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王力雄: 回忆新疆旅行见闻(十二)

吐峪沟在火焰山最高峰脚下,藏在火焰山褶皱之间。之所以有名,在于吐峪沟是中国境内伊斯兰教第一圣地,被称为“小麦加”。(Public Domain)

2020-10-14

吐峪沟在火焰山最高峰脚下,藏在火焰山褶皱之间。之所以有名,在于吐峪沟是中国境内伊斯兰教第一圣地,被称为“小麦加”。传说穆罕默德创立伊斯兰教后,他的五名亲传弟子向东传教。走到这里,有位带狗的牧羊人成为第一个信仰者。五人便和牧羊人长住此地,传播伊斯兰教。他们去世后都埋在这里,现存六座土坟和一个形似狗的石头,被称为七圣贤墓。维吾尔人把伊斯兰圣贤的陵墓叫做麻扎(据说是阿拉伯语音译)。这是我第三次来吐峪沟。一九八○年那次既看不到管理者,也看不到朝拜者,感觉最好;一九九九年也比这次感觉好。现在已经成为旅游点,进去要买门票。里面圣人墓的洞穴,按穆斯林的规矩必须净身才能进入,现在被当地一个阿訇承包,给钱随便进。

唯色以前从未到过新疆,但她很容易被维吾尔人接受。一群修房子的村民知道她是藏人后,便把她围在中间仔细研究,议论她的首饰,用生硬的汉话说西藏和他们一样。一个粗壮男子用汉话说“解放军”,然后作出机枪扫射的姿势,在场的人当然都明白是什么意思。

在吐鲁番住下后和唯色去夜市。我记忆中二十多年前的吐鲁番夜市没电灯,摊位前都是汽灯,还有喷火苗的电石灯,特别有气氛。那时的夜市人气沸腾,拥挤喧嚣,大多是维吾尔人。羊肉串好吃得令人难忘,一串才一角钱。一九九三年再到吐鲁番,夜市变成了电灯,灯火通明,红红火火。这次来全不一样了,周围立起高楼大厦,夜市也没了合适空间,变得萧条衰落。三三两两的稀疏摊位顾客不多,吃的东西也乏善可陈。

在我们味同嚼蜡地吃东西时,来了一伙维吾尔青年坐到我们这个摊上。一个小伙主动用汉语和我们搭话,自我介绍叫买卖提,今年十九岁。他和伙伴都是吐鲁番一个有名景点——葡萄沟的村民,今天到城里参加婚礼。在我印象中,葡萄沟是被文革期间一首歌唱红的。那时歌少,往往一首歌举国老少都会唱。其实无非就是个葡萄园,借着唱出的名气搞成了旅游点。买卖提汉语流利,说葡萄沟现有新老两区。老区是原本的葡萄沟,由当地经营。新区是在老区外扩大的葡萄种植区,由内地汉人公司经营。游客进新区要买二十元门票,进老区还得再买二十元门票。跟他一起来的两个漂亮维族女孩,在“维族家访”当招待和唱歌跳舞。所谓“维族家访”,是让游客到维吾尔农家做客吃东西。但那维吾尔农家绝对不是真的。两个维族女孩是给一个广东老板打工,所谓“农家”的维吾尔人都是雇工。游客看到的是维吾尔人唱歌跳舞,看不到的是广东老板在后面数钱。

买卖提之所以和我们主动搭话,应该是为了营销。他说由他带我们进葡萄沟,不用买四十元门票。他家自己开餐馆,还卖葡萄干等。他给了我电话号码,除了想拉我们去他家消费,是不是还有更长远的考虑,希望我们把更多内地客人介绍给他?我对这个十九岁青年刮目相看,有如此素质,前途应该无量。他的同伴有七、八个,只有他跟我们说话。

买卖提说他从来不想民族问题,考虑的只有挣钱,图得就是生活好。他用很多时间学习英语和计算机,还设想到中国内地做生意。不过他心里到底怎么想,并不会全部暴露给夜市上碰见的外族人。我问他是否知道热比娅,他含蓄微笑,回答“他们说她想那个”,但是他不相信。“那个”应该是指新疆独立吧。他不相信吗?很多维吾尔人都有独立愿望,为什么他不相信热比娅会有呢?

唯色说跟买卖提一起的一个女孩眉目长得像汉人,买卖提把手指放在嘴上,示意唯色要小声,说那女孩听到会生气。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