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 “在国际强制失踪受害者日”, 告诉世界维吾尔失踪者的下落

2009年乌鲁木齐抗议事件失踪维吾尔人

立即发布;
2017年 8月29日;
美东时间 10:47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在联合国国际强制失踪受害者日(8月30日)到来之际,维吾尔人权项目强烈呼吁中国政府告诉世界自2009年乌鲁木齐抗议事件失踪维吾尔人下落,并说出自埃及强制遣返维吾尔学生的下落。

“现在是中国政府显示其对发生于2009年乌鲁木齐强制失踪负责的时候。这不仅仅是政府负不负责任的问题,而是显示中国政府道德水准的问题;政府行为迫使个人失踪是对人权的极端野蛮践踏;中国政府必须对其行为负责,并向受害者及其家人道歉;“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吾买尔·卡纳特指出。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维吾尔人的强制失踪并不仅仅发生于乌鲁木齐抗暴期间;今年开始的自埃及强制遣返的维吾尔学生,至今没有人知道其下落,遑论处境;这一行为早已构成对个人最基本人权的野蛮践踏,国际社会不因该轻视中国政府对国际法规定基本人权的践踏。“

联合国大会于2010年通过了“国际强制失踪受害者日“,其纪念日突显强制失踪对社会造成的长期伤害。联合国指出:”强制失踪经常被用作在社会散布恐怖的一种战略;但这种做法带来的不安全感并不仅限于失踪者近亲属,同时也影响到失踪者社区和全社会。“

自乌鲁木齐抗议事件至今8年,强制失踪维吾尔人问题始终疑云未散。2009年10月人权观察发布的一份报告记录了中国安全部队自7月6日起,在乌鲁木齐两个主要是维吾尔人居住区实施的针对维吾尔人的大规模抓捕;人权观察的报告还记录了43名被强制失踪的维吾尔人案件。人权观察亚洲区主任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指出该记录记载强制失踪案件只是“冰山一角。“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2013年的一份报告中,搜集整理自2009年乌鲁木齐抗暴之后的大抓捕中失踪者,包括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部收集的证人证言;2013年该报告列出下述维吾尔人为失踪者:

伊马木麦麦提 艾力

阿巴宏 苏普尔

吐尔洪 乌布力卡司木

麦麦提阿布拉 阿卜杜热依穆

艾沙江 艾买提

图尔迪麦麦提 土尔逊尼牙孜

扎克尔 麦麦提

白克力 托何提

阿卜杜热依穆 阿布拉

穆赫塔尔 麦海提

阿布杜艾尼 艾则孜

居马 土尔逊

吐尔逊江 托赫提

阿布都塞麦提 阿不来提

阿卜杜热依穆 卡迪尔

阿里木 阿布杜热依穆

纳比江 艾利

阿力穆江 白克力

麦麦提 巴拉提

阿卜杜热依穆 斯迪克

阿卜杜拉 苏莱曼

阿力木江 海茹拉阿吉

吐尔逊江 托赫提

阿卜力子 卡迪尔

阿曼泰伊 居马太伊

玉速甫 图尔洪

麦麦提明 亚森

艾买提江 居马

 

 

2017年,埃及政府开始在中国政府要求下搜捕在开罗的维吾尔学生。根据2017年7月7日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大约有200多名学生被武断抓捕;同一报道中,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同一一位在埃及的维吾尔人通话中,该维吾尔人表达了对遣返中国的害怕,因为“之前几个月被遣返维吾尔人一点音讯都没有,失踪了。“2017年7月7日声明中,人权观察强调了维吾尔人在埃及的置留权及拥有辩护人权利之被拒绝。人权观察补充指出:”中国的武断抓捕拘押、酷刑折磨及其强制失踪维吾尔人,再加上过去的遣返者面临的司法程序政治化,使人不得不担忧,如果遣返埃及维吾尔学生,他们极有可能面临酷刑折磨和非人待遇。“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告诉世界上列名字维吾尔人的下落,并告述自埃及遣返维吾尔人的下落。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中国政府落实国际人权标准保障个体不被强制失踪。维吾尔人权项目以为国际社会应该向中国施压使其签署并通过《国际保护个体不被强制失踪公约》;通过《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并落实《在民族或族裔、宗教和语言上属于少数群体的人的权利宣言》中的权力。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