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唤行动

维吾尔政治犯

在东土耳其斯坦(也称之为新疆维吾尔族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因为各种政治原因而习惯性地被关押。正如最近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被判处终身监禁一样,中国当局毫不犹豫地残酷惩罚那些对民族事务发出异议声音的维吾尔人。正如涵盖在这一报道中的范围广泛的政治、经济、社会、文化议题所揭示的那样,对维吾尔人来说,不存在安全讨论的政策领域。

中国当局在其司法审判体系中不成比例地攻击维吾尔人。维吾尔人口只占中国总人口的0.76%,但是,美国国会行政中国事务委员会编撰的政治犯数据库却显示,维吾尔人政治犯的比例高达13.86%。

2013年,人权组织 “对话”在其2013年2月28日的一篇报道中详述了从2008年到2010年东土耳其斯坦的危害国家安全罪在中国所有的此类案件中比例达到50% (2010年东土耳其斯坦人口占到中国总人口的1.63%)。

这一报道这样描述道,“中国所谓的国家安全罪,即分裂主义”和“煽动分裂主义”充其量只不过是博客张贴,却被笼统地同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联系起来被称为“三股邪恶势力”。“对话” 这样总结道:“考虑到分裂主义的关注点是该地区的维稳,这一犯罪所涉及到的绝大多数被告基本上是维吾尔人”。

中国政府经常通过盘剥维吾尔人的伊斯兰信仰来正当化其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镇压政策。根据有关文章中提及的美联社在2011年9月4日一次调查,9/11事件之后全球因为恐怖而被捕人数剧增。根据对66个国家的调查 (这些国家的总人口占到中国从人口的70%),中国是其中拘捕的人口占到35117的一半的两个国家之一。

考虑到习近平在2014年4月的讲话,即东土耳其斯坦在“反恐前沿”的讲话,可以合理推断这类庞大的拘捕人群主要是维吾尔人。美联社的这篇报道总结道,“很多国家利用反恐来进行政治压制”。中国当局持续地以反对“三股邪恶势力,即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来为期在东土耳其斯坦的镇压进行辩解。

随着2014年5月的为期一年的反恐运动的宣布,有关维吾尔人的案件中的司法程序的担忧再次被提及,尤其是新疆党委书记,张春贤声称,反恐镇压要动用一切“非常规措施”。自5月份以来,中文和海外媒体描绘了该地区的一系列大规模宣判、死刑以及处决

维吾尔人权项目撰写了其中特别荒谬的八名维吾尔政治犯案例,但却强调指出这只是冰山之一角。此外,除了这些为人熟知政治犯以外,不计其数的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名字和案件都不得而知。这些被选择的政治档案也代表了那么被关押的无名的维吾尔人被关押的罪状。

伊力哈木.土赫提古丽米热·伊明是因为言论自由获罪。伊力哈木教授就维吾尔人直面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等一系列问题,通过其网站”维吾尔在线“而公开发言。对HIV/AIDS积极分子艾克拜尔.伊明的拘捕再次表明了维吾尔人在表达社会问题时所面临的狭小空间。

维吾尔作家,努尔买买提.亚辛的案件表明了对艺术自由表达的严厉管控。对阿部都克力穆. 阿部都外力阿力木江.伊米特的拘禁表明了在东土耳其斯坦对宗教自由的镇压。中国当局同时也严厉镇压维吾尔人的第二认同即维吾尔语到如此地步,以至于当语言学家阿部都外力.阿优普通过建立维吾尔幼儿园而宣示其语言权力时,被囚禁18个月。

阿不力克木·阿不都热依木的案件表明了中国政府对公开直言的维吾尔人代表家属的迫害。阿不力克木在其母亲热比娅夫人被选为维吾尔民族代表,世界维吾尔大会主席之后被判处9年徒刑。他在狱中的遭遇展示了维吾尔囚犯所面临的普遍的狱中折磨现象。

这些政治犯名单列在呼唤行动上,以此让国际社会的人权人士来提醒中国政府遵守国际人权准则,尤其是那些涵盖在世界人权宣言中的准则。

每一个档案都包含了每个维吾尔人的生活和工作情况以及每个案例的详细信息。另外包含的信息还有每个政治犯所关注的特殊议题及其相关信息。

最后,维吾尔人权项目代表每个维吾尔政治犯将此连接到你能采取的行动中来,并创制了一个英文请愿书。2015年1月,拥有超过500人签名的该请愿书提交给了习近平 。

阅读第一位维吾尔政治犯网络档案,请点击这里:伊力哈木 . 土赫提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