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维吾尔政治犯呼唤行动

东土耳其斯坦(中国称之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因种种政治原因而被中国当局肆意抓捕关押。如2014年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终身监禁,中国政府肆无忌惮地严厉惩罚那些对民族事务发出异议之维吾尔人。正如本报告所涵盖政治犯案例所揭示,在有关政治、经济、社会、文化等领域,对维吾尔人来说,不存在任何可讨论该诸议题之安全领域。

2013年,人权组织 “对话”在其同年2月28日一篇报道中,揭示自2008年至2010年在东土耳其斯坦,因‘危害国家安全’罪被抓捕人员,在中国同类案件所占比例高达50% (2010年东土耳其斯坦人口占中国总人口1.63%)。

该报道指出:“中国所谓的国家安全罪,即“分裂主义”及“煽动分裂”,充其量不过是在博客发贴,却被中国政府笼统地同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联系起来而称为“三股邪恶势力”。“对话”总结道:“考虑到分裂主义的关注点是该地区的稳定,这一罪名所涉及到的绝大多数被告基本上是维吾尔人”。

2014年2月10日据“对话”一篇报道,东土耳其斯坦危害国家安全罪统计数自2012年至2013年上升了10%;据对话2015年3月10日另一篇报道,2014年的危害国家安全罪统计数据结果和2013年大致相当。

中国政府经常以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为其在东土耳其斯坦镇压政策之借口。根据美联社2011年9月4日一次调查文章的调查指出,9/11事件之后全球因为恐怖而被捕人数剧增。根据对66个国家的调查 (这些国家的总人口占到中国总人口的70%),中国是抓捕人数占总抓捕人数35,117一半的两个国家之一。

考虑到习近平在2014年4月的讲话,即东土耳其斯坦是“反恐前沿”讲话,可以合理推断这类巨大的被捕人群主要是维吾尔人。美联社的这篇报道总结道,“很多国家利用反恐来进行政治镇压”。中国当局持续地以反对“三股邪恶势力,即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来为其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镇压行为进行狡辩。

伴随2014年5月为期一年反恐行动的宣布,对有关维吾尔人案件中司法程序的担忧再次骤升;特别是自自治区党委书记,张春贤宣称,反恐镇压要动用一切“非常规措施”之后。5月份以来,中文及海外媒体给出了该地区的一系列大规模宣判、死刑判决及执行死刑的报道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撰写其中特别荒谬的八名维吾尔政治犯案例的同时,特别强调这只是冰山一角。除了这些为人熟知的政治犯以外,还有无数被关押的维吾尔人,他们的名字和案件都不得而知。这些被挑选的政治犯档案是那些被关押无名维吾尔人的典型代表。

伊力哈木.土赫提海来提.尼亚孜(Gheyret Niyaz)是因言论自由获罪;伊力哈木教授仅仅因为就维吾尔人面临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等一系列问题,通过其网站“维吾尔在线”而公开发表获罪;海来提.尼亚孜的案例则是新闻自由受限的典型。

维吾尔志愿者阿提开姆 .茹孜穆塔力普.伊明在2014年12月被宣判。这一宣判,标明除剥夺其基本言论自由权外,阿提开姆 .茹孜和穆塔力普 . 伊明之案也突现维吾尔年青人所面临困境;阿提开姆申请护照时,所遭遇的全面歧视;伊明笔下中国安全官员如何使他强迫失踪之揭示。

被监禁的麦尔丹 . 赛伊塔洪的案例,揭示东土耳其斯坦宗教信仰权之被限;玉山江. 基力利之监禁,令人质疑中国反恐斗争是针对维吾尔人的。对HIV/AIDS积极分子艾克拜尔.伊明的拘捕突显维吾尔人在表达社会问题时所面对狭小空间。

阿布杜热扎克 . 夏木西丁的案例说明1997 年中国政府暴力镇压伊犁维吾尔和平游行之后的严打 ;揭示中国政府如何对维吾尔活动人士家属进行迫害。他在狱中的遭遇揭示维吾尔囚犯普遍遭遇 酷刑折磨之现实。

这些政治犯案例一起真名实姓放在呼唤行动倡议上,为的是要国际社会人权人士促使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准则,特别是遵守世界人权宣言所强调的基本准则。

每一个案例包括了每个维吾尔政治犯的生活及工作情况,以及每个案件的细节;此外,每个案例还包括每个政治犯所关注议题和相关信息。

最后,维吾尔人权项目代表每个维吾尔政治犯向你呼吁连请立即采取行动,并为此倾心书写了一份请愿书该请愿书最终将转交中国主席习近平,要求他立即释放这8名维吾尔政治犯。

阅读第一位维吾尔政治犯档案,请点击:伊力哈木 . 土赫提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