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大家谈: 国际刑警组织年会,能否回避北京影响?

时事大家谈: 国际刑警组织年会,能否回避北京影响?

2017-09-28

华盛顿 — 第86届国际刑警组织年度大会目前正在北京召开,在中国公安部官员出任主席的情况下,国际刑警组织能否尊重人权,避免中国政府的操弄和滥用,引发多方忧虑。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开幕式上强调,“中国将高举合作、创新、法治、共赢的旗帜,构建普遍安全的人类命运共同体”。但是中国任意拘押、酷刑、强迫失踪的恶劣记录,如何能说服外界他将高举“法治的旗帜”,帮助国际刑警组织打击犯罪,而不是打压异己?

参加节目的两位嘉宾是:中国旅美知名异见人士,海外民运联席会议主席魏京生;台湾中央警察大学恐怖主义研究中心主任汪毓玮。

魏京生说,首先,上飞机之前,我把习近平的讲话全文看了一遍,认为他所用的一些动听字眼都是混淆视听,而真正的目的也说得很清楚,就是增加中国警察部门在世界上的执法能力。实际上,国际刑警组织已经被中共控制,包括大部分经费由他们提供,主席是他们的人,还有人员调整权力等。我们现在担心的是,这个组织是否会重回二战时期这个组织四任纳粹主席的时代。那时,国际刑警组织成为纳粹在各国执行暴政的延伸工具。习近平显然也抱有同样的目的,但是这违背国际刑警组织的宗旨。国际刑警组织只应该是各国警方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中一个信息交流的平台。这个组织今年四月对法新社明确表示,他们没有执法能力,也不是执法机构。中国政府显然不满足这点,要操控这个组织,要帮助训练人员,并且提供资金。所以大家很担心。

魏京生说,我们的抗议是有成果的,国际刑警组织在各国的分部以及还有总部的很多工作人员都表示过,不愿意变为中共暴政的工具。但是,这个组织最近几年声誉在下降,获得的捐款也在下降。而中共给国际刑警组织提供了大量的经费。2016年开始,它开始大量捐款。而且国际刑警组织的规矩是每办理一个案子,收费50万美元。中共的红通人数曾经达到三、四百个,是一笔巨大的收入。不过,经过我们抗议之后,国际刑警组织立即把红色通告名单减少到60多人,这些人基本都是强暴犯、杀人犯之类的。但是,这其中仍然有很多秘密内幕。习近平表态说要给这个组织拨发大量经费,并且要为它训练数万警察,中共的操控能力肯定会上升。不过,其他各个民主国家政府对这个现象不应该坐视不管。

魏京生说,事实上,国际刑警组织这些年正在逐渐成为一些专制国家执法延伸的工具。后者通过这个组织多次试图逮捕甚至遣返异议人士、媒体记者和人权活动人士。很明显,这个组织正在把专制国家的暴政延伸到其他国家的警察组织中。我们希望提醒国际社会对这个现象予以重视,希望他们尽力阻止国际刑警组织退化到如前所述的、由纳粹坐台的二战时期。

汪毓玮称,国际刑警组织成立的背景,主要因为犯罪跨国化和跨境化的趋势,因为国际安全环境不断发生变化,要应对这个现象,单靠一个国家恐怕鞭长莫及,所以要成立这样一个组织,希望通过警务和安全事务的合作来预防犯罪甚至于有一些创新。这些都是它的初衷和任务。至于通过国际刑警组织是否能够强化一个国家的警务能力或者说执法能力,这是可以的。问题在于,这个国家的体制与国际刑警组织是否相融,如果答案是肯定的,那么通过技术援助或者训练等等,甚至包括开会和举办工作论坛,都有助于打击犯罪的经验交流。

汪毓玮说,我的研究侧重于国际刑警组织在打击跨国组织犯罪方面的作用,主要观察它的专业性和组织运作。专业方面看,这个组织有十七种资料库,也具备与各国的警务合作,特别在咨询交流方面的运作是有目共睹。而刚才魏京生先生所谈到的与国际刑警组织打交道的遭遇,的确与我们所研究的国际刑警组织的形象不相符合。这个问题的确值得大家公开关注和讨论。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