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禁止‘伊斯兰化’名字是对维吾尔人私生活的荒谬侵入

图片:在中国新浪网广为传播的和田地区官方颁布的被禁起名字名单。©自由亚洲电台

立即发布;
2017年 5月12日;
美东时间 11: 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对最近中国政府禁止维吾尔人为新生儿取政府禁止名字的政策措施而深感不安。 维吾尔人权项目认为,这些措施是中国政府控制维吾尔人私生活领域过程的一部分。对维吾尔人个人、家庭及社区私人领域的侵扰,目的是将维吾尔语言和伊斯兰实践早已遭受侵蚀维吾尔人纳入国家设定的文化身份。

“限制维吾尔人使用一些特定名字的政策是对维吾尔文化的践踏;所限制的名字对于维吾尔文化来说并不是“外来的”,而是维吾尔人自古以来使用的名称。伊斯兰是维吾尔文化身份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维吾尔人的一些特定名字反映其生活的这个方面是极其自然的。”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在其声明中说。

卡纳特先生还补充说:“中国政府并未能给出限制这些名字如何能促进东突厥斯坦稳定与和平的充足理由。在甚至对维吾尔人穿衣方式进行了政策干涉之后,对维吾尔人起名私生活的进一步侵扰是挑衅。 中国政府与其费力全方位地监控维吾尔人日常生活,而应着手解决针对维吾尔人的经济歧视和政治镇压。”

在自治区范围内,中国政府禁止维吾尔人起29个被其认为是表达伊斯兰极端主义或“分离主义”的名字;这看起来是落实于2017年4月1日起生效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去极端化条例》的结果。该条例第9条将“通过不规范蓄胡或起名传播宗教狂热”列为了15个“极端主要表现形式之一”。

在东突厥斯坦,规定起名这并不是第一次;通常,省级规定都是在地区一级进行试点。例如,根据2015年9月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在东突厥斯坦南部的和田地区,地方当局就曾以遏制极端主义为名禁止22个名字;其中许多名字都是在东突厥斯坦和穆斯林世界曾为广泛使用的名字,其中包括法蒂玛(Fatima)和艾伊莎(Aisha)等女孩名,以及纳斯茹拉(Nesrulla)和谢姆希丁(Shemshiddin)等男孩的名字。

和田的家长被告知,如果他们起被禁止的名字,孩子将无法入学。不仅不允许父母给新生儿起被禁名字,还强迫家长改已有孩子被禁名字。一位当地妇女告诉自由亚洲电视台,政府官员来到她家强迫其为名为穆斯丽玛(Muslime)的女儿该名:“警方告诉我们说,穆斯丽玛是被禁止的名字。无奈,我们改了女儿的名字。”

图片:在中国新浪网广为传播的和田地区官方颁布的被禁起名字名单。©自由亚洲电台

全区范围内的实施的《少数民族起名规范》将禁名数量增加到29个,包括伊斯拉姆(Islam)、古尔安(Quran)、麦卡(Mecca)、伊玛木(Imam)、阿吉(Hajj)和麦迪娜(Medina);其中许多名字都是早前和田禁止名单上的,包括法蒂玛和阿伊莎。有关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起禁止使用名字者既不能注册户口,也不能将子女送到学校及享受医疗保健。

如同其他穆斯林一样,维吾尔人也以传统起名仪式为其新生儿起所选择的名字。起名仪式、连同婚丧仪式,在一些地区,被要求在举行前必须通知地方当局;主持传统起名仪式的伊玛目已被当局命令遵行禁止名单法规。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迪力夏提指出:“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起名的限制,实际上是以另一种方式进行的政治迫害……中国政府害怕起这些名字的人们不易被中国政府在该区实施的同化政策所融合。”像永乐多斯阿依(Yultuzay“星月”的意思)这样的名字,就是星星和月亮,当局也认为有分裂主义之意,也有宗教倾向。维吾尔人权项目担心,随着该法规的实施,已经起了被禁止名单上名字的维吾尔人极有可能面临社会、经济歧视。

中国官员指出,此次在自治区一级禁止特定名字是‘遏制宗教狂热’的一部分,然而众多名字与分离主义或激进主义之间的联系并不清晰。像大多数穆斯林一样,维吾尔人自信仰伊斯兰开始就以《古兰经》作为孩子起名来源;今天,维吾尔人名字中大约有80%到85%源自阿拉伯语或波斯语。穆斯林名字不仅仅是维吾尔人信仰的反映,也如同《圣经》名字成为西方文化有机部分,穆斯林名字也变成了维吾尔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中国官方的公民登记制度没有为维吾尔族语言和名字提供任何保障。《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第99条规定保障公民“享有个人姓名权利,有权根据有关规定确定、使用或变更个人姓名”,但维吾尔人的名字却被政府严格监控。伊力哈木·土赫提其《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今的民族问题:概述与建议》中描绘了“普通维吾尔人在使用公共服务时遭遇的痛苦和不便”

以姓名身份登记问题为例,各种身份信息填写的表格,几乎不考虑大部分维吾尔人不懂汉语,只列汉语姓名栏目,即使是填写汉语音译姓名,也往往不考虑维吾尔人姓名习惯,造成无法填写表格。在户籍电子化问题上,部分地方出台政策,只允许维吾尔人在常用姓名列表内选择名字,不在表哥之中的名字则不予登记。

没有将维吾尔人名译成中文的政府性指导,将其译成汉字只能保证一个接近的音译。维吾尔人的名字在汉语可以有不同的音译,而中文音译与原名的意义有大不同。在《在中国与中亚夹缝中的维吾尔人》中,学者阿萨德·苏里曼(Asad Sulyman)给出了普通女性名字Ruqiya被译为“如合牙”(Ruheya)、“茹克亚”(Rukeya)、“鲁克雅”(Lukeya)、“肉赫娅”(Rouheya)、“柔合亚”(Rouheya)等,普通男名Muktar被译成“木合塔尔”(Muheta'er)、“穆合塔尔”(Muheta'er)、“莫合塔”(Moheta)或“默赫塔儿”(Moheta'er)等的现象。因为这些名字印在了官方文件,如护照上,他们就成为了持证者的正式名称。当维吾尔人的全名印在公用文件时,也被以中文姓—名形式印刷,而不是维吾尔人传统的名—姓形式,因而麻烦更多。

PDF格式的简报可有链接下载: http://uhrp.org/docs/Ban-on-Islamic-names-an-absurd-intrusion-into-Uyghurs-private-lives-chinese.pdf

请参看:

中国政府在新疆针对家长的宗教立法

http://www.aljazeera.com/news/2016/10/china-targets-parents-religion-rules-xinjiang-161012043739688.html

中国企图再造西北穆斯林

https://www.milestonesjournal.net/imagining-re-engineered-muslims-in-northwest-china/

中国企图将维吾尔人宗教信仰的方方面面都罪名化

http://uhrp.org/press-release/briefing-china-attempts-criminalize-every-aspect-uyghur-religious-belief-and-practice

被玷污的信仰:中国对维吾尔宗教信仰的铁拳镇压

http://uhrp.org/press-release/sacred-right-defiled-china%E2%80%99s-iron-fisted-repression-uyghur-religious-freedom.html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