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

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

立即发布
2013年 11月18日;
美东时间:4:55
联系:维吾尔人权项目, +1 (202) 478 1920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发布了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的中文版本。这一报告的英文版本在2009年7/5事件4周年之际、于2013年7月2日发布。它详述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在2009年7/5之际广泛存在的人权侵犯。

这一中文译本将有助于中文读者获得维吾尔人权项目有关7/5事件之后失踪维吾尔人的详细报道,以便反驳中国政府掩盖了 7/5后续事件真相的官方宣传,同时也揭示出中国政府的残酷压迫。

这是维吾尔人权项目第五份中文翻译报告。自从维吾尔人权项目的报告 “您能倾听我们吗” 的中文版本问世以来,就受到了中文读者的欢迎。这也说明了这些问题的重要性及人们对它们的浓厚兴趣。维吾尔人权项目相信,发布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将给中文世界提供有关维吾尔人在7/5事件之后面临的劫难提供第一手信息。

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阿里木·斯伊托夫先生在一份声明中说,“老记中国在乌鲁木齐对维吾尔人系统性的镇压至关重要,尤其在最近发生在中国政治中心天安门的事件以后,这一镇压模式很可能持续上演。”“自乌鲁木齐骚乱以来的数周乃至数月,很多维吾尔人(尤其是青年男子)被中国军警随意拘捕。很多人在监狱或拘留所被残酷折磨。数量惊人的很多维吾尔人被失踪,他们的父母和家人四年以来对他们的信息一无所获。这些强迫失踪对于众多家庭来说影响惨烈。他们甚至不知道他们的儿子、兄弟、父亲的生死。”

斯伊托夫先生补充说,“伴随‘最严厉的严打还有一封致中国驻美国大使馆的信函,要求中国政府对乌鲁木齐7/5之后对维吾尔民族的人权侵犯一事做出回应。我们相信中国大使将对那些绝望,哀悼的家庭提供一个深思熟虑的答复。”

2009年7月5日,维吾尔男女老少在乌鲁木齐人民广场集会,和平抗议政府对于此前发生在广东韶关维吾尔工人致命攻击事件的不作为行为。当天及其此后数月发生的细节一直无法清楚的呈现。唯一可知的是那里发展成前所未有的骚乱并且导致了数目不详的和平抗议者死亡。

自2009年7月5日以来,中国官方媒体竭尽全力恐吓维吾尔人,要他们对此事件保持沉默,并且积极封杀那些同官方叙述相矛盾的信息。除了进行为期10个月的信息封锁外,中国政府还严厉惩罚维吾尔网管和记者,以此来促进政府对自骚乱发生以后的信息管控。

去年,维吾尔人权项目全面深入地研究了《乌鲁木齐晚报》自2009年7月到2010年2月的报道档案,并在“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中引用了一部分。

这些报道基本上是维吾尔语写成,它揭示了中国官方媒体在包括切断电话和关闭网络在内的信息封锁10个月之内是如何建构有关这次骚乱的叙述。中国的官方叙述尤其关于7/5以后的拘捕报道缺乏基本的透明度,这引起了对这些事件官方描述的质疑。这一报告还包含从2010年到2011年中国政府对7/5事件以后采取的镇压行为目击者的采访,以及人权组织和海外媒体有关这些事情的报道。

骚乱四周年之际,有关拘留和审判的正当程序、强迫失踪以及酷刑等诸多方面的问题依然存在。骚乱四年之后,整个地区的很多维吾尔家庭甚至不知道他们亲人的下落。这一报告也记述了中国政府如何大肆利用监控系统搜捕那些参加和平集会的人。7/5之后在东土耳其斯坦的更多问题还包括对青少年的随意拘捕、残酷折磨、审判以及失踪。中国政府的这些镇压行为使得中华人民共和国直接违反了《儿童权利公约》,尤其是第37条。

纵观现有的所有报道,中国政府在一系列问题上缺乏清晰度。对于有多少维吾尔人被拘捕、审判、或强迫失踪到目前为止还不得而知。就人权而言,这种透明度的缺乏令人很担忧,因为没有确切的细节就无法进行修征过程。维吾尔人权项目认为,国际社会应该给中国施加压力,要其签署并通过《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以及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中文报告,最严厉的严打:对2009年乌鲁木齐骚乱镇压的质疑可以在此下载:

http://docs.uyghuramerican.org/To-Strike-the-Strongest-Blow-Chinese.pdf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