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道德陷阱:一位年轻研究员对种族灭绝的反思

2020-08-04
 
利亚姆·斯科特(Liam Scott)
 
新疆及其他种族灭绝的发生地似乎离我们很遥远,其实不然,因为强迫劳动的产品就摆在我们的商店里。

几周之前,我妈妈在一家商店给我发手机信息,还附上一张耐克(Nike)和阿迪达斯(Adidas)袜子的照片问我,「买哪双?」

我回复她:「耐克和阿迪达斯在中国使用强迫劳动。不用了,谢谢。」

我当时觉得自己用实际行动作出了回应,但当我坐在家里穿著阿迪达斯袜子和耐克短裤时,我仍然觉得自己是(强迫劳动的)同谋,尽管这些产品我穿了多年,而且我是在得知中国新疆地区所发生的事情之前就已经购买了。我认为这些感觉不无道理。但是,仅靠抵制产品对改善新疆当局将维吾尔及其他穆斯林族群关进集中营并对他们实施文化控制、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的局势却无能为力。光有同谋的感觉没有用,除非这些感觉有助于某种影响的产生。

在道德上当务之急的是,要认识到这种种族灭绝影响、牵涉到我们每一个人。尽管我们在道德上与新疆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在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的供应链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但实际上,所有的种族灭绝都有这种道德纠葛和同谋的现象。

在中国西部的新疆地区,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族群不能践行伊斯兰信仰,不能说母语,也不能融入自己的文化。2017年以来,中国政府一直将维吾尔及其他穆斯林族群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里。据估算,目前被关押的人多达200万,他们在那里遭到酷刑折磨,被迫放弃宗教信仰和民族文化,甚至被杀。其中一些人被强迫到中国各地为国际大公司提供产品的工厂工作。维族女性被强制绝育以限制维吾尔人的出生,这个最近才被证实的事实显然属于《灭绝种族罪公约》(Genocide Convention,全称《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所定罪的行为。总而言之,中国政府正在实施种族灭绝,鉴于前不久的报道,越来越有必要使用种族灭绝这一称呼。

我同意安妮·阿普尔鲍姆(Anne Applebaum)的话,她对新疆问题表示深切关注并写道,「『绝不让历史重演(Never again)?』历史已经重演了」,而且我还认为,缅甸和也门也在实施种族灭绝。我决不能,我们都决不能让种族灭绝发生时充当同谋的历史重演三次,我们都决不能袖手旁观。认识到我们的道德纠葛是采取行动的第一步。

令人震惊的是,无视新疆的种族灭绝如此容易,因为这发生在千里之外,美国媒体相对鲜有报道,而且美国和国际社会也没有采取任何措施改善这种状况。

即使种族灭绝发生在千里之外,但它离我们的生活并不遥远。实际上,这也正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随著为爱芙趣(Abercrombie and Fitch)、苹果、谷歌、微软、耐克等美国公司代生产产品的供应链涉嫌卷入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在许多人还不知情的情况下,新疆的种族灭绝早已以各种商品的形式渗透到美国社会。阿迪达斯(Adidas)和拉科斯特(Lacoste)日前保证与维吾尔地区的强迫劳动一刀两断,其他公司理应效仿。耐克已经采取类似的行动。尽管如此,维吾尔地区的强迫劳动最近被发现居然也与口罩生产有牵连。

购买这些产品不仅代表默许维吾尔人和中国其他穆斯林民族遭受的强迫劳动,而且还间接赞成他们被关进集中营、遭到种族灭绝、其文化遭到打压。

我们如何消费会带来影响,我们所支持的公司在表达我们的价值观。我们应该停止购买这些公司的产品,直到他们保证自己的工厂不从事强迫劳动为止。不过,那仅仅是一小步。中国政府比这些公司更应该受到谴责,需要我们采取进一步行动来应对这一危机。国际社会必须谴责这个种族灭绝的暴行。

事实是,这场种族灭绝并不是当今世界发生的唯一种族灭绝事件,因为罗兴亚人遭到屠杀并被驱逐出缅甸的若开邦,还有也门的胡塞组织(Houthis)正饱受着有计划有步骤的残酷内战蹂躏,在饥荒和暴力中苦苦挣扎。

在我们认识到自己所购买的许多商品都与强迫劳动和种族灭绝有关之前,新疆的种族灭绝似乎遥不可及,缅甸和也门的种族灭绝没有牵涉到产品供应链,但供应链不应成为将我们与这些危机联系起来的最重要的东西。种族灭绝的供应链和消费同谋应该引起我们对新疆的种族灭绝以及缅甸和也门的种族灭绝的关注,但我们与维吾尔人、罗兴亚人和胡塞组织同为人类的纽带关系应继续引起我们的关注,促使我们为了呼吁国际干预而进行强烈抗议。归根结底,同为人类的纽带关系必须引起足够重视。

媒体对这些种族灭绝大屠杀的报道整体上还不够,导致公众对缅甸、新疆和也门正在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有些新闻记者做了非常出色的工作来报道这些话题,例如记者伊娃·窦(Eva Dou)关于新疆的文章,金尼·希尔(Ginny Hill)关于也门的文章,以及瓦隆(Wa Lone)和觉梭(Kyaw Soe)关于缅甸的文章等。但是,报道这些暴行越来越具有挑战性,因为想去一趟新疆、若开邦和也门很难,特别是记者。这个令人遗憾的现状意味著记者无法将这些问题置于美国人意识的最前沿。因此,有线电视新闻、政界人士和美国公众都忽略了这些暴行,没把这些暴行当作应紧迫制止的事情去对待,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下,「决不让历史重演」只能是空洞的陈词滥调。

也许只有公众强烈抗议才能引起美国政府高层齐心协力打击这些大规模的暴行。最近成为法律的《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Uy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和《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要真正终止新疆的种族灭绝,还需要采取更多行动。针对缅甸和也门的种族灭绝,美国没有即将颁布的相关法律。若公众不强烈呼吁美国和国际介入干预并解决这些危机,我怀疑美国立法人员极有可能不会寻求实质性的解决方案。

然而,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布伦娜·泰勒(Breonna Taylor)和其他黑人被谋杀后,美国各地的抗议活动显示了美国公众心声的内在力量和影响力。因此,我恳请每一个人都采取行动:敦促贵国代表谴责这三个种族灭绝暴行并针对这些暴行颁布有效的法律;联署请愿书;向无国界医生组织(Doctors without Borders)、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等致力于处理这些危机的人权组织以及联合国难民署(United Nations High Commissioner for Refugees)捐款并提供志愿服务;留意你支持的公司;帮助自己和他人了解这些暴行。

最重要的是,我们必须时刻提醒自己,维吾尔人、罗兴亚人和胡塞组织的命运也很重要。虽然他们与我们相隔千里,虽然我们可能永远都不会遇见他们,虽然他们的生命似乎与我们无关,但我们绝不能表现得好像他们的命运无关紧要似的,我们绝不能假装无能为力。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