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前再教育营被拘留者披露妇女遭性侵内幕

新疆拘留营幸存者披露:营内时常发生强奸和性侵维族妇女事件 Photo: RFA

2021-02-19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近日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数位在新疆“再教育营“中曾目睹或被迫协助当局强奸、性侵或酷刑折磨维吾尔妇女的报道,成为中国再次与西方国家争执的焦点。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记者会上抨击了该报告的可信度,并指责英国广播公司的报道是“毫无依据”。而中国官方媒体也一直在努力抹杀当局有计划地强奸被拘留者的指控。在北京对受访妇女们的抹黑诋毁后,前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呼吁全球进入新疆。

在中国官方媒体指责她们捏造蓄意强奸被拘留妇女的故事之后,几名以前被拘xcon留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再教育营的女性,呼吁北京允许国际监督人员调查该地区侵犯人权的报道。

近日,英国广播公司(BBC)的一份报道,包括对四名妇女的采访,她们讲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庞大的再教育营网络中被“系统地强奸,性虐待和折磨”,据信,自2017年初以来,中国当局在再教育营中拘捕了多达180万维吾尔人,以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

中国外交部和官方媒体迅速以谎言形式驳回了该报道,再次声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没有再教育营,并抨击了与BBC对话的妇女的信誉。

该报道援引的一位妇女齐亚乌敦(Tursunay Ziawudun)说,她在逃离中国并移居美国之前,在一个营地里呆了9个月。她告诉英国广播公司,“每晚”都有妇女被从牢房中带走,被蒙面的中国男人强奸,而她自己曾遭受酷刑,并三次被轮奸。

齐亚乌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他们的罪行及压迫使我们惊醒。如果调查人员能够回去看看那里发生了什么,我将与他们一起同去。”

报道还引述了哈萨克人阿瓦尔汗(Gulzira Auelkhan)的话说,在营地的18个月中,她被迫将被拘留者铐在床上,脱下衣服,在屋外等候,等待各种中国男子进入,然后在他们离开之后,帮助被拘留者洗澡。

哈萨克裔教师萨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也曾被迫在营地工作,她向英国广播公司描述,一名妇女在约100名被拘留者面前被轮奸。而一位名叫西迪克Qelbinur Sidik的乌兹别克斯坦老师则详细介绍了酷刑,包括将电棍插入妇女体内和鸡奸,以及接受使被拘留者绝育的“疫苗”。

西迪克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如果中国声称新疆自治区没有难民营,并且由于共产党的统治,该地区的少数民族过着幸福和富裕的生活,“他们应该让人们去看看真相。”

她说:“他们应该开放边界。 我们应该能够毫无顾虑地进出。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最简单的办法就是让我们见见我们的亲戚。已经四年了。”

从2018年10月开始,北京承认拘留营的存在,但将其描述为自愿的“职业中心”,尽管自由亚洲电台的报道发现,被拘留者大多在恶劣的条件下被拘禁,并被迫忍受不人道待遇和政治灌输。

尽管前被拘留者报告了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营地发生的个别的强奸和性虐待事件,但英国广播公司的调查提供了一些最可憎的证据,表明这种做法是系统地和广泛地发生的。

英国广播公司报告之后,由意大利都灵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推出的专注于中国宗教信仰的网站寒冬Bitter Winter的报告,该网站援引了几位目前生活在外国的哈萨克人的话,称对哈萨克人的性虐待夏令营也是“有规律的,而不是偶发性,尤其是对于小男孩而言。”

新疆伊宁的一所拘留营(路透社资料图)

新疆伊宁的一所拘留营(路透社资料图)

一些专家认为,虽然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和中央政府其他高层官员可能未下令进行此类虐待,但他们极不可能不知道这种虐待。

为回应该报告,由200多名来自全球的立法者组成的对华政策跨国(IPAC)的成员,呼吁对这一地区的指控和其他侵权行为,进行联合国牵头或国际法律调查。美国国务院表示对该报告“深感不安”,呼吁进行调查,并重申华盛顿在1月20日的指称,中国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政策等同于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在2月3日于北京举行的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就此进行了辩护,认为英国广播公司的报告是“毫无依据地抹黑诋毁”。

汪文斌说:“此前报告中的一些受访者原来是散布虚假信息的演员,”他没有提供任何证据证明他的说法。

一天后,《环球时报》官媒援引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员贾春阳的话说,故事中引用的所有妇女,都是受到企图伤害中国的外国组织的修饰和“购买”的。

贾春阳说:“据我所知,以前该地区的一些维吾尔人是由海外分裂主义分子招募的,并将其所有资产出售给国外。由于语言障碍,受教育程度和职业技能的限制,他们很难在海外谋生。”

他并补充说:“东突厥斯坦的分离主义分子和恐怖组织,通常会找到联系这些人的方式,并哄骗他们撒谎,以诽谤中国。”

新疆乌鲁木齐街头的维吾尔妇女,背景为持枪的武警。(美联社资料图)

新疆乌鲁木齐街头的维吾尔妇女,背景为持枪的武警。(美联社资料图)

 

中国的辩护人还指出,齐亚乌敦对再教育营中的系统性强奸,性侵犯和酷刑的描述是英国广播公司报告的核心内容,她是在流亡团体维吾尔人权项目的帮助下来到美国的,并正在寻求庇护。

《环球时报》继续攻击了萨吾提拜和西迪克,以及达吾特,图尔孙和耶利洛娃,所有证明自己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营地”学习或任教的时间的女性。

同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新闻发布会上向记者展示了一张达吾特在2020年7月接受英国广播公司采访时的照片,指责她是“女演员”,并声称她从未在再教育营里生活过,也从未做过强制绝育手术,这是因为达吾特曾为此多次作证。

齐亚乌敦Ziawudun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对她在逃离中国之前与维吾尔流亡者团体 “有联系”的指控是毫无根据的。

齐亚乌敦说:“当我离开时……中国警察警告我不要与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或其他维吾尔组织取得联系,也不要陷入他们的'阴谋诡计'。”

“不只是我:他们每天在营地洗脑时,他们向我们介绍了外国的维吾尔人组织……否则,我们甚至都不知道。”

耶利洛娃(Jelilova)是维吾尔人,在哈萨克斯坦出生成长。她在前往乌鲁木齐的商务旅行中被拘留,并在2017年至2018年的15个月内呆在三个不同的再教育营,她也拒绝了北京抹黑她的证词的努力。

她在目前居住的法国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我是哈萨克斯坦公民。 我在哪里知道监狱和营地的名称?”

“ [[我回到哈萨克斯坦之后]中国自己写了一封信,称我是恐怖分子。他们注意到我被拘留时将此信送到哈萨克斯坦。我将以此作为法庭证据……他们如何否认呢?”

图尔孙自2018年以来一直在美国居住,并已在美国国会以及各种媒体上作证。

她说,北京为抹黑她的努力已摧毁了她的家庭。:“我作证后……中国让我的父母和哥哥对我作虚假内容攻击我。自从我与父母和兄弟姐妹接触以来已经快四年了。我失去了丈夫。我失去了一个孩子。在将中国带到国际法院之前,我不会停止。”

达吾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努力将她描绘成分裂团体的“女演员”并不会阻止她向世人讲述她所承受的一切。

她说:“中国政府认为,可以通过将我们关在营地,压迫我们,强奸我们和洗脑我们来结束维吾尔妇女,但他们增强了我们的决心。我们正在谈论创伤。”

尽管国际上对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政策进行了越来越多的审查和谴责,但北京仍无意扭转这一趋势。据官方网站新华网的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于2月6日告诉中央党组检查工作组,他将继续努力,以确保该地区“稳定发展与改革的扎实工作”。

萨吾提拜(Sauytbay)于2020年3月获得美国国务院“勇气女性”奖,现在居住在瑞典,她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对于中国否认其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的滥权行为,她并不感到惊讶。

萨吾提拜说:“中国共产党的所有政策都是以谎言为基础,并在谎言中找到进一步的发展。”

“我们必须反驳他们的谎言。我们必须继续争取让人们可以返回自己的家乡。我们一定不能放弃。”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