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流亡组织要求国际奥委会重新考虑中国举办冬奥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在布鲁塞尔抗议中国迫害新疆人权。(法新社资料图片)

2020-08-20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要求国际奥委会(IOC)重新考虑在北京举行2022年冬季奥运会,理由是国家支持的对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穆斯林的侵犯权利行为。而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2016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设立的训练中心,也受到了美国国会议员的关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有关情况。

总部位于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表示,已于八月十三日向国际奥委会道德委员会提起正式申诉,指称国际奥委会的行为违反了《奥林匹克宪章》,尽管“有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的可核实证据”,但拒绝重新考虑将北京作为奥运会的主办国。

伦敦维权律师迈克·波拉克(Michael Polak)提交的申诉中,提到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证据,该证据表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发生的许多危害人类罪,包括在再教育营中任意拘留,酷刑,压制性安全和监视以及强迫劳动与奴隶制。

该申诉报告还包括了6月公布的一份报告,该报告指出,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针对维吾尔人的强迫绝育和堕胎数量急剧增加,德国研究人员郑国恩(Adrian Zenz)得出结论认为,这可能是联合国定义下由政府主导的种族灭绝运动。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表示,在北京举行奥运会,可以看作是对该地区镇压的支持,并且鉴于中国供应链的不透明性,“国际奥委会很可能直接参与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人民的国际罪行”,因为它将无法确保竞赛中使用的技术或商品中的纺织物品不是出于强迫劳动。

波拉克说,在北京举行奥运会违反了国际奥委会根据《奥林匹克宪章》《行为守则》第2条所承担的义务,即“不以可能损害奥林匹克运动声誉的方式行事”。他说:“我们希望道德委员会,将处理我们摆在他们面前的问题,并呼吁如果继续对维吾尔人实施国际承认的罪行,则要取消2022年奥运会。”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表示,如果国际奥委会允许中国主办奥运会,“这将成为历史上可耻的决定。”他说:“国际奥委会再也不能宣称,对中国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一无所知。如果国际奥委会允许中国主办2022年冬季奥运会,它将故意并有意放弃支撑奥林匹克运动的价值观和原则”。

针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申诉,国际奥委会告诉路透社,“它必须在所有全球政治问题上保持中立,”并补充说,它已经得到中国政府的保证,“在奥运会的背景下,将尊重《奥林匹克宪章》的原则。”

中国外交部在对路透社的回应中,指责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与恐怖组织有多重关系”,并驳斥其声称是“荒唐可笑”。

允许北京举办奥运会,国际奥委会还面临着美国国会议员的压力。去年12月,佛罗里达州联邦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提出了对中国政策的直言不讳的立场,他是美国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联合主席,另外九名国会议员呼吁委员会加快执行议程。要求主办城市在冬季奥运会之前,坚持权利保护,理由是有报道称新疆发生了广泛的虐待事件。

该月晚些时候,卢比奥和密苏里州参议员约什·霍利敦促美国全国广播公司拒绝转播该赛事。该公司在五年前以77.5亿美元的价格购买了到2032年奥运会的转播权。这是因为中国对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人和其他侵犯人权的行为。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在布鲁塞尔抗议中国迫害新疆人权。(法新社资料图片)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在布鲁塞尔抗议中国迫害新疆人权。(法新社资料图片)
 

左倾的民意杂志《国家》(The Nation)也表达了观点,体育编辑戴夫·兹林(Dave Zirin)在8月3日的专栏中指出,中国对待维吾尔人及其对香港的镇压“与《奥林匹克宪章》中所载的原则发生了巨大冲突。” 他指责国际奥委会:“在获得中国的保证,主办奥运会将促进人权方面的改善之后,将2008年夏季奥运会交给了北京举办。显而易见,这没有发生。”

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于5月被任命为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委员,他当时对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说,国际社会切不可“重复1936年柏林奥运会的错误,这些错误颂扬了希特勒的纳粹德国”。

希特勒曾试图利用奥运会为契机,来宣传他的种族至上和反犹太主义思想,纳粹党宣布应禁止黑人和犹太运动员参加比赛。只有当参加比赛的国家威胁要抵制时,希特勒才态度软化。

特克尔说,如果北京未能遵行结束它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虐待行为的呼吁,美国奥委会应考虑抵制奥运会,“除非它希望我们的美国运动员,在集中营的阴影下进行比赛”。

此外,美国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 ESPN,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NBA在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业务往来的深入调查报告,北京因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迫害政策而受到国际批评。该报告由史蒂夫·法纳鲁(Steve Fainaru)和马克·法纳鲁·瓦达(Mark Fainaru-Wada)合着,特别着重于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NBA 2016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开设的一所精英训练中心,稍后不久,中国当局即开始在该地区建立为数众多的再教育营。自2017年4月以来,已容纳180万人。记者们发现了令人不安的有关人身虐待的指控,以及这所训练中心的许多其他问题。而该中心的开设时间,则对美国男子职业篮球联盟NBA对当地人权状况的了解,换言之就是他们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运营,提出了棘手的道德问题。居住在该地区的美国职篮联盟球员和其他员工向记者反映,他们所居住的严酷安全措施,与当地人所面临的严峻情况相似。

长期以来,美国职篮联盟将精英训练中心描述为通过体育促进文化交流以及识别和培训中国体育市场未来人才的一种方法。但是到了2018年,随着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占多数的镇压的新闻,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广泛传播,由共和党参议员玛莎·布莱克本领导的多位国会议员,开始要求美国职篮联盟负责。 美国职篮联盟称它在2019年春季,关闭了乌鲁木齐训练中心,但美国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ESPN和其他媒体的报道称,该训练中心直到年2019年6月下旬仍在运作,这促使布莱克本和其他国会议员继续向联盟寻求答案。上周,布莱克本和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联合主席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写信给美国职篮联盟主席亚当·肖华(Adam Silver),要求他澄清联盟离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日期,并呼吁联盟“站起来”反对中国政府的侵权行为。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最近与美国娛樂與體育節目電視網ESPN的史蒂夫·费纳鲁(Steve Fainaru)进行了访谈,后者讨论了他能够发现的关于乌鲁木齐市美国职篮联盟训练中心及其领导层对人权立场的批评。他还指出,在美国职篮联盟领导人大声疾呼支持美国的“黑人的命也是命”(BLM)运动的同时,职篮联盟领导人拒绝对中国的人权发表评论是虚伪的。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还与维吾尔运动员伊里沙提.伊斯拉木Ilshat Islam进行了访谈,他目前在荷兰生活并执教足球,讲述了自己在中国体育系统中的经历,其中包括身体虐待和种族主义。伊斯拉木获得了中国超级联赛足球运动员的合同,但他表示,俱乐部老板在知道他是维吾尔人后和他解约。

当自由亚洲电台问史蒂夫·费纳鲁,该精英训练中心有多少受训人员是维吾尔人,他们面临了什么样的虐待时,费纳鲁回答说,美国职篮联盟告诉我们的是,在这所训练中心里70%的球员是维吾尔人或其他少数族裔。美国职篮联盟球员也这样告诉过我们。而且,实际上,许多教练也是维吾尔人。美国教练抱怨说,该训练中心的中国教练有时会辱骂一些球员,要么打他们,要么向他们扔球。这也是美国教练在其他两个[山东和浙江省] 训练中心中发现的事情。在这方面,新疆的独特之处在于,由于安全形势严峻,美国人面临着很多挑战,与居住在乌鲁木齐等地的人们所面临的安全限制相同。

自由亚洲电台又问:关于维吾尔人问题,美国职篮联盟到底怎么说?

费纳鲁表示,我们要求美国职篮联盟对新疆的人权发表评论-我不知道有多少不同的时候和多少不同的方式-而他们根本不会触及。他们不会发表评论。我认为这个情况是不言而喻的。他们只是不愿意像在美国那样对待中国的人权。这是同一个世界,所以对于某些人来说,我认为那里存在伪善的成分。

最近,我们给了他们机会谈论人权状况,他们拒绝了。我只能推测为什么他们不这样做。我们采访了负责监督美国职篮联盟国际运作的副专员马克·塔图(Mark Tatum),他回答我们的话基本上是:“我不需要对世界上每一个人权状况都发表评论。”

而自由亚洲电台问伊里沙提.伊斯拉木,关于中国教练在训练期间是否经常虐待运动员时,伊斯拉木说:教练在中国打球员是非常“正常”的情况。教练们不关心球员的年龄-如果他们犯了一个小错误,或者如果他们没有做被告知的事情,教练们就会殴打球员以“教他们一堂课”。无论是足球还是篮球,对维吾尔运动员的歧视都是非常严重的。伊斯拉木说,我知道维吾尔专业运动员会经历什么,因为我自己也经历过。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