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临抵制冬奥呼声,中国人权问题可能改善吗?

在上个月为媒体组织的2022年冬奥会场馆参观活动期间看到的北京奥林匹克塔。 Tingshu Wang/Reuters

2021-02-22

2008年北京举办夏季奥运会时,许多人认为——或至少希望——国际社会的关注将改善中国的人权状况。这没有发生。
 
现在,中国正在为北京举办的又一次奥运会倒计时,这次是明年2月开幕的冬季奥运会。因其剥夺承诺给香港的民主自由,以及在新疆大规模拘禁维吾尔族穆斯林等侵犯人权行为,中国正面临着越来越多的抵制冬奥会的呼声。
然而,世界自2008年以来已经发生了变化。如今几乎没人相信举办奥运会将改善中国的行为。
2008年时,为表明有资格当主办方,中国领导人至少承诺了在基本的民主自由方面做出让步。现在的领导人习近平自信得多,既没有做出妥协的倾向,也没有需要妥协的压力。中国也不再是一个新兴的资本主义大国,而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正在竞争全球影响力上与美国正面交锋。
 
美国、加拿大和英国的民选官员已在呼吁他们的国家放弃参加冬奥会,数十个人权组织也发出了同样的呼吁。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等其他机构则表示,即使冬奥会按计划举行,政府官员、文化人士和赞助商也应该拒绝出席。
“任何形式的参与都将被视为是对中国共产党威权统治的认可,以及对公民权利和人权的公然漠视,”本月起草的一封呼吁抵制的公开信这样写道,全球180多个倡导团体已在信上签名,其中包括许多关注西藏、香港和维吾尔人的团体。
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国家宣布要抵制。这些呼吁也面临国际奥委会(International Olympic Committee)的反对,其宪章提倡“体验的乐趣、优秀榜样的教育价值、社会责任,以及对普世基本道德原则的尊重”。
在国际奥委会和奥运会大型赞助商等国际实体眼里,仅就经济势力而言,中国的影响力已超出以往。中国也已展示了自己将贸易作为地缘政治胁迫工具的意愿,正如澳大利亚已从一系列针对其煤炭、葡萄酒和其他出口商品的惩罚性措施中学到的那样。
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奥运展览中心看到的展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屏幕。

本月早些时候,在北京奥运展览中心看到的展示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屏幕。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就连体育比赛也不例外。仅因为一条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推文,中国政府就暂停了转播美国国家篮球协会(National Basketball Association,简称NBA)的赛事。在英国足球超级联赛(English Premier League)一支知名球队的球员谴责了中国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后,它也采取了同样的做法。
“中国政府现在越来越强大,影响力也越来越大,”滕彪律师说,他曾在2008年因批评中国的奥运筹备工作在北京被拘留。“他们有制裁那些对现政权持批评态度者的砝码。”
 
如果观看奥运会的人数少,国际奥委会与赞助商和转播商一样,都会有巨大损失。
“我们也希望通过奥运会,感受运动的激情与精彩,以及中国在筹办方做出的出色工作,”国家通讯社新华社引用国际奥委会主席托马斯·巴赫(Thomas Bach)的话说。巴赫在接受新华社采访前,曾在今年1月与习近平通电话讨论最新筹备工作。
2015年,在几个欧洲城市以成本过高为由退出申办后,北京获得了2022年冬奥会的主办权。中国击败了仅剩的竞争对手——同是威权国家的哈萨克斯坦的主要城市阿拉木图。投票结果是44票对40票。
北京将成为第一个既举办夏季奥运会又举办冬季奥运会的城市,但中国并不以冬季运动闻名,该国直到2002年才在速滑项目上获得了第一枚冬奥会金牌。但习近平已为中国制定了让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上个月接受采访时对这个目标赞不绝口。
“中国冰雪!”习近平在一次视察未来奥运会场馆时振臂高呼,这个场面出现在今年2月4日播出的冬奥会开幕倒计时一周年活动视频中。
2022年冬奥会总预算估计为30亿美元,中国通过重新利用2008年夏季奥运会的一些标志性场馆,包括再次在“鸟巢”举办开幕式和闭幕式,以及将举办游泳比赛的“水立方”改为冰壶比赛场馆,压低了预算。
被称为“鸟巢”的北京国家体育场是为2008年的夏季奥运会建造的,它将在2022年冬奥会上再次得到使用。

被称为“鸟巢”的北京国家体育场是为2008年的夏季奥运会建造的,它将在2022年冬奥会上再次得到使用。 Mark Schiefelbein/Associated Press

户外滑雪比赛将在首都西北的延庆和张家口举行,现已开通的新高铁线将赛场通往北京的行程缩短到不足一小时。该地区每年的降雪量通常只有五厘米也无关紧要,雪不够,人来造。
中国愿意为举办奥运会花必要的资金,这是让中国对国际奥委会来说必不可少的部分原因。现在纽约亨特学院(Hunter College)任教的律师滕彪,是去年10月与国际奥委会官员见面、要求对中国施加更大压力的人之一。
 
“他们没有向中国政府提出基本人权问题的任何打算,”他说。“他们不会那样做。”
国际奥委会发表了一份由未署名发言人写的书面声明予以回应。声明称,国际奥委会“既没有授权也没有能力改变一个主权国家的法律或政治制度”。
批评中国的人士提出的许多指控,在2008年之前就一直困扰着中国。他们指出,中国缺乏政治和宗教自由,审查无处不在,长期对西藏进行镇压,中华人民共和国1949年成立后通过武力将西藏纳入其版图。
北京对香港和新疆的打击行动发生在获得2022年冬奥会主办权之后,这增加了举办的风险。中国仍将两名加拿大人拘留的做法也是一个问题,这两名加拿大人被捕与美国要求加拿大引渡中国电信设备巨头华为的一名高管的争端有关。
特朗普政府在执政期间采取的最后行动包括,宣布中国在新疆的行为构成种族灭绝罪,这个认定加大了美国抵制冬奥会的影响力。
呼吁抵制北京冬奥会的活动人士引用的理由之一是中国政府镇压香港异见人士。

呼吁抵制北京冬奥会的活动人士引用的理由之一是中国政府镇压香港异见人士。 Lam Yik Fei for The New York Times

在批评人士看来,中国的行为给民主国家和国际奥委会带来了一个挑战:如果将100多万人关进拘禁营够不上被取消资格的话,什么才够得上呢?
一些人甚至将2022年的冬奥会与纳粹德国1936年举办的夏季奥运会进行比较,他们说,将奥运会的主办权授予一个被指控大规模拘禁少数民族的国家,在道德上不能原谅。
 
“这肯定让人感到不舒服,”曼迪·麦基翁(Mandie McKeown)说,她是国际西藏网络(International Tibet Network)的执行主任,帮助组织了呼吁抵制的公开信。
“我认为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将(北京冬奥会)与1936年的奥运会联系起来,与我们现在对那次奥运会的看法联系起来,”她补充说。“允许那次奥运会发生是一个巨大的尴尬。我们正再次走到这一步,而这次,我们都眼睁睁地看到了正在发生的事情。”
拜登总统的政府对抵制表示了矛盾的态度,但据说他的一些竞选顾问提出过与其他国家联合抵制的想法。
白宫新闻秘书珍·普萨基(Jen Psaki)暗示,还没有考虑抵制的问题。“就北京冬奥会而言,目前还没有改变我们的态度或计划的讨论。”
上一次对奥运会意义重大的抵制发生在1984年的洛杉矶夏季奥运会上,苏联及其盟友没有参加那次奥运会,以此报复1980年苏联入侵阿富汗后,美国带头抵制莫斯科奥运会。
北京现在面临的压力与2014年索契冬奥会之前俄罗斯面临的压力没有太大的不同。尽管因为俄罗斯发布了一项把“同性恋宣传”定为非法的新法律,有人呼吁抵制,但没有发生抵制,虽然大多数世界领导人没有出席。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的胡丹(Minky Worden)说,抵制2022年冬奥会的运动可能会给赞助商和游客带来压力,胡丹研究中国参与奥林匹克运动已有20多年。
“抵制有很多象征意义,但这不是人权团体的唯一武器,”她说。
从中国的角度来看,它似乎一点也不担心,甚至有点挑战。
“如果哪个国家受极端势力蛊惑采取抵制北京冬奥会的实际行动,北京一定会予以猛烈报复,”中共旗下的民族主义报纸《环球时报》本月这样写道
中国已在筹备争取另一届奥运会的主办权,让成都和重庆成为2032年夏季奥运会的潜在东道主。
 

Tariq Panja对本文有报道贡献,Claire Fu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Steven Lee Myers是《纽约时报》北京分社社长。他自1989年加入时报,曾在莫斯科、巴格达和华盛顿多地进行报道。他著有《新沙皇:弗拉基米尔·普京的崛起和统治》(The New Tsar: The Rise and Reign of Vladimir Putin)一书。欢迎在TwitterFacebook上关注他。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