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点对话:习近平高唱一带一路,谁来捧场?

焦点对话:习近平高唱一带一路,谁来捧场?

2017-05-12

华盛顿 — 北京城这几天彩旗飘飘,戒备森严,因为“一带一路”国际峰会将于这个周末在北京召开,并由习近平亲自主持。这次峰会吸引全球多个发展中国家参加,但美国日本等发达国家却集体缺席。

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一带一路”,被认为是他外交政策的重头戏,也被经济学家称为历史上由单个国家发起的最大规模的海外投资行动。“一带一路” 为中国带来什么样的政治和经济机会,又有哪些风险和代价?这次北京峰会为何在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中引起不同的反应?

参加讨论的四位嘉宾是:中国民间学人,独立评论人士王康先生;中共党史学者、《晚年周恩来》一书的作者高文谦先生;政论作家,时局分析人士陈破空先生;普林斯顿社会学博士,政治与经济学者程晓农先生。

程晓农表示,“一带一路”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简称,前者指从新疆通往西亚中东、再到欧洲的陆上交通线沿线地区,后者指印度洋和地中海北岸地区。中国希望通过与这些地区合作建设基础设施,为消化国内过剩产能服务。这个口号实际上是中国西向对外发展战略的一个含糊概念,其实际情况是,“一带一路是个筐,沾不沾边往里装,顺带搭便车,幻想当理想”。“沾不沾边往里装”的典型例子是,连开发北极的项目也划拉进了“一带一路”;“顺带搭便车、幻想当理想”的典型例子则是,把福建定位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核心区”,这不是因为福建成为中国远洋航运的枢纽,恰恰相反,是因为福建的远洋航运不发达,福州和厦门两港仅占全国沿海港口吞吐量的2.5%,让福建搭上‘一带一路’的便车沾点光。

程晓农说,根据官方公布的资料,过去3年多来与“一带一路”沾点边的工程项目一共只完成5个(沙特一座炼油厂,孟加拉一座桥,巴基斯坦一段公路,在土耳其收购一座码头,中国境内修了条天然气管道),另有6个在建项目。这些项目中4个是为了中国进口石油或出口天然气,与中国的直接利益有关;7个是为所在国建设改造基础设施,但所有项目由中国的大型国企施工,援助资金通过施工和原材料而回收。利用欧亚大陆各国的现有铁路系统开通国际货运列车,也算是“一带一路”的成绩,这是靠各国铁路公司帮忙。总的看来,在工程项目方面,中国没舍得“花冤枉钱”。“一带一路”的所谓全球影响力,靠的不是制度吸引力,而是钱包吸引力,因此,中国准备实际上拿多少钱出来,是领导力大小的关键;可是,提出这个计划的时候,中国“钱多”,推行以后中国却变得“钱少”了,“钱多”是因为中国政府在外汇储备高峰期低估了资本外逃的巨大潜力,“钱少”则是因为资本外逃造成外汇储备减少四分之一,现在政府看紧了“外汇钱包”,再也舍不得“掏银子”了,自然其影响力就大大缩水。

高文谦表示,“一带一路”已经讲了三年多,雷声大雨点小,进展缓慢,效果不彰,它的政治意义大于实际的投资计划。官方计划铺得摊子很大,远至新西兰甚至北极。到目前为止,在中国境外的项目很少有完成的,不少陷于停顿。随着中国的崛起,“中国模式”也走向世界。除了掠夺性开发,破坏环境外,更糟糕的是中国的腐败文化也走出国门,毒化当地国家的投资环境,比如贿赂开道、不择手段、没有道德底线、将金钱置于自由、人权、环境、公平、正义之上。这种经济发展模式,已经成为世界公害。一个国家能否在全球起领导作用,除了经济实力外,更重要的是,要有世界认同的价值观,为世界提供秩序、规则和框架,获得各国认同。中国并不具备这些条件。

王康说,一带一路在我看来一个帝国目标 。分析历史思想源头可以看到,1904年英国历史学家麦金农提出过欧亚大陆是世界核心地带的说法,而且说占据这里就是占据全世界;1920年代纳粹德国的军事评论家豪森菲尔德提出,国家是有机体,根本存在在于其生存空间,所以要占足够的生存空间。这后来也成为纳粹德国的侵略和立国思想;更重要的是共产国际的影响,上世纪二十年代,列宁提出过要建立全球反帝国主义统一战线;到了毛泽东,则提出农村包围城市和所谓三个世界的划分;还有中国古代特别是春秋战国时代的合纵连横、各个击破思想,所有这些结合在一起的一个大拼盘形成了习近平2013年提出的所谓一带一路的思想根基。简而言之,就是在二十一世纪抢占欧亚非的一些战略要地,做好最后实现共产党终极目标:与以美国为首的西方世界进行摊牌和较量。因此我称之为红色帝国的帝国目标。

关于中国在世界扩展所受到的诟病,王康说,非洲是毛泽东的遗产,非洲也一直被北京看作典型的第三世界,是穷兄弟,他们为中国在联合国重新入席立下了汗马功劳。这个好理解。必须提到,历史上改变人类处境、发挥革命性影响的许多重大行为,比如十五世纪到十七世纪的地理大发现、大航海时代,其实目的简单,就是贩卖东方香料,但是却带来世界的根本变化。几大文明进行了前所未有的交流和融合并推进人类发展;造就欧洲一枝独秀的工业革命、文艺复兴和启蒙运动等,也都来源于人类的自发性,是本性和创造性的综合迸发;而一带一路完全是一个国家的、甚至是一个政党、某一个人头脑中极端主观和狂妄的产物。其结果肯定是一场闹剧。

陈破空认为,习近平政府提出的“一带一路”,表面上是经济战略,实际上也是政治战略,试图构建以中国为中心的国际经济网络,趁机控制沿线国家,与美国主导的国际经济体系分庭抗礼。“一带一路”,受到西方国家的冷落,也引起发展中国家的警觉,进展并不是那么顺利。中国在非洲等地树立的“新殖民主义”,形象不佳。选择这个时候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高峰会,也有为习近平的十九大造势的意味。

陈破空说,借助“一带一路”,北京借以消费中国的过剩产能,转嫁中国经济衰退的危机和风险。对外投资,却是为国内企业,尤其国营企业服务。但因“一带一路”经过的,大多是发展中国家,更包括中东和中亚的动荡国家,在付出巨大投入之后,经济收益并无保障。可以说,“一带一路”是一场大冒险,是一出大豪赌,失败的可能性远大于成功的可能性,极可能成为著名的国际烂尾工程。如果以失败收场,将来,有可能记录为习近平好大喜功的不良政绩之一。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