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28年来最大规模6.4维稳

2017-06-07

6.4事件28周年,大陆当局再次启动大规模维稳行动,据不全完统计,全国数百人被控制,其中多人被抓。被针对的对象除当年6.4重点人群外,还涵盖了维权、宗教人士和普通网民。而28年来的首起大学生被打压事件,则显示官方对学生的严控和打压也开始公开化。(黄小山 / 程文 报道)

四川的6.4专项维稳行动,从5月中旬即已开始,包括原六四活动人士的黄晓敏等人在被抓前已被警告,要求他们必须提前离开成都去外地。但随后,他被秘密逮捕,至今下落不明。而此前,被称为成都最为坚定的6.4活动人士黄琦,陈云飞,子肃,以及海内外高度关注的成都八酒铭记四君子符海陆、罗富誉、陈兵、张隽勇都早已被投入监狱。

据当地宗教界人士何先生透露,尽管当局认为的重点人士被残酷打压,但6.4前两天,他被警告,纪念日当天,他第一次被国保强制旅游。这让他感觉,当局对6.4的控制空前紧张。据他所知,至少有近10人被控制,其中,达州的侯多淑至今没有下落。而被控制和骚扰的人数,外界也不得而知。

他说:往年没有今年的动作大,就是人员和范围有扩大。6月2号我也被他们找去,6月4号,不让我到教会去,把我送到当地的一个农家乐里,就相当于是被旅游了。往年都没找我,今年找我了。还有马青也被找去了,王耀文,跟网民这一块的,也被弄去了。还有一个侯多淑也被弄起来了,89的时候他是一个政治犯嘛,也是被控制了。这个准确数字没有,因为信息很不对称。他们还要求任何人不不得说,有的人是讲了,我是提都没有提这个事。

来自湖南的消息显示,在此次6.4专项维稳中,湖南株州的郭闽、陈思明、陈小平、唐雪云(女)、孙华柱、李明因举行悼念六四行为艺术活动被警察带走,维权人士欧彪峰夫妻被强制旅游。另一名有病在身的维权人士何家维则处于被软禁中。

而同样处于软禁的山东大学教授孙文广也表示,他刚被抓进去关了6天才放出来,但济南今年也有很多人被抓,其中,绍凌才到现在还被关著。

他说:有好多了,济南有李红卫,高祥明、还有于新勇、还有绍凌才。现在绍凌才还没放出来,说他有别的问题,实际上是因为6.4啦,今年他们还不放他。

李红卫证实,她被转系因为在微信上转发了纪念六四的图片,就被控以危害公共秩序扣留24小时。以前,她每一年都会和朋友们一起纪念六四,每年都会有阻力,但今年是第一次官方公开以禁止谈论和传播6.4有关的信息直接抓人,而往年,都避开6.4的说法,而是以别的理由抓人。

她说:今年和往年不一样,今年管制得特别严。今年悼念6.4碰到很多阻力,包括把我们给抓起来,这都是我没有想到的。我知道是抓了6个,其他人我现在还不知道。往年没有以6.4 的名义抓你,而是以别的方式,别的理由抓你。

此外,曾经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公开演讲,呼吁民众关注6.4大屠杀的史庭福已确认被刑拘,而6.4死难者、原中科院研究员郝致京的哥哥,北京电影学院教授郝建,在纪念日当天发布了祭奠弟弟被便衣骚扰的信息后,其手机至今关机,多名朋友显示,无法与之取得联系。

另据香港媒体报道,广东外语外贸大学的一名学生,在转发了两张香港纪念6.4事件28周年的现场图片,然后就被学校带走扣留13个小时,要求其强行退学或休学。

本台记者致电广东外语外贸大学,但该学校行政办称,此事需要问学校宣传部。但该校宣传部在回应本台记者采访时,拒绝透露任何消息,称他需要先了解情况。

迄今为止,这是有关6.4的公开信息中,首例学生受压事件。此前,官方对待大学生一般只采取严密的信息封锁,但尽力避免刺激学生。

知情人向本台透露,任何涉及敏感事件的信息和管控令,现在都要求高校内部必须用口头传达,禁止泄露任何消息,也不得出具任何书面的信息。

他说:我是在高校负责校园宣传的,你们也知道,内部有纪律的。所以我呢,只有一天风花雪月的,有时候发点东西也被骚扰。我所在的很多群都被封了。你任何一点敏感的话题都不能说,你知道,宣传部的内部全是口头传达,有些东西他是不落实到文字中的,他一般的情况下是不给你留下口实的。

据民间不完全统计,从本月1日到6日晚24时,已知姓名的被抓捕、传唤、软禁或强制旅游的人士已超百人。但四川,湖南,北京和山东官方,都拒绝回应。

海归博士杨宁远在接受本台记者采访时表示,今年的6.4纪念日有一个明确的信息,就是即使是遭遇大规模的封号删帖,但网上出来的有关6.4的信息更多,说明民间对压制6.4的不满更为强烈。另一个可能是郭文贵在海外的曝料,让民间表达不满的声音更为强烈。

他说:出来的东西比往年多,可能今年大家纪念的意愿更强烈了,大家觉得拖太久了,再加上这个郭文贵的曝料,这个大家有个认识了。我觉得这是一个很重要的认知上的提升,不然他们老代表国家。对我的刺激都很大,我只知道他们贪腐严重,没想到这么严重。对我的的震撼都很大,我还在国外呆了那么久。

杨宁远博士认为,而现在矛盾日趋尖锐,这种维稳的强度也因此越来越大。目前官方给的做法成本高昂,但是他们又不得不做,因为那直接关系到他们的生死。

他说:他们要控制这个东西是不计成本的,因为这个关系到他们的生死。不会说成本大,他们就不搞了。我觉得这个力度只会越来越大,因为国内的矛盾越来越尖锐。关注社会的,关注司法公正的,关注政治改革的越来越多。很多贪官他们也在变相的挖掘坟墓和培养掘墓人。我们说,上帝是梳子梳得很慢,但梳得很细。历史的潮流是挡不住的,这有个过程。

他认为,今年状态复杂,起源于国内的矛盾无法缓解,其主要原因是高层还陷于权力的争夺,就不可能有精力和动力去解决民间日趋激烈的矛盾。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