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试图重新定义“人权”

2018年3月24日,被捕前的齐崇怀(小图)与刚出狱相比,10年牢狱让他满头白发。(齐崇怀及媒体人提供本台粤语组,拍摄时间不详)

2019-12-13

中国前记者齐崇怀日前接受海外媒体访问后,被国保以不明原因带走。现在他已平安返回济南,仍坚持要发声。与此同时,中国政府日前举办“南南人权论坛”,试图重新定义“人权”。

报导地方政府乱花钱,在有言论自由的法治社会中,是媒体发挥第四权,也就是监督权的职责。这样再平常不过的事,在中国,齐崇怀却让自己身陷牢狱之灾达十年之久。出狱后,人生丕变,不变的是,中国山东省地方政府对他的监控。

他日前接受本台电话采访,以自身经历谈论中国关押记者人数是世界之冠的一份调查报告,没想到,报导刊出后,他于北京时间12日被7个老家邹城的国保从济南带走回到邹城。在他的朋友大量转传消息后,引发关注。

本台记者再次打电话给他时,他已经在13日安全回到济南。他还反过来安慰记者,不要为他担心,他仍旧无畏无惧。

齐崇怀:“没事儿,我们10年前就这样干了,我都没怕他,现在我会害怕他?吓不到我的,不会有影响,你放心,我不怕他们,有什么了不得的,是吧?他们(国保)不聊(采访)这问题,闲聊,什么都谈,什么都说,他们很客气地,下午3点多就把我送回来了。”

齐崇怀说,国保没有告诉他请他回老家一趟的原因,就让他在邹城酒店住了一晚后,送他回济南。他还谢谢外界关心。

被关押期间的齐崇怀。(民生观察)
被关押期间的齐崇怀。(民生观察)

究竟在中国人权问题上,谁有发言权?中国外交部长王毅2016年在加拿大的谈话,至今仍让国际社会留下深刻印象。

王毅:“我要告诉你,最了解中国人权状况的不是你,而是中国人自己,你没有发言权,而中国有发言权。”

中国有发言权的这个“中国”,究竟是谁呢?法新社报导,中国近来在新疆问题上,积极藉由大外宣的国家机器走出去,用意就是在国际舞台强化宣传“中国官方视角”的人权观点,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近来更在记者会上一一点名许多外国媒体,质疑对方为何没有报导央视海外宣传机构CGTN日前推出所谓的《中国新疆反恐前沿》纪录片。

中国官方视角谈人权     杨建利:非常可笑

2019年4月19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美联社)
2019年4月19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在中外媒体吹风会上。(美联社)

对于中国官方这样的作法,美国人权团体公民力量创办人杨建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北京把享有新闻自由的西方媒体,都当央视般使唤,这种作法,实在贻笑大方。
杨建利:“(北京)这些行为,他们所用的那些标准,一到文明社会就会发生冲突,非常可笑,所以,我觉得它大外宣是没什么效果的,主要是出口转内销。如果中国人权状况不能够得到真正的改善的话,你讲什么故事都没有用。”

杨建利认为,中国大外宣的效果,在海外是对部分华人有效,然后通过他们传回国内,被描绘成是海外也认同中国官方的观点。但这样浪费中国纳税人的血汗钱的大外宣,效果不大。

中国试图重新定义“人权”

除了加强大外宣,争取话语权之外,中国政府还在试图改变人权的定义。日前在北京召开了“南南人权论坛”,邀请了叙利亚、朝鲜、巴基斯坦等国家的代表出席。新华社报道说,与会者批评西方国家片面强调公民与政治权利而忽视经济社会文化权利…… 与会者普遍称赞中国提出的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主张为解决当今世界面临的紧迫问题提供了可行的中国方案。

法新社报道说,中国正在试图重新定义“人权”,把安全和经济发展权置于公民和政治权利之上。

讲好中国故事,不如卷起袖子做更加完善中国人权的实事。习近平也说过,人权状况“只有更好、没有最好”。让中国人民享有真正的发言权,是最起码的一步。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郑崇生华盛顿报导 责编:申铧 网编:郭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