歧视、偏见?(伊利夏提)

中国政府正在新疆地区对突厥裔穆斯林实施有系统的人权侵犯行动。新疆各地突厥裔穆斯林居民遭受强迫性的政治思想灌输。(图片来源:@State WeChat account<新疆访惠聚> )

2018-12-01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局势走到今天的无解危机,是有其历史渊源的。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民族歧视和偏见时时刻刻到处都存在,而且涉及领域极其广泛,几乎囊括了自教育至企事业单位,到农工商各行各业。这些歧视、偏见,尽管大多数时候是以语言歧视和偏见为主,有些还看似无恶意;但反映的是一些汉人自以为是的高傲和无知;尽管这些语言歧视和偏见看似小事一桩,但却自发生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深深地伤害着被歧视维吾尔人的自尊。

今天,就以我个人经历的几件事一一陈述,和大家分享。

记得刚到石河子当老师不久,一天下午,学校的另一位维吾尔老师马木提(Mamut)走进我们基础化学教研室找我。

马木提老师是个高个子、高鼻梁、浓眉大眼的维吾尔人,可以说是典型的高加索人种,很帅。我们俩寒暄问候之后,开始用维吾尔语交流。

大概是安奈不住寂寞吧,同办公室一位姓陈的老师讪笑着对我们说到:“伊利夏提老师,能请你俩讲国语吗?我们听不懂啊。” 这话让我有点不舒服,我立马回敬说:“陈老师,尽管石河子属于兵团,但我们还是在维吾尔自治区境内,而且维吾尔语是自治区法定官方用语之一,所以维吾尔语也是国语!再说,我们的谈话内容也和你无关。”

他有点尴尬,满脸堆笑,有点奉承的说:“伊利夏提老师能说,你说的有道理;马老师很帅啊,特别像电影里的南斯拉夫人!”马木提老师也不甘落后,未加思索的回答说:“不是我像南斯拉夫人,而是南斯拉夫人像我!”

未等陈老师反应过来,在听我们对话的王老师跳进来了,“哎呀呀,早就听人说过,‘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维(维吾尔人)说汉话’,真的是一点不假啊,一点不假;看他俩的抢白,振振有词;这维族人一学会说汉语,就开始强词夺理了,了不得。不过,他们还算懂道理,不像那些不会讲汉语的维族人,两句话不投机就要和人打架,一点都不讲道理。”

这话让我有点火冒三丈,但我还是控制住自己,回过头对王老师说到:“王老师,我们哪里强词夺理了?我们只是在告诉你事实。再说,不懂汉语的维吾尔人也不是不讲理,而是没有办法和你沟通而已,这和懂不懂道理没有关系。”

王老师继续抢白说:“那他们应该和你们一样学习汉语,受点教育!”

我毫不示弱地回敬道:“王老师,那你们也是不是应该学一点维吾尔语呢?你到这里不是也有四五十年了吗?什么叫入乡随俗?学一点维吾尔语也便于你了解维吾尔人呀,毕竟这里还是维吾尔自治区!”

我继续补充到:“至于受教育,维吾尔人一直就很重视教育,我和马木提老师就是维吾尔人重视教育的结果。我们俩都来自农村,父母都是农民,马木提老师从小受的是维吾尔语教育,而我从小受的是汉语教育。和汉人的平民百姓一样,并不是每一个维吾尔人家庭都能让孩子完整的上完中小学;再说,维吾尔人也没有汉人那样多的机遇,没有汉人那么富有,所以,也并不是每一个家庭都能将孩子送到大学。”

为了不伤和气,大家在唇枪舌剑了一阵后,都哈哈一下,就不说话了;谈话就此尴尬地结束了。马木提老师本来就是个谨小慎微的人,看气氛有点紧张,也告辞了。

其实,我自上小学开始,就经历了很多这种看似无意,却伤人自尊的民族歧视和偏见了。

记得大概是高考前,当时的哈密铁二中已颇有名气。学校师资力量不说在哈密,在全维吾尔自治区也是有名的。我们班作为学校两个重点班之一,集中了学校最好的老师。那些老师不但非常优秀而且还特好,特别关心我们。大概因为我是唯一一个维吾尔学生的缘故吧,每一科目的老师都对我特别关注、关怀,让我总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当时的哈密地方系统和其他维吾尔自治区学校一样,都使用维吾尔自治区时间。但铁二中因为是铁路局子弟学校,却和铁路系统一样使用北京时间。

这样,早春期间,早上,我们基本上是天还未亮就到学校参加早早读。因为连续起早,再加上寒假也几乎没有休息,大家都早已疲劳到了极限。因而, 每天早上都有学生迟到。但老师们一点都不松懈,也不客气。凡是迟到的,老师一律要罚站,要在教室门外站到老师让进来为止。一些连续几次迟到的同学,还要被老师当众训斥。

有一天早上,我迟到了。那一天,天还特别的冷,我犹犹豫豫地来到教室门口,大喊了一声“报告!”根据经验,我认定那天的语文老师不会第一次就答应我,肯定要让我多喊几次。出乎预料,我清晰地听到了语文老师喊“进来!”的声音。我战战兢兢地推开门,走进教室,准备听老师一顿劈头盖脸的训斥。然而,又完全出乎我的预料,语文老师看看我,对着全班同学说到:“维吾尔人没有早起的习惯!伊利夏提,做到你的座位上去,背诵我指定的课文。”

我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然后是茫然、犹豫,再往后,是在全班同学众目睽睽下,红着脸,慢慢的走向座位坐下,翻开书,试图背诵老师指定的那篇课文。但老师的那句话,时时在耳边回响:“维吾尔人没有早起的习惯!”

这位语文老师是一位极受学生尊重的好老师,她对我也特别好,我也很喜欢这位老师。我不想和老师当着同学的面争论,我知道老师是好意在找理由让我坐下,不想让我大冷天在外面站着。但这理由找的却让我极其不舒服,她也可能是无意,但我感觉到了老师内心,根深蒂固的对维吾尔人的歧视和偏见。

从小学到高中,我每天都和其他汉人同学一样早起来校上课,几乎没有迟到过,根本没有什么不同。高中开始为了准备高考,学校加了早早读,我也每天按时来参加。语文老师也是知道的,当然,我也迟到过,也被罚站、训斥过。但这和维吾尔人有什么关系呢?维吾尔人和其他世界上的任何民族一样,也都有早起的习惯;尤其是那些虔诚的维吾尔穆斯林都要在天不亮的时候就起来礼早拜。

显然,在语文老师的观念中,维吾尔人懒惰,睡懒觉,她尽管生活在维吾尔自治区,生活在维吾尔人当中,但却不了解维吾尔人,而且还带着深深的偏见。这不仅使我极其失望,而且她在我心中的那个美好形象也打了极大的折扣。

(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文章点)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