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犁大屠杀:不忘中国血腥镇压新疆一次和平示威

伊犁大屠杀:不忘中国血腥镇压新疆一次和平示威

祖拜拉.夏木希丁,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协调员; 翻译者:伊利夏提, 维吾尔人权项目中文翻译员/研究顾问

1997年2月5日,当时,我父母刚到澳大利亚来看我不久;由电话得知家乡处于生孩子阵痛中的妹妹麦斯图热,因实施全城戒严而去不了伊宁市的医院;无法帮助他们,震惊之余我们只能痛苦无助的坐等消息。

我一直和弟弟阿不都热扎克﹒夏木希丁保持着电话联系,告诉他能否通过背街小巷将妹妹送到伊宁市医院;最终,他们得以将妹妹送到了医院,婴儿娜孜法在父亲和舅舅祈祷中平安降生。

外面,一场血腥镇压在进行;那天成为了大规模抓捕、枪杀和失踪的开端;那些能够逃离家园的;我父母决定提前返家,一边和家人在一起,和社区呆在一起;我祈求他们不要回家,但他们还是于1997年3月返回了家;直到于2001年再返回澳大利亚,他们和伊宁市维吾尔人一起见证并经历了众多家庭失去亲人的痛苦磨难。

我的妹妹麦斯图热留在了家园;2016年她和那是的婴儿娜孜法,现已是19岁的大姑娘,被送进了一个集中营,尽管我听说最近她被释放回家了,然而,自2015年至今,我们都没能通话。

1997年前,伊宁市曾以维吾尔现代教育和激励自由和理想之发源地而闻名;但伴随着时光的流逝,因众多原因伊宁市社会开始衰落:更多的年轻人开始失业,伴随毒品和酗酒很多家庭及社会开始分崩离析。

当看到政府不作为,一群年轻人在阿布杜赫利勒﹒阿布都热合曼和阿布都萨拉姆,及我的弟弟塞德尔丁﹒舍姆斯丁,我的侄子哈姆提﹒穆罕穆德的带领下,开始组织麦西莱普。

典型麦西莱普包括了社会、宗教和文化活动,如音乐、舞蹈、诗朗诵,讲解信仰基本教义,或交流交谈,以及为青年组织的体育活动;通过这种社区建设及社会支持网络,很多青年开始戒酒戒毒远离违法犯罪。

很多烟酒店开始倒闭,青年人开始参与体育及其他健康活动;这种改变不仅未能使当局高兴,反之,感到了不安;当政府对维吾尔人面临困境不作为时,年轻人开始自发组织解决。

不去支持年轻人的自发组织,反之,当局抓不了阿布杜赫利勒;1997年2月5日,和阿布杜赫利勒一起组织麦西莱普的维吾尔年轻人走上街头提出了两个要求:一,释放阿布杜赫利勒;二,落实《宪法》赋予维吾尔人的权利和自由;不幸,这一和平示威,按政府的说法变成了“暴乱”;中国军队在街头向手无寸铁的示威者开枪,将其变成了大屠杀。

阿布杜赫利勒在监禁中被酷刑折磨致死;阿布都萨拉姆于1997年被杀害后从伊宁市的一个警察局窗户扔到了外面;我的小弟塞德尔丁于1998年在哈萨克斯坦被暗杀,我的侄子哈姆提于1998年在伊犁被中国当局枪杀。

我永远的失去了兄弟塞德尔丁、侄子哈姆提和外甥阿布都哈力克﹒阿不都热西提;另一个兄弟阿不都拉扎克还在继续服刑——已经是23年了;一想到他们,我的心就流血;然而我为他们的勇敢,为他们的献身理想精神而骄傲;我相信他们事业的正确性,他们为了正义,选择了直面困难克服前进道路上障碍。

伊宁市的维吾尔青年运动以大屠杀画上了句号,但其精神永在;为自由、为维吾尔身份和自由的家园而战的精神;我们会熬过这一磨难,我们将永远存在;1997年2月5日发生的大屠杀,是维吾尔人心的一个伤疤;同时,伊犁大屠杀也时时提醒我们,中国是无法、也不可能逃脱对维吾尔人持续使用暴力之历史罪责追究的。

自1949年,中国逃脱了很多犯下罪行与不公之追责;如果国际社会在1997年采取行动阻止中国的话,如果在2009年7月5日乌鲁木齐大屠杀时阻止的话,如果在阿勒卡嘎屠杀(2014年5月),在罕埃里克(2013年6月),在色力布亚(2013年4月),在艾力士库(2014年7月)以及其他无数次的未能报道的镇压发生时采取行动阻止中国的话,可能今天这种三百多万维吾尔人被拘押于中国集中营的事就不会发生。

每一次,中国共产党对维吾尔人、图伯特人、1989年在天安门对学生、香港人及其他,犯下罪行之后都能毫发无损的逃脱,他们被给予绿灯继续其邪恶;早过了国际社会该清醒,并认识这种一而再的镇压及保护其公民安全的时刻了。

在日益紧密相连全球化的今天,没有人能躲避大屠杀的影响;要么是在无知中帮助屠杀的实施,或作为其公民成为暴虐政权屠杀受害者。

发生在香港的镇压是中国对维吾尔人镇压的典型再现;对要求正当权益的群体,通过一系列的冲突,政府以暴力镇压回应并逐渐剥夺其全部权利。

香港人一个巨大的优势是其地理位置和享受了没有中国共产党统治的100多年的民主;香港和世界的紧密联系使发生在那里的事情很快传遍全世界;这使得世界无法如对自1949年至2016年孤立无援的维吾尔人保持沉默一样,不说话。

世界能够阻止中国的镇压;我们需要国际社会迫使中国允许国际观察员、调查团和健康援助组织进入东突厥斯坦;必须给予独立、自由媒体在当地报道维吾尔人状况之自由,使国际社会可以自我评判那里发生的一切。

当1997年的伊犁大屠杀发生时,国际社会没有采取任何行动,公平正义一直缺失;反之,中国共产党变本加厉强化了其镇压措施,这是需要每一个人都记住的血的教训。

原英文版由HKFP发表: https://www.hongkongfp.com/2020/02/07/ghulja-massacre-remembering-china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