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人民群众又抓间谍?

去年4月,北京街头出现了一组教育宣传画,提醒人们严防外国间谍。

2017-04-12

北京发动群众举报间谍。时评人长平回顾历史,分析中共重启“反间谍人民战争”的政治动机。

(德国之声中文网)又要全民抓间谍?是的,你没有看错:北京国安局发布《公民举报间谍行为线索奖励办法》,称旨在提升全社会的国家安全意识,充分发挥公民举报的积极作用。线索被采用的举报人将获得最高50万元奖金。

为什么要说"又"呢?我小时候,中国处于"文革"末期。就跟"资产阶级"、"地主富农"、"帝国主义"、"反革命"、"林彪"、"孔老二"等词语一样,"间谍"也是一个政治梦魇。即便生活在偏僻的乡下,"苏联间谍"、"美国间谍"、"台湾间谍"也无所不在,需要严防死守。所有可能跟间谍发生关系的人,比如爷爷在台湾、叔叔在美国,都处理得干干净净:要么已经枪毙,大快人心;要么经常批斗,谁都可以踢上两脚--总之是"淹没在人民战争的汪洋大海"中了。

那个时候,"全社会的国家安全意识"强到不能再强,但是这个国家安全了吗?中共官方评价说:"整个国民经济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当局不得不"改革开放",过去被认为可能是间谍的人,被千方百计邀请进来,经济上招商引资,政治、法律、学术及社会生活上"与国际接轨",国家才安全地存活下来,而且在某些方面强大起来。历史教训如此容易被人遗忘,不得不承认洗脑宣传的强大力量。

谁手里有国家机密?

在我少年时代,"间谍"仍然让闻之生畏,但同时也正在转化为黄色小报故事。后来,人类间谍战不能满足读者的幻想,我读到了大量的外星间谍故事。好几年间,我一直怀疑周围有很多未知星球派来的间谍,他们本领超强,可以男扮女装,老扮少相。

在努力分辨他们而不得之后,我开始思考两个问题:第一,外星人花这么大的力气,到底想从我们这里得到什么机密呢?"文革"期间,一个家徒四壁、大字不识一个的农民,总是在担心"苏联间谍"来从他那里窃取情报。他们严守的"国家机密",就是自己的生活那么贫穷--这并不是笑话,直到今天,很多人仍然坚信:不能让外国人知道我们的贫穷。

不过,真正可能出卖国家机密的人,是掌握国家机密、而且和国外有千丝万缕联系的权贵。今天更是如此,进出中南海的人,几乎没有谁没有家人或亲属在国外。假如有人真的想要获得北京国安局的50万元奖金,去人肉搜索这些权贵的信息,比官方宣传中留意身边和外国人结婚的小张小李,成功率要高得多。

跟当年一样,反间谍与其说是对外斗争,不如说是对内控制。正如同自家有亿万不明财富,却不妨碍英明领袖高举反腐大斧一样,也许"反间谍"将会成为权力斗争的又一把利斧?

反间谍保护专制政权?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Imago/epd)

本文作者长平

当年我思考的第二个问题: 假如外星人派遣这么多高级间谍,那么他们意欲何为?小报故事说他们想要控制地球,奴役人类。这种讲述的前提是,球球都想控制和奴役,惟此可以生存壮大。但是,这种野蛮社会的丛林法则,和故事中假设外星文明高度发达是自相矛盾的。我也想不明白,如果像宣传中所说的那样,美国人一直想要奴役中国人,那么他们自己干嘛要废除奴隶制呢?废除奴隶制之后,他们为什么变得更强大了呢?

根据黄色小报故事的线索,少年的我怀疑一位老师是外星间谍。同时我也看到,这位老师一直在呕心沥血地教我们读书、思考、热爱科学、保护地球。另一方面,并没有证据表明,两次世界大战是外星人的阴谋。因此,我有理由相信,如果有外星间谍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带着更好的任务,那就是让人类学会更文明地生存,不要破坏了地球,给宇宙带来灾难。

"危害国家安全罪"1993年才"与国际接轨"写入中国法律。在此之前,它的名字叫"反革命罪",是赤裸裸的维护政权的政治罪。那时的宣传也不避讳,反间谍的目的并不是害怕"蒋匪"、"美帝"或"苏修"颠覆这个国家,而是防止他们颠覆中共的"无产阶级专政政权",甚至是为了"保卫伟大领袖毛主席"。

有人统计过,自1993年以来,以"危害国家安全罪"为名抓捕和判刑的人,绝大多数都是批评当局的异议人士。近年来,西方及台湾NGO人权工作者,也被指帮助中国的民主人士,争取中国的人权进步。这些人被指控为间谍而被判刑或者驱赶,显然是中国普通百姓的损失。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