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母亲被判刑十年,维吾尔设计师吁无条件释放

中国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义在新疆囚禁大批维吾尔人。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2020-04-20

本期节目中,陈爱祯将和大家谈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中,维吾尔医护人员被迫在新疆临时检疫中心治疗新冠病毒患者的情形,以及挪威的维吾尔设计师卡德丽亚.吾甫尔在网络视频中,对她的母亲未经审判而被中国政府判刑十年的控诉。

上周,一位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伊宁市当局已指派维吾尔族医生,护士和来自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各地医院(包括该市维吾尔医医院)的其他人员,在伊宁市工作和居住。这个临时中心于2月底开始。

消息人士在匿名的情况下说,只有维吾尔族的医护工作人员被分配到该中心,自从他们被送往该中心以来,他们没有被允许返回家园。

消息人士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卫生官员于3月30日发表了一篇报告,将伊宁市列为该地区感染率第二高的地区,仅次于首府乌鲁木齐,共有18例,所有这些病例都得以康复。

该报告称,根据官方数据显示,伊宁市当局已有效阻止了造成76人感染的病毒的传播,病毒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造成3人死亡,最近几周没有发现新病例。

自由亚洲电台最近与伊宁的几名卫生官员进行了交谈,他们证实维吾尔医护人员已被送往该市作为隔离中心的多家酒店,以治疗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患者。

维吾尔医医院党委办公室的一名维吾尔雇员在电话采访中说:“我们是指定的病毒检测点,但目前没有任何患者。”

她说:“病人和负责治疗的人员都在旅馆里。”

当被问及哪些酒店时,该员工说她不知道,但是“有很多酒店。”

她说:“这不仅是一两家酒店,而且我们无法找到所有酒店的名称。”

“我们提供了医生,但我们不知道哪家酒店。我们只知道我们派谁去了……我们所有的医生都走了,领导们什么也没告诉我们。”

根据维吾尔医医院的网站,那里平日有97名医护人员。

伊宁市中医院一位汉族医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尽管维吾尔医医院和其他医院都这样做,但他的医院无法治疗冠状病毒病例。

当被问及他的医院是否像维吾尔医医院那样,派遣任何医护人员到该市酒店的临时检疫中心时,医生说没有。

自由亚洲电台询问了伊宁市政府宣传办公室疾病控制中心的一名员工,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的冠状病毒感染情况是否仍然很严重,她回复“并没有那么严重”,并指出,当地居民“正在外出吃饭和购物”和“情况正常”。

但是当被问及,为什么迫使维吾尔医护人员在伊宁市检疫中心生活和工作时,她说:“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处理。”

“他们正在做的很多事情,我都不会告诉你。”在向领导转达进一步的问题并挂断电话之前,她这样说。

但是,位于伊宁市郊区开发区的四星级锦江饭店的一名员工,在拒绝回答进一步的问题之前,被问及那里有多少人被隔离,以及现场有多少名医护人员时,他说:“我不能告诉你,这是一个秘密。”

“您如何与医院本身取得联系,这些都是我无法告诉您的。他们不回家,我们也不。”

在被问及记者是否可以访问酒店时,该员工说那里的工作人员“不会让你进去”,然后挂断了电话。

伊宁市被用作检疫中心的酒店的报告,与自由亚洲电台今年2月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图什的官员获得的报告相似,当时他说至少有99人在该市的亚星酒店被隔离,其他人则可能在类似条件下被关押在另一家旅馆中。

他们还追踪了当月晚些时候来自伊宁市居民的报告,他们说他们在家里隔离检疫时感到饥饿,而官员们则要求提前付款才能将货物带给他们。

有关当局一直对新疆的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保持沉默,那里有多达18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指控藏有“强烈的宗教观点”和“政治上不正确的”思想,被拘留在庞大的再教育营中。自由亚洲电台和其他媒体的报道显示,这些营地中的人被拘留而遭到政治灌输,经常受到监督者的粗暴对待,并且在经常人满为患的设施中忍受不良饮食和不卫生的状况,专家警告说,这些情况可能导致流行病。

起源于湖北省武汉市的新型冠状病毒的感染数量,似乎正在放缓,但北京因为对该疾病的最初反应缓慢,以及处理过程缺乏透明度而受到批评。

与此同时,尽管新型冠状病毒疫情仍在持续,中共在新疆的作为依然故我。近日挪威的维吾尔设计师卡德丽亚.吾甫尔在网络视频中,控诉她的母亲未经审判,而直接被中国政府送进监狱长达十年。“我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这位被监禁的维吾尔公务员的女儿说。

居住在挪威奥斯陆的卡德丽亚.吾甫尔,是在最近从一位知情人士那里得知,对方要求保持匿名,她50岁的母亲阿吉然木.肉孜在2019年被判处十年徒刑。吾甫尔表示母亲曾在阿克苏地区的新和县文化体育局担任会计20年,可能因为与她的海外关系而被判入狱。                                                                                                                                                                                                                                                                                                                                                                                                         
在被判刑之前,阿吉然木.肉孜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数众多的再教育营中被拘留了近两年,据信,当局自2017年4月以来,已经拘禁了180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阿吉然木.肉孜的关押表明,在该地区的大规模监禁运动中,即使长期为政府工作的公务员也不安全,当局经常将维吾尔族干部标为“两面派”,说他们这是对共产党统治的口头服务,但秘密进行反对国家镇压其族裔成员。

吾甫尔最近与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进行了访谈,谈到她决定在一系列网络视频见证中公开母亲的案件,以及自己如何在日常生活中应对母亲情况的不确定性,她说:

母亲为国家工作了20多年,唯一的犯罪就是将我送出了国外,以确保我的教育,让我增广见闻。 2015年5月,母亲在伊斯坦布尔和我一起待了一个月,当时我正在学习期间。 2017年6月,当局将她带到中国的一个所谓再教育营,饱受折磨。她在牢内,而我人在海外。

我已经忍受了这么多年的创伤。我一直试着在这段期间保持静默,因为我担心监狱内的情况可能会恶化,我很害怕,希望妈妈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可是现在我可以看到我担心的事情已经发生了。而且我来不及了。吾甫尔说,自从知道母亲未经审判,而直接被中国政府送进监狱长达10年后,她已没有理由再害怕了,母亲的刑期从2019年4月开始,吾甫尔说,她在新疆最亲密的家庭,甚至都不知道母亲已被送入监狱。她的入狱,却没有人收到当局的通知。吾甫尔表示,她的母亲总是说:“我的上帝是正义的。他就是这样,以至于他不会四处走动,要求人们进入今世生活,以便他可以教他们一堂课。他不会浪费时间:他会教人们这一辈子的课程,然后将他们送入地狱。”她总是这样说:“我知道,最终,中国政府将为自己所做的一切付出代价,因为我们所有人,无论我们做什么,无论我们如何对待他人,都将回报给我们。”吾甫尔说,我要尽我所能,在自己选择的设计领域中做到最好。我想用etles 这种维吾尔族和中亚的印花图案进行设计。我正在准备一个相关的项目。我想为维吾尔人创建一个品牌,并使它广为人知。我正在考虑这样的事情并进行必要的准备。以前,我一直以为我只会专注于自己的领域。但是现在我知道,我有力量专注于自己的领域和政治。我也没有理由再害怕了。

我仍然没有达到目标。我的目标不是在YouTube上获得一百万次观看。一百万或十个人可以在YouTube上观看我的视频。这对我并不重要。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我妈妈平安无事地离开了那里。我也希望维吾尔人过上自己的生活,全球意识不是我的最终目标,这仅仅是开始。她呼吁大家都站出来,也期盼国际人权组织为维吾尔人发声。最后,吾甫尔并要求中国政府无条件释放她的母亲。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