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权项目谴责中国联合国代表对铁证如山的“再教育集中营”关押近百万维吾尔人事实面前的装聋作哑

立即发布;
2018年 8月15日;
美东时间 16: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刚刚结束的联合国审查中国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过程,突显中国政府正日益面临国际社会对其对维吾尔人人权恶意践踏行为之关切;维吾尔人权项目谴责中国政府试图继续隐瞒铁证如山的镇压事实。

中国政府在践踏《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近几十年的同时;在其自己家园,将维吾尔人排除于自然资源及经济发展带来的收益之外,阻止维吾尔人在政治上的代言权,并践踏维吾尔人的文化语言权力;维吾尔人目前遭遇的镇压是毛时代以来史无前例的。多个独立调查证实大规模非法抓捕关押集中营系统的存在,拘押了一百多万,包括维吾尔人在内的其他各民族;审慎的调查研究证实有近二百万维吾尔人被强制参加白天或晚上的“去极端化”洗脑“教育过程”。

证据包括了大量的政府建设集中营招投标广告,其与相吻合卫星图片,再加上许多失踪著名维吾尔人,如学者、实业家和明星等;对曾经历关押后抵达安全地区受害者的采访证实,广泛存在非人道关押。

中国官方网站宣示了“去极端化”教育培训中心“的设立,发了图片,以及引用自治区高级官员的话探讨落实再教育课程;无视这些证据的存在,在日内瓦的中国官员闭着眼睛拒绝承认集中营的存在,并以:”在新疆根本不存在什么‘再教育中心‘或者’去极端化培训‘。“反之,他们声称“一些犯有小罪的罪犯”,为帮助他们回到社会、融入社会,被送到了“职业和就业培训中心,以便掌握就业技能和相应法律知识。”然而,他们以:“那些被极端宗教欺骗了的……通过再安置和教育方式被给予了帮助。” 而没有不承认以“教育”为名关押的事实,一个甚至完全违背中国自己法律的做法。

看起来,目前中国否认非法拘押集中营存在的主要战术是将用以“那些犯有小罪”者的“职业技能教育中心”和“去极端化再教育集中营”混淆。对过去以“封闭”和“开放”形式存在的各类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国从未说过是为“罪犯”,而是为了培训无业青年和“剩余劳动力的;”然而,现在这些培训设施也被并入“去极端化”项目,无限期关押者未经任何犯罪指控的人们;学者Andrian Zenz分析的一个政府招标项目被描述为用于“教育转化基地”的“职业技能培训学校。”

8月12日《环球时报》发表的社论指责西方国家以谎言在该地区制造不稳定,并以为了实现政府“和平、安定”目标,“各种措施都应该被试用“做了其结束语。

“中国政府认为维吾尔及其他穆斯林各民族的痛苦遭遇和其所追求‘稳定‘相比,不算什么。对成千上万妻离子散无辜中国公民,夫妻、父母被拆散的家庭,儿女被送进孤儿院的家庭,实业被关闭、生活被破坏,时刻生活在自己是否会成为下一个被关押者之恐怖的人们来说,这种野蛮政策不代表稳定。“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指出。

国际社会必须拒绝接受中国企图推卸责任的做法,而且必须继续施压中国要求答案。有关《消除各种形式种族歧视公约》委员会使用强烈语言质疑中国代表;该委员会副主席Gay McDougall表达了委员会对集中营报道的关切,指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变成了“无权利“区,那里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仅仅根据其种族和信仰被当作了政府的敌人。”她指出与其一味否认,不如拿出能够否定集中营存在的证据。

维吾尔人权项目盛赞委员会副主席对存在事实的坚决肯定,并要求国际社会谴责中国政府正在继续的对人权的恶意践踏之呼吁。中国本周对联合国委员会质询的回答,完全无法说服国际社会对东突厥斯坦人权紧急状态的关切。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