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尔哈提:我在机场遭非法扣留的经历

民族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维吾尔在线文字编辑帕尔哈提·哈力木拉提(Parhat Halmurat)图片:维吾尔在线

2013-9-29

我叫帕尔哈提·哈力木拉提(Parhat Halmurat),中央民族大学在读硕士研究生,维吾尔在线文字编辑。我于2013年9月28凌晨,准备飞往土耳其留学,27日晚23点左右在北京机场过海关时被警方扣押,并于28日下午2:40左右被释放,期间在北京机场被拘留大约16个小时。我现在将这段遭非法扣押的经历公之于众,并向关注、关心和帮助我的人表示最诚挚的感谢。

我于今年考上中央民族大学民族学与社会学学院硕士研究生,专业是民族学,并于9月10日在中央民族大学报到,先就读于中央民族大学。在今年1月考完研究生考试后,我担心成绩会不理想,考不上民大的研究生,于是在得知土耳其政府向中国学生提供耳其国家奖学金项目(Turkish Scholarships)后,也申请了该项目。结果,我同时被中央民族大学和伊斯坦布尔大学录取。本次我前往土耳其,是准备利用国庆节放假的时间看看那里的教学情况是否适合我,准备去土耳其亲身感受并权衡后再做最终的选择。
    
    我父亲、女朋友和在北京读书的表妹到北京首都机场给我送行。和他们道别后,我去过海关和安检。但,在我过海关时,工作人员告诉我我还需要接受进一步检查。我当时想的是,这可能只是简单的检查,只是想确定我是否真的是去留学。我知道前往土耳其留学的维吾尔学生一向都会受到严格检查,所以也没有太放在心上。可我没有想到接下来等待我的却是噩梦般的16个小时。
    
    大概22:40左右,我在机场过海关时被叫到一旁等消息,我多次询问什么时候可以走,工作人员只是告诉我他们也在等通知。大概20分钟后,我被另外一名警察叫到机场警务室。警察先是检查了我的背包,里面有我的电脑和相机等物品,然后又对我进行了全身检查。检查过后警察就让我坐着等。期间坐在我对面的警察换了一次,新来的警察和另一名在门外的警察聊着天,时不时的看我一眼。我就这么坐着,等着,登机的时间都快过了,我心里百感交集。随后又走进来一名警察,让我在物品检查的单子上签字,并对我说新疆公安厅对你下了刑事拘留的通知,待会儿给你拿来。我问我为什么要被刑事拘留,我犯了什么罪?他说这个他们也不知道,他们也是按命令行事。在临走时,他还嘱咐另两名警察看好我,别让我跑了。随后,警察拿来了刑事拘留的通知,让我在上面签字。我提出要看通知的原文,警察将刑事拘留的通知递给我。我说上面没有盖章,他说这是传真件,如果出错了他负全责。我说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没有做任何犯法的事情,他们说一定错不了。就这样,在我被扣押还不到1个小时,对我的刑事拘留通知书就已经送到了我手里。
    
    随后,警察拿出手铐铐在了我手上,并说出去后用衣服挡一下手铐。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说你们一定是弄错了,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而带我走的两个警察同样告诉我一定错不了。
    
    两个警察押着我去取已经被托运的行李,来到国际出发口时我见到了我的父亲、女朋友和表妹,他们因为得知我没有登机而焦急地等待着我的消息,这时大概是28日凌晨00:25。我大声叫父亲的名字,遭警察阻止。我家人听到我的叫声后迅速赶到,看到我手上的手铐,他们都惊呆了。我安慰他们不要担心,警察一定是弄错了,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警察在将行李的托运单交给我父亲后就带着我走,家人一直紧跟着我,他们也一定是和我一样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切。
    
    我被警察带到机场附近的一处检查站(具体名称不记得了)。来到在检查站后,警察又对我的物品进行了检查登记。在所有的检查和登记都结束,我随身携带的背包被没收保管后,警察给了我一张物品检查清单,随后我被带到一间关押拘留人员的房间。
    
    坐在压抑的足以让人窒息的拘留室内,我感到无比的痛苦,我真的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什么,以至于让我受到罪犯般的待遇。
    
    我就这么被关在拘留室内,脑中一片空白,也没有顾得上仔细看看我手中的物品检查清单。但第二天上午仔细看过这份清单后,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清单上检查原因一栏上居然写的是“在逃”!我立刻叫来警察,并几乎失控的对这位女警察说,这上面写得是“在逃”,我没有在逃,我没有做任何违法的事情,我有土耳其国家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
    
    这位女警察让我等着,她去询问所长。所长赶到,问什么事,我说我不是逃犯,这上面写的“在逃”必须改过来,我也没有触犯任何法律。所长说检查清单上的原因栏可填写的只有几项,我们就这么写了,我说那也不行,不管怎么样都不能写我“在逃”。于是所长带我到办公室,说给我改过来,并在检查清单上的原因栏上写下了:“其他”。
    
    我又问警察我还要在这里被关多久,警察说新疆的警察现在正在赶过来,他们来后会带我走。我说要多长时间,他们说不知道,他们也在等。
    
    我说我要给家人打电话,家人现在一定很担心,警察说我现在不能打电话。我坚持要联系家人,一名警察拨通了一名叫乃比江的新疆警察的电话,在询问情况后,警察将电话递给我,然我自己和他谈。我问新疆的警察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说没什么事,就是想了解一些情况。我问他们什么时候赶来,我已经一天没有吃饭,这里没有我能吃的清真食品,我已经精疲力尽了。新疆的这名叫乃比江的警察说他们的人在赶过去的路上,让我再等等。
    
    我被再次带回拘留室,这时我已经精疲力尽,我已经整整一天没有吃任何东西。实在无法坚持后,我又叫来了警察。我说我已经饿的不行了,而且房间里很冷。警察带我来到办公室,说我可以在办公室等。期间我只能拿出我背包内的零食充饥。
    
    这里的警察对我的态度一直较好,只是他们的行为不合法。他们也没有故意为难我,期间我还和他们简单的聊过天。
    
    期间,一名警察再次拨通了乃比江的电话,这位警察第二次讲电话递给我,我又问这位叫乃比江的新疆警察他们什么时候赶到,他说他们的人快到了,让我再等等。
    
    我又一次被带回拘留室,警察说接我的人马上到。我回到房间继续等,过了一会儿门开了,警察说接我的人到了。来带我走的有3个人,我被带到办公室,警察归还了我的护照、现金、电脑等物品。随后,新疆来的警察说要问我一些问题,我从口音能判断出他们中一人是新疆来的汉族警察,之后得知另一人是北京警局的人,另一名年轻的警察我没能知道来自哪里。
    
    新疆来的警察的审问很快就结束,只是很简单的问题,如你去土耳其干什么等,我如实回答。但他们没有给出我什么会被刑事拘留的任何解释,也没有让我在审讯记录上签字。
    
    审问结束后我被带上警车,警察说送我回中央民族大学。负责开车的北京的警察在将另外两名警察送到单位后送我回学校。这时我问北京的警察我没有触犯任何法律,为什么会被刑事拘留?他说原来我们是想问你一些关于别人的问题,但是现在不需要问了。我问我被扣押,行程受阻,去土耳其的机票就这样作废了,我的损失由谁负责?他说机票也只能这样作废了。我又问我以后还能出国,还是下次出国还是会遭遇今天这样的扣留?他说估计半年内你没办法出国。
    
    我被送回学校附近,至此,对我的非法扣押结束。但是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明白在没有触犯任何法律的情况下,我为什么会遭到罪犯般的待遇?为什么我出国的权利会被剥夺?为什么我的权利会遭到如此的践踏?
    
    我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伊犁地区巩留县,从3岁(幼儿园)开始就接收汉语教育,加上在内地新疆高中班,我已经在内地生活了9年。而且我在民族大学学习了民族学的知识,我认为自己对内地和汉族社会以及民族关系等方面有一定的了解。而这正是我在维吾尔在线担任文字编辑一职的原因,我希望我能在维吾尔人与政府以及汉族社会的沟通中扮演桥梁的角色,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
    
    但是近期维吾尔在线的有关人员成为了打压的重点对象,之前穆塔力甫失踪,至今下落不明;维吾尔在线志愿者肖合来提被非法扣留28小时;对维吾尔在线创始人伊力哈木·土赫提老师的监控一直没有停止,反而不断升级。这些都让我有种说不出的心痛。我始终不明白为什么致力于推动维吾尔人与政府和汉族社会沟通的网站——维吾尔在线及有关人员会不断遭到打压?
    
    虽然遭无手续非法拘留一事对我造成了很大的影响,我出国的权利也遭侵犯,但是,我还会坚持在以和平方式推动维吾尔人与政府和汉族社会沟通的道路上继续走下去。
    
    在此,我也衷心感谢在我遭非法扣留一事上关注、关心和帮助我的人士,包括一些体制内的人士,我认为自己能重获自由也体现出在体制内理性思想有不可忽视的影响。虽然我无法一一表达我的谢意,但我会将这些关心和帮助铭记在心!同时我希望我们的国家能回到法制的轨道,不要再出现强迫失踪、无手续被扣留等非法现象,希望每个公民都能享受到法律的公正与公平。
    
     _ 帕尔哈提·哈力木拉提(Parhat Halmurat)
    
     2013年9月28日晚
    
    来源:维吾尔在线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