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母被扣教育营:流亡维吾尔孩童痛苦愤怒

 伊斯坦布尔郊区一所维吾尔学校2019年11月29日 Ozan KOSE / AFP

2020-01-03

流亡土耳其的维吾尔孩童,父母被关教育营不得相见,感到痛苦和愤怒。法新社1月3日报道,伊斯坦布尔郊区有个维语学校,学生都是维吾尔孩童,其中四分之一表示,他们的父亲或母亲被关在北京所说的再教育营中。

这些流亡孩童因不能跟父母在一起而感到痛苦和愤怒。9岁女童法蒂玛的父亲3年前从土耳其回中国后“被关在那边”。法蒂玛对父亲和故乡的记忆已经模糊,她只记得更小的时候,她与爸爸一起看电视。她要看动画片,爸爸要跟新闻,特别要看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消息,因为埃尔多安是唯一顶着北京的雷霆,敢于站在维吾尔人一边的穆斯林国家领导人。

法新社说,土耳其是中国维吾尔人的避难地。这里有大约5万名从中国新疆逃出来的维吾尔人。他们中有人后来又冒险回中国探亲或做生意,其中一些人再也出不来了。法蒂玛的爸爸就是之一。他们全家搬到土耳其后,法蒂玛(Fatima)的爸爸去中国工作,然后,在某一天,就人间蒸发了,3年没有音讯。

据维吾尔流亡活跃分子说,在中国被羁押的维吾尔人远超国际媒体说的100万人。目前在新疆,有文件可查的集中营有500座。

15岁女孩吐尔逊娜依(Tursunay)的父母2017年7月回中国后,被当局没收了护照,父母给她打来电话说“别为我们担心”,之后就没了声息。

吐尔逊娜依对中国的生活还有记忆。她记得,有一次问父亲,为什么家门口安装了监视摄像机。父亲答说:因为我们是穆斯林。然后父亲把自己收藏的宗教方面的CD都烧毁了。

吐尔逊娜依和妹妹留在土耳其,由一位年长的亲戚照看。她表示,没有父母在身边,虽然很痛苦,但她强迫自己不怨父母。她向法新社记者表示说,我试着保持乐观,提醒自己,这事的责任不在他们。

据非政府组织 “人权观察”表示,中国新疆境内也有很多儿童不能跟父母生活在一起。这些父母要么被关进集中营,要么逃到国外。该非政府组织说,这些孩童中有一大部分被关进政府设置的收容中心,不管亲属是否同意,也不让探视。

很多土耳其人表示,感到自己与维吾尔人有历史渊源。因为维吾尔人同为穆斯林,而且语言相仿。最近在伊斯坦布尔中国领馆前举行支持维吾尔人的集会上,名叫穆萨-贝伊奥卢(Musa Bayoglu)的活跃人士说:“你们是否听到我们东突厥斯坦维吾尔弟兄的哭声?” 维吾尔维权人士以东突厥斯坦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这个称呼被中国当局严格禁止。

2019年年初,土耳其外交部曾指责中国当局迫害维吾尔人是“人类的耻辱”。可是随后,土耳其对这个议题保持沉默。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去年9月在联大发言时列举遭迫害的穆斯林族群,从巴勒斯坦人到洛兴雅人,却没有提维吾尔人。

许多人担心埃尔多安屈服于中国的经济压力,尽管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仍对他表示感恩。一名维吾尔维权人士说,土耳其庇护5万名维吾尔人,给了他们安宁,而其他穆斯林国家或西方国家都没有做到这些。

法新社说,在伊斯坦堡郊区这间维吾尔学校,一些学生对中国人虐待维吾尔人的故事已经听累了。12岁的鲁芬尼(Rufine)表示,她一听到人们谈论这些事情就不舒服。她说:听到后,感到焦虑不安,会胃痛。她的母亲两年前回中国照顾患病的祖母,之后就下落不明。

记者询问校长库赛尼,学校里哪些东西若在中国会被禁止?他笑说:“单是去土耳其这样的穆斯林国家度假,就够把你送进再教育营了。”他还伸手指着墙上的东突厥斯坦旗帜和维吾尔的阿拉伯文字说,至于这些东西,然后做了个割喉的动作。

39岁的教师乌特菲(Mahmut Utfi)表示,维吾尔人面临族群灭绝政策。他说,保护我们的文化,保护我们的语言,对我来说是责任。

而对法蒂玛来说,镇压只会让她更逆反。她说:再等一下。你们认为我们现在很弱,等着瞧吧,我们的民族、我们的祖国会存在下去,你们是挡不住的。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