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中国做生意,不能以卑躬屈膝为代价

北京的NBA专卖店。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2019-10-10

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世界上最大、最强、也可以说是最残暴的极权国家。它剥夺了近14亿公民的基本人权。在中国,没有言论自由、思想自由、集会自由、宗教自由、行动自由或任何哪怕表面的政治自由。在“终身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共造出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先进的镇压机器。在中国西部的新疆,政府正在利用科技手段对维吾尔族穆斯林施行文化灭绝,其规模甚至超出它在西藏的做法。人权专家,新疆有超过100万人被关押在拘留营,另有200万人被迫接受“再教育”,其他人则受到无处不在的监控摄像头、人工智能和其他高科技手段的侵入性监视
这些都并非秘密。在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愈发明显地成为了一个奥威尔式国家;它不仅更严厉地打压本国公民,而且还把数字枷锁输出到世界各地的威权主义者那里。但不同于东德、朝鲜或种族隔离时期的南非这些我们曾经讨论过的流氓国家,美国和欧洲的立法者、西方媒体和世界上最大的企业很少正视中国的真实面目,它在日益对世界各地的人类自由构成关乎存亡的威胁。
我们为什么会纵容中国?一个词:资本主义。因为40年来,西方与中国的关系一直围绕着一个战略性失误,其严重程度,直到今天才触目惊心地显现出来。
 
许多来自左右两派的美国总统都认为,通过培育中国市场——加速其经济增长和技术成熟,同时给我们的企业带来10亿新工人和新客户——我们一定会让这个政权放松对人民的控制。就连把抨击中国作为竞选主题的唐纳德·特朗普,也主要是从市场的角度来看待这个国家。特朗普愿意急切地对中国发起一场毫无意义的贸易战,但当涉及数百万香港人抗议中国对他们日趋严重的专制统治时,他却宁愿保持沉默
好吧,有趣的是:西方有关中国的整个政治理论原来是个惊人的大错。在过去的半个世纪里,中国实现了迅猛的经济增长,使数亿民众摆脱了贫困。但是,中共政权并不需要用放松控制来换取发展。
一个更为黑暗的事实正浮现出来:中国的经济奇迹不仅没有解放中国人民。现在,它还经常走出国门,腐蚀我们其他人。
从休斯顿火箭队总经理达里尔·莫雷(Daryl Morey)发推(并迅速删除)表示支持香港示威者后,NBA草率而丢人的道歉,就能看到这一点。在遭到美国国会议员的强烈抗议后,NBA总裁萧华(Adam Silver)似乎放弃了卑躬屈膝的做法。
但这不能让我放下心来。NBA绝不是第一个对中国限制自由的做法退让的美国机构。好莱坞大型科技公司和各种消费品牌——从达美航空(Delta)到Zara——都非常愿意合作。这一事件正在蔓延:本周,美国视频游戏公司暴雪暂停了一名在直播中呼吁光复香港的玩家的参赛资格。据Deadspin报道,迪士尼旗下公司、曾与中国政府在中国的一些大型交易上密切合作的ESPN电视网警告主播,在谈论火箭队的争议时不要讨论中国政治。
公司的这种投降并不令人惊讶。对西方企业来说,中国市场太大、太有钱,根本不容忽视,更不用说对其施压或监管了。如果在中国做生意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成本是用外科手术抽出CEO的脊梁,许多企业会非常乐意提供担架和手术刀。
 
但情况只会变得更糟,我们玩这个游戏是愚蠢的。有一派观点认为美国不应该把中国当作敌人。中国人口远比美国为多,其经济将不可避免地超过我们,但这算不上是致命的威胁。在气候变化方面,世界面临一个巨大的集体行动问题,需要全球合作。按照这种观点,把中国当作敌人只会破坏我们自己的长期目标。
但这种观点忽略了与中国更大程度的经济和技术融合,对中国以外的所有人构成的威胁。它忽视了中国要求其合作伙伴做出的更大让步。它忽视了中国政权长寿的最重要的新因素:技术提供的诱人效率,让它对本国人口的控制达到了全新的水平。
曾经有一段时间,西方人认为互联网意味着共产主义政权的毁灭。2000年,美国总统比尔·克林顿(Bill Clinton)在一次演讲中敦促国会与中国实现贸易关系正常化,他的一句名言是:“毫无疑问,中国一直在努力打击互联网。祝他们好运!这有点像把果冻钉在墙上。”台下的外交政策专家们爆发出会意的笑声。
中国证明他们错了。它不仅找到了钉果冻的方法,它还变成了果冻木匠大师。通过在线监控、人脸识别、人工智能和社交媒体的宣传金矿,中国已经发动了一套工具,使其能够无形地、经常性地压制其公民,并且在几乎任何争议问题上,通过操纵人们的情绪和不满来塑造政治观点
这一套技能令我惊恐万分。中国或许不是在输出自己的政治意识形态,但通过大笔支出和贸易,它正在扩大自己在全球的影响力。中国的成功有可能成为世界的模板。在未来的几十年里,中国式的技术支持下的监控威权主义可能会取代民主——你可能已经注意到,民主在大西洋两岸的运转都不怎么好——成为世界上许多国家运作的模板。
我应该说,对于中国暴政的蔓延,我们有一些小理由感到乐观。两党对NBA最初向中国道歉的愤怒,确实表明美国立法者不愿让中国为所欲为。特朗普政府还做了一件聪明的事,将8家中国监控技术公司和几个警察部门列入黑名单,禁止它们与美国公司进行交易。
 
但是,要想在反抗中国独裁政权的斗争中看到点希望,我们需要我们的领导人能拿出更聪明、更持续的举措。对此我不太看好。
 

Farhad Manjoo于2018年成为《纽约时报》的观点专栏作者。此前他在时报科技板块撰写State of the Art专栏,著有《千真万确:学会生活在一个后事实时代》(True Enough: Learning to Live in a Post-Fact Society)一书。欢迎在Twitter(@fmanjoo)和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