形式的暴力,考虑到这些案件审理的神速及该地区弥漫的惩罚氛围,美国维吾尔协会对于法律正当程序的缺失严重关切。另外,中国在这些所谓恐怖主义案件审理过程中透明缺失以及对和平异议和暴力的相提并论对于目前的镇压的合理性提出质疑。

美国维吾尔协会相信目前进行的镇压表明中国政府还没有从2009年的7/5事件中吸取教训。中共官员不但没有倾听维吾尔人的合理不满以及对话解决跨族群紧张,反而更多地诉诸恐吓威胁。

美国维吾尔协会呼吁国际社会对所谓为期一年的“反恐”行动表达关切,并且寻求保证法律正当程序的国际原则在刑事和审判过程中得到贯彻。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