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平观察:纳粹集中营始于“再教育”

达豪集中营的大铁门上铸有“劳动让人自由”的字句。这句口号后来出现在几乎所有纳粹集中营

2021-02-21

纳粹集中营是怎样逐步建立起来的?历史总在惊人地重复——这是时评人长平的摘自英国历史学家埃文斯纳粹历史研究著作的读书笔记。

(德国之声中文网)这是一篇关于纳粹集中营建立过程的读书笔记。摘自英国历史学家理查德·J.埃文斯(Richard J. Evans)十多年前出版的纳粹历史研究三部曲中的两部:《第三帝国的到来》(The Coming of the Third Reich)和《当权中的第三帝国》(The Third Reich in Power)。中文版于2020年由九州出版社出版,译者为哲理庐。

1. 纳粹集中营一开始就是用来屠杀犹太人的吗?

不是,国会纵火案之后,纳粹对德国共产党和其他异议人士进行了全面的镇压。镇压的规模过于庞大,以至于州监狱和拘留所根本不够用。

因此,希姆莱于(1933年)3月20日对媒体宣布,将在慕尼黑郊外的达豪(Dachau) 开设"一座政治犯集中营"。它将是德国的第一座集中营,并且为未来设立了一个不祥的先例。 纳粹报纸第二天报道,设立集中营的目的,是监禁受到"保护性 羁押"的"全部共产党干部,必要时还包括帝国国旗团和社会民主党的干部"。

2. 纳粹集中营也被称为"再教育营"。

那些最起劲的抱怨者都被送进达豪进行"再教育",以此杀一儆百。这些举措和严格控制劳工以及废除工会等措施压低了工人的实际工资。

同性恋的非正常行为有两种形式,一种是无可救药的非正常行为(据希姆莱估计占同性恋 中的2%,大概4万人),剩下的那些非正常行为都可以通过再教育矫正过来。希姆莱认为再教育最好在集中营完成,因此这种再教育必然主要是严酷的惩罚,借以恐吓他们不要再犯。

3. 强迫劳动和集中营本身,都不是纳粹的原创。

历史总是在重复--所谓志愿劳役,其实不是纳粹党的发明,在纳粹所谓志愿劳役,其实不是纳粹的发明,在纳粹夺权之前便已经存在了。集中营也不是纳粹的原创。

设立集中营来关押真正的或者所谓的国家之敌,当然不是原创的想法。英国人在布尔战争(Boer War)Ⅲ中曾用这种集中营关押敌方的平民,里面的条件通常非常恶劣,囚徒的死亡率很高。

4. 煽动、谣言和诽谤也是拾人牙慧。

宣传部在一份内部备忘录中警告,"毫无根据的谣言正在四处流传。"精心策划的媒体宣传未能消除这些谣言。于是--任何公开批评行动的人 都立即被捕。按照媒体报道,警方发布了"言辞激烈的告示,警告叛乱分子和邪恶的煽动家"。"散布谣言、恶意诽谤纳粹运动和元首的 人"都遭到威胁,"要送他们进集中营"。当局的高压政策一直持续 到8月上旬,人们对未来惴惴不安,害怕自己被捕。

5. 集中营里的暴行也一再重演。

(指挥官)瓦克勒在希姆莱的授意下,采用了一套暴力而恐怖的管理制度。4月11日,新上岗的党卫队看守把4名犹太囚犯带到大门外当众枪毙,声称他们企图逃跑。其中一人没有当场毙命,被送往慕尼黑的医院,在那里不治身亡。

他没有招供,被带回了牢房,浑身疼痛,身上满是伤口和淤青,脸上淌着血,几乎无法行走。施洛特贝克受到了看守的善待,但看守告诉他,为了防止他自杀,他们必须让牢房的灯一直亮着,并且定时来查看。

Chinesischer Journalist Chang Ping

本文是时评人长平的一篇读书笔记

6. 施暴者可能只是临时穿上一件辅警的衣服。

许多施暴者的辅警身份根本不能合法化他们所犯的罪行。毕竟,给某人穿上警服,不等于发给他一张执 照,可以去杀人、洗劫办公室、没收资金,或者去逮捕、殴打、折磨 他人,不经审判就把他人囚禁于仓促设立的集中营。

7. 党大还是法大?

希特勒公开承认自己的行为非法,但司法机关对此却没有提出任何批评。相反,国会还热烈欢迎希特勒的自我辩护,并通过了一个感谢希特勒的决议。总统办公室主任奥托·迈斯纳(Otto Meissner)以 病危总统兴登堡的名义发送了一份电报,表达了总统对行动的支持。 一部法律迅速得到通过,赋予之前的行动以合法性。

8. 集中营系统化,虐待也系统化。

纳粹当局的镇压和监控机制在希姆莱党卫队支持下逐渐系统化, 对集中营产生了显著影响。1933年夺权之后的头几个月,纳粹党迅速建立了不下于70座集中营;另外还有位于冲锋队各支部的审讯室和 小型监狱,这些机构不为人知,但可能数量更多。当时,这些机构关 押了约4.5万人,被看守殴打、拷问和习惯性侮辱,数百人被虐待致死。

9. 纳粹集中营的用途开始发生变化,用来关押低端人口。

按照希特勒和希姆莱的理解,清洗工作的目标是净化日耳曼种族,消灭其中的不良和堕落成分。这样一来,集中营囚犯的构成开始发生改变,囚犯数量开始上升。比如到了 1937年7月,达豪集中营1146名囚犯中有330人是职业罪犯,230人是触犯了福利管理规定被判服劳役,93人是在巴伐利亚警局反流浪汉和反乞丐的行动中被抓进去的。也就是说,57%的囚犯已经不是政治犯了, 这与1933-1934年的情况形成了鲜明对比。

10. 纳粹集中营的用途再次发生变化。从国外回来的犹太人,被关进了集中营。

巴伐利亚政治警察在1935年头几个月注意到,"不受欢迎的人"又回来了,于是下令: 基本上我们可以认为这些不是雅利安人的人都是因为政治原因选 择移民,尽管他们说自己只是前往国外开始新生活。回来的男人将被送进达豪集中营,回来的女人将被送进莫林根集中营。

11. 大规模关押和虐待犹太人。

针对犹太人,特别是针对犹太人教堂的行动,很快就会在全国开展起来。……须为在全国逮捕2万-3万犹太人做好准备,仍然拥有财产的犹太人须"优 先"处理。

12. 这个民族不能住酒店、去餐馆、上学、租房。

希特勒认为,不能给犹太人特殊隔间,应该禁止犹太人使用长途列车的卧铺车厢和餐车。 他还确认可以禁止犹太人进入知名餐厅、豪华旅馆、公共广场、人流 较大的街道和小型住宅区。此外,犹太人也不能上大学。到了1939年4 月30日,犹太人被剥夺了租房的权利,这为将他们赶往犹太人聚居区 铺平了道路。现在,只要房东为他们提供了另外的住所--不管多破 --他们都会被驱逐出现在的住所,而且不能申诉。市政机关还可以命令犹太人把自己房子的一部分转租给其他犹太人。

13. 传说纳粹党徒音乐和艺术修养很高?

本书作者并不这样认为。希特勒带他们去看画展,他们只会去啤酒馆烂醉。下面这个例子更是对音乐的凌辱--接受处罚的囚犯按规定会被打5次、10次或25次不等,并被迫大声 喊出鞭打的次数,如果数忘了,警卫就会重新开始打。规定的藤条常被换成打狗的鞭子、皮带甚至铁杆。囚犯常常会被打到失去意识。囚犯被打得大声惨叫时,监狱常会让懂音乐的囚犯组成的集中营乐队演奏乐曲盖住叫声。

14. 普通德国人和纳粹集中营有没有关系,他们真的那么无辜吗?

认为绝大部分德国人都支持纳粹政权的镇压政策并非全无道理。这种说法正确地指出,纳粹当局非但没有掩盖镇压机构和措施的存在,还定期在报纸和各种宣传机器上宣布死刑判决、有期或无期徒 刑判决、审判异见人士和传谣者等。因此,这种观点认为,读到报纸 的绝大多数德国人并不反对镇压。

15. 实际上这些宣传还有其他目的。

政府在镇压离经叛道者和异见人士之后再广而告之,主要是为了吓唬数百万德国人,防止他们也走上反抗的道路。纳粹党曾经公开威胁要把散布有关清洗罗姆谣言的人关进集中营,这反而暴露了所有相关报道不敢明说的东西。

16. 纳粹政权得到了全体人民的支持?

纳粹的意识形态不断强调,他们的政权在各个方面都受到全体人民的支持,但实际上盖世太保公开吹嘘的雄心大志不过是一种恐怖手段,借此让德国大众认为盖世太保特工无处不在,无所不晓。的确,那些受歧视的边缘群体是被送进了集中营;但我们不能只 看这些,因为还有数量远过于此的政治异见人士和其他被法院判为异常的人被送进监狱。

17. 走出集中营,你必须绝对保持沉默。

也曾经有数千名囚犯获释,得以走出集中营,尤其是在1933- 1934年。"我知道,"一个集中营高级官员向瓦尔特·波勒发放释放文书时告诫他,"你在这里看到了一些公众可能并不完全知情的事情。但你出去之后必须绝对保持沉默。明白吗?如果你出去乱说话, 你很快就会回来的,那时候你就知道乱说话的下场了。"

18. 集中营里发生的事情,当时很难找到证据。

在集中营里,囚犯和亲朋好友之间的联系受到限制,按纪律,集中营军官和警卫也不能和外人聊自己的工作。集中营里发生的事本会成为一个永远的谜。

19. 贪婪的无良企业,也是历史的重演。

到了1937年,事实上德国所有的大型公司都在参与分赃行动。像安联这样的大公司放弃了之前的犹豫,变得越来越势利,开始借犹太人保险公司被迫放弃业务的困境谋利。只要有机会,安联还给收购犹太人财产和资产的人提供抵押贷款。

20.  结局:大屠杀。

1938年11月16日,大迫害结束之后,海德里希终于下令抓捕犹太 人,这次抓他们的目的可不是之后再放他们重新回归德国社会,跟以前一样继续自己在第三帝国统治之下的生活。

长平是中国资深媒体人、时事评论作家,现居德国。

德国之声致力于为您提供客观中立的新闻报道,以及展现多种角度的评论分析。文中评论及分析仅代表作者或专家个人立场。

© 2020年 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著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