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另一种控制”:从中国拿到文件的复杂性使美国维吾尔人移民程序和正常生活处于困境

害怕和在中国的家里人联系,以及中国对获得相关文件实施的无理条件,使维吾尔人无法在美国开始正常的新生活。

立即发布;
2018年 7月13日;
美东时间 16:00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

尽管离开了高压下的中国,维吾尔人在开始其在美国新生活时,因无法自中国拿到岁月之证明而面临无法跨越之困境;维吾尔人权项目在2018年5、6月份,对生活在美国的维吾尔人进行了采访,受访者对研究人员倾诉了其自中国获得证明文件,如大学学历证明和离婚证明的艰难。

维吾尔人权项目获知,维吾尔人因为中共当局实施的无理要求,以及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能够帮助拿到证明的亲人害怕和海外亲人联系,而无法获得相关证明文件;在后一种情况下,和在美国的亲人联系,可能使联络者身陷东突厥斯坦集中营;维吾尔人自中国拿到证明文件自2014年开始变得很艰难,到了2016年就变得不可能了。

受访者告诉维吾尔人权项目,自中国获得证明文件成为挑战,是因为中国强化了其针对有海外联系维吾尔人迫害的结果;自2017年,中国将近一百万维吾尔人拘押于集中营。1当局关押的一部分维吾尔人,或是因海外有亲人联系,或是因为自己曾经在海外居住过。2受访者指出,在设立集中营之前,通过亲人获得相关证明文件还是可能的,尽管有时需要贿赂;必须指出的是自2014年,自中国获得证明文件变得相当困难,2016年后几乎不可能。2014年之前,尽管获得相关证明文件不容易,但要拿到有关教育、婚姻和出生证明文件还是有可能的。

接受维吾尔人权项目采访的个人确信:中国政府对获得相关证明文件所实施的难于实现的要求,是中国针对维吾尔人歧视的反应。

维吾尔人权项目建议美国移民局官员及其他相关机构,如大学和学院,考虑维吾尔人自中国获取相关文件上的困难,给予方便。

“将维吾尔人大规模关押于集中营,其影响超越了东突厥斯坦;中国只因一些维吾尔人海外有亲人而将其关押;因而,维吾尔人对和海外亲人进行简短问候都极端恐惧,更遑论帮助亲人获得相关证明文件以开始新生活。”维吾尔人权项目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华盛顿发表评论指出。

卡纳特先生补充说:“中国的控制长手超越边境伸向国外,而维吾尔人成为了特定目标;当维吾尔人以为自己拜托了中国的压制、试图在海外重新建立新生活时,中国当局却在以各种方式阻止维吾尔人获得新的机遇;我呼吁中国以外的各国移民当局,考虑到和汉人相比,维吾尔人在获得相关证明文件的困境而给予方便。”

请在此阅读简报全文:https://docs.uhrp.org/pdf/Briefing_Another_Form_of_Control-Chinese.pdf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