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在国际强制失踪受害者日强烈谴责再教育集中营

立即发布;
2018年 8月30日;
美东时间 13:45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202) 478 1920

在国际强制失踪受害者日,维吾尔人权项目敦促国际社会关注东突厥斯坦正在持续的人权危机。大约10%的维吾尔人,以及数量不少的其他少数民族个人被中国政府非法关押于遍布东突厥斯坦各地的再教育集中营。

根据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强制失踪是“系指由国家代理人,或得到国家授权、支持或默许的个人或组织,实施逮捕、羁押、绑架,或以任何其他形式剥夺自由的行为,并拒绝承认剥夺自由之实情,隐瞒失踪者的命运或下落,致使失踪者不能得到法律的保护。”据此定义,现在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维吾尔人是现代世界史上最大的强制失踪受害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以《被大规模关押的维吾尔人:“我们只希望像人一样被尊重,难道这要求还过分吗?”》为题的最新报告,报告详细陈述了集中营的出现及其条件,以及集中营对被关押者家人的影响;在过去的一年半中,自治区范围内的洗脑运动迅速扩张为无限期关押集中营。

据中国法律,集中营的存在是非法的;因而,集中营的被关押者“失踪了”;尽管中国最近的国法《反恐怖法》允许对不构成犯罪者进行15天拘押,但这些集中营中的一些人已经被拘押了几个月,甚至一年多;一名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的维吾尔人告诉记者“很多人被告知,他们只在营里‘学习’15天,但事实证明那是一个弥天大谎。”

据报告,那些集中营关押者在未通知家人的情况下,被转押于不同的地方;对国外的维吾尔人来讲,他们亲人的失踪是事实;因惧怕给亲人带来危险,他们无法和亲人联系;许多人的朋友、家人因他们在海外而被关押于集中营。

因使强制失踪之史无前例及其人数规模,越来越多的海外维吾尔人在站出来;过去不敢发声的,现在发现不参与政治也未能使其亲人免于被抓;维吾尔人权项目在其报告中引用一位维吾尔人女士的话:“我过去保持沉默,我现在认识到那没有用;我现在要为女儿发声;不管谁问,无论让我去哪儿,我要为失踪的女儿发声。“另一位,哈比巴. 乌麦尔(Habibe Omer)的女士说:”中国在否认集中营的存在;事实上,集中营存在;中国在说谎;我知道并可以作证,我的直属亲人和我认识人被关押于集中营,他们现在仍被关押;我不知道他们的情况,也没有任何消息。“

中国政府企图混淆视听掩盖集中营的存在及其性质;开始,如在驻哈萨克斯坦的一位中国官员所做,官方否认集中营的真实存在;当审查中国落实《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公约》质询,使集中营问题浮上水面,中国官方的回复开始企图将其描述为是为“罪犯“进行”职业培训“,并将其和其他国家存在的、合法并尊重公民权利的去极端化项目相比较。

维吾尔人权项目呼吁国际社会谴责集中营关押并要求立即释放全体未经指控被关押者;国际社会应该要求立即释放集中营中全体被关押者;如果集中营关押持续,国际社会应该利用马格尼茨基法案以惩罚负责官员为手段告诉警告中国。

参考:

被大规模关押的维吾尔人:“我们只希望像人一样被尊重,难道这要求还过分吗?”》

保护所有人免遭强迫失踪国际公约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