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和平奖 — 授予伊力哈木教授当之无愧(伊利夏提)

维吾尔族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美联社)

2019-02-04

作为一个维吾尔民族生死存亡中的流亡者,一个在此生死存亡斗争前线奔波的呐喊者,总是期盼能有一些令人振奋的消息,期盼能有奇迹出现,能拯救维吾尔人于危难之中;尤其是最近几年,大概是因为和古国家园完全失去了联系,特别希望能有振奋的消息,希望能出现奇迹;但现实却往往极其残酷,令人振奋的消息、奇迹,似乎也都抛弃了维吾尔人;这类消息,常常是来无踪、去无影,瞬间的振奋,长久的遗憾。

一些令人振奋的消息,来势汹汹、雷声滚滚,却虎头蛇尾,没有下文;使我们期盼振奋消息、期盼奇迹的心灵饥渴难于得到抚慰;如美国政府以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陈全国等作恶者的消息,自去年4月末出来,让我们大家着实振奋了一阵,但直到今天为止,还是没有下文;尽管我还在抱着残存的一点希望期盼着,但那开始时产生的振奋感,却早已没有了踪影;这使我,可能也包括其他很多和我类似的维吾尔人,已经对那些令人振奋的消息,或多或少,开始持有怀疑的态度。

这几天,正在中国监狱服无期徒刑的维吾尔民族英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被美国参众两院十几名重量级议员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如一股正义的暖流传遍了世界;当然,听到的这一消息,最激动的、最振奋的,莫过于苦难中呻吟的维吾尔人,包括本人也在内;伴随着这一令人振奋的消息,推特、脸书上,海外维吾尔人群体在对这些参众两院议员们表达感激之情的同时,也在信心百倍的想象、等待伊力哈木教授在美国的勇敢女儿——Jewher Ilham能代表伊力哈木教授、代表苦难深重的维吾尔人前往挪威领取诺贝尔和平奖!

当然,给予伊力哈木教授诺贝尔和平奖,并不能立即改变维吾尔人的困境,也不一定能立即迫使中国政府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但这将对习近平中国是一个重大打击,对维吾尔人是一个令人振奋的希望火炬。

诺贝尔和平奖,授予伊力哈木教授是当之无愧的;他冒着生命危险,几乎是孤家寡人,以大无畏的勇气,如唐吉可德般,在北京替维吾尔人发声、鼓与呼;尽管很多人误解他,甚至还有一些维吾尔人也不理解他,但他还是坚持真理,坚持和平理性,坚持以平等对话,化解维汉矛盾之崇高理念。

伊力哈木教授,为了其和平理性、平等对话化解民族矛盾的崇高理想,不仅付出了自己的自由,而且也付出了其家人、儿女自由、正常的生活。

自伊力哈木教授被抓捕判刑,他在北京的妻子和两个小孩子完全处于中共高压恐怖、全面监控下;而且,因为伊力哈木教授的资产、存款被冻结,其家人的基本生活也都处于极为艰难的境地;大女儿在美国,更是孤苦伶仃,在煎熬中艰难度日;伊力哈木教授远在阿图什的亲人更是遭遇牵连,有的进了集中营,有的被判刑。

伊力哈木教授在选择为民族、为正义发声之时,并不是没有考虑到这些危险;而是他对民族和正义的追求,对公平、法制社会之理想追求,促使他不顾一切的选择了这条可能使他失去自由,甚至生命,可能导致他家破人亡的理想追求之路;因而,在看到危险已降临其生活、留下了朴实遗言之后的被喝茶、被旅游之日,他还是没有退缩,没有停止;而是义无反顾的坚持真理,坚持和平理性、平等对话,化解矛盾之崇高理想之追求。

然而,刚愎自用的独裁政权,崇尚暴力,自信能够用暴力征服一个民族;对理想主义者伊力哈木教授的善意,极权政府以暴力的惯性用残暴和恶劣予以回复,以‘分裂国家’罪名抓捕审判了崇尚非暴力的伊力哈木·土赫提教授,判处了其无期徒刑!

伊力哈木教授的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应该可以说是实至名归;作为苦难深重的维吾尔民族的一个民族精英,伊力哈木教授的诺贝尔和平奖,实际上,是文明世界对维吾尔人呼吁正义之声的肯定和支持,是通过伊力哈木教授给予维吾尔人诺贝尔和平奖!这,将再一次给予面临民族生死存亡维吾尔人一个希望,也将是人类现代文明、普世价值再一次以正义之声在受民族压迫者的心中植根之机会。

今天维吾尔人所遭受的民族清洗、种族屠杀,是史无前例的;然而,世界各国政府的反应非常迟钝;到今天为止,仅有的是舆论压力,而舆论的压力,并没有能让中国政府停止迫害,释放被拘押于集中营维吾尔人。

伊力哈木教授本人也处于生命危险之中。早已传出,他的健康状况并不令人乐观。我不想想象最坏的可能,但听多了被癌症死、被心脏病突发死、被上吊死的中国监狱传奇;我并不是没有担忧和担心,我相信大多数关心伊力哈木教授的人也都有这种担心;大家呼吁了几年了,也未见有所改变,不知是西方政府不给力呢,还是中国政府更强硬了?

我以为都有,西方要想改变中国并不是没有办法的,坚持人权、坚持普世价值!

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是欧美文明世界一个高举人权、普世价值大旗,坚持理念的好时机;而且,也是正义世界向世人揭示维吾尔人遭受苦难的时机,也是文明世界给予恶意践踏人权、歪曲民主中国之野蛮暴政一个教训的绝好机会。

伊力哈木教授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的消息,在令人激动、振奋之余,也不是没有令人担心和担忧的一面。

大约两年前,伊力哈木教授也被提名过萨哈洛夫思想自由奖,一开始也是轰轰烈烈,大家在激动与振奋中等待欧盟授予伊力哈木教授萨哈洛夫思想自由奖,然而,很快,当最后的候选人名单公布时发现,伊力哈木教授却悄悄地被移除了最后的候选名单;当时,我就此写过一篇文章《欧盟议会的绥靖》,谈过我的观点,我的失望;对欧盟绥靖政策的愤怒与悲哀。

今天的欧洲,情况远比两年前更复杂;那边是咄咄逼人、经常秀肌肉的普京俄罗斯,这边是气势汹汹、常常以金钱开道的习近平中国。

可以说,欧洲现在不仅是处于暴风骤雨来临前的风雨飘摇,而且也处于历史上最重要的敌我阵营重组阶段;尽管人权的大旗,欧洲举的最高、也还在坚持;但大多数时候,也只是方便时喊一喊;真到了关键时刻,保住政权的考量一直使欧洲政客在邪恶面前,为了赢得暂时的一些经贸利益,而出卖人权等普世价值,对极权暴政绥靖、做出妥协让步,早已屡见不鲜。

这次,伊力哈木教授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不仅是要试欧洲政客是否能坚持人权普世价值的道德勇气,更是要看挪威现政府有没有勇气面对中共极权的咄咄逼人、金钱外交,而且也要看美国政治家们是否有持之以恒的勇气,是否能给予欧洲,特别是挪威一个定心丸;给出欧洲和挪威政治家一个明确的信号,既美国一定会坚定的站在自由、正义一边,而不是今天习好友、明天金铁杆的,让欧洲政客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道美国到底是什么意思。

为了阻止伊力哈木教授拿到诺贝尔和平奖,中国政府肯定会动员其全部力量,包括其在欧美的第五纵队、五毛,也包括维吾尔第五纵队和五毛,来污名化、妖魔化伊力哈木教授,借以污名、妖魔化维吾尔人,阻止伊力哈木教授拿到诺贝尔和平奖,为中国政府的种族清洗、种族屠杀狡辩、寻找借口,转移视线。

同时,中国政府肯定会通过外交、经济,恐吓威胁等手段,对欧洲、对挪威政府,对诺贝尔评奖委员会施加史无前例的压力,以阻止诺贝尔和平奖被授予伊力哈木教授。

这次的诺贝尔和平奖,要么是人类文明之成就——人权、普世价值的凯旋之歌,要么是以西方欧美为主导人类文明之理想——人权、普世价值的哀歌;我拭目以待。

(文章只代表特约评论员个人的立场和观点)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