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团体吁终结新疆强迫劳动 向服饰品牌施压

2020-07-23

在美国本周对11间涉嫌参与新疆强迫劳动的中国公司施行制裁后,全球超过190个劳权与人权组织周四发动另一项全球倡议行动,呼吁所有服饰品牌与零售商停止使用涉及新疆强迫劳动的原料,并与在新疆营运工厂的中国供应商断绝合作关系。

(德国之声中文网) 全球超过190个劳工权益团体与维吾尔人权团体周四 (7月23日) 发起一个名为“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的国际联盟,呼吁所有服饰品牌与零售商停止使用涉及新疆强迫劳动的原料及产物,并停止成为中国迫害维吾尔人的“共犯”。

致力推动废除奴隶制度的“反奴隶制国际”(Anti-Slavery International) 执行长欧康诺尔 (Jasmine O’Connor) 表示:“现在是服装品牌丶各国政府与国际组织用行动来对抗新疆强迫劳动的时刻。服装品牌必须透过将供应链移出新疆并终结与该地区供应商的合作关系,来确保他们没有透过剥削新疆当地的维吾尔人与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来获利。”

过去几个月,全球多家媒体与智库纷纷揭露新疆政府将大量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转至新疆与中国各地的工厂进行强迫劳动,“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也在今年3月发布的研究报告中指出,中国系统性地将至少8万名维吾尔人转移至中国9个省份的工厂,统计显示至少有27间工厂参与了“强迫劳动”计画。

该报告还点出,至少有83间国际公司的供应链中都使用了这27间工厂所生产的原料,其中包含耐克丶阿迪达斯丶Zara丶Gap等服饰品牌。

参与该报告研究的澳大利亚新疆议题专家雷国俊 (James Leibold) 告诉德国之声,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施行的“强迫劳动”是新疆再教育营的延伸,促使中国政府开始将维吾尔人从新疆转移至工厂的其中一个因素,可能与中国政府对于经济发展迟缓的担忧有关。

此外,今年5月中国官媒央视的一则报导也证实,中国政府在今年1月至4月期间依照中国国务院“脱贫攻坚”的策略,在新疆针对贫困家庭施行“有组织的转移就业”,总共有29.2万人参与了这项计画。

报导还指出,新疆政府计划未来三年持续推动“扶贫规划”,将南疆四州被列为“深度贫困县”的22个县市的1.1万劳动人力分派至兵团丶国有企业丶纺织服装丶建筑施工企业。

专门研究新疆文化的美国学者雷风 (Darren Byler) 向德国之声表示,各国政府应该投入更多资源进行相关的研究,因为相关资讯是可以透过追踪丶挖掘与分析各种公开资讯来验证的。他向德国之声表示:“除了公开资讯外,各国政府也能透过微信与中国官媒发出的各种报导来追踪维吾尔人在哪些工厂进行强迫劳动,以及了解他们通常是从事什麽样的工作。”

三作法让服饰品牌与强迫劳动脱钩

“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的研究发现,全球服装品牌每年仍使用上百万吨来自新疆的棉花与纱,而全球每5件棉制衣服中,便有一件参杂了新疆强迫劳动所产出的原料。

此外,该联盟也指控许多服装品牌与涉及强迫劳动的中国公司都有合作关系,所以即便大型公司都对外称他们无法忍受供应商出现强迫劳动的情况,该联盟批评这些公司仍无法清楚保证在与这些中国公司合作时,他们将如何确保供应商的劳动条件符合国际标准。

在全球推动企业社会责任的Interfaith Center on Corporate Responsibility的资深人权主任施林 (David Schilling) 表示:“由于国际社会很难透过实际作为来降低新疆强迫劳动对产业带来的影响,所以服装品牌与零售商一定要采取足够的对策与跟新疆有连结的中国供应商终止合作关系,这样他们才能确实遵守符合联合国定义的人权规范。”

为了确保全球服装品牌都能加入他们的倡议行动,“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提出了三项具体的作法,包含要求服装品牌停止使用新疆出产的棉花丶纱或是纺织品,与在新疆有营运工厂并接受中国政府补助的供应商断绝合作关系,并禁止任何在新疆以外地区营运工厂的供应商参与中国政府主导的“援疆”强迫劳动计画。

总部位于华府的维吾尔人权项目是“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的其中一个成员组织,该组织的资深倡议与传播经理艾文 (Peter Irwin) 在接受德国之声访问时表示,该联盟已积极与各大服饰品牌联系,并清楚表明他们将持续追踪各品牌审视供应链的强迫劳动情形的进度。

Indien Proteste in Unterstützung der chinesichen Uiguren (Getty Images/AFP/P. Paranjpe)

为了确保全球服装品牌都能加入他们的倡议行动,“结束维吾尔地区强制劳动联盟”提出了三项具体的作法,包含要求服装品牌停止使用新疆出产的棉花丶纱或是纺织品,与在新疆有营运工厂并接受中国政府补助的供应商断绝合作关系,并禁止任何在新疆以外地区营运工厂的供应商参与中国政府主导的“援疆”强迫劳动计画。

艾文说:“我们希望不用从政府端向各服装品牌施压,各公司便会自行展开确保供应链无新疆强迫劳动元素的相关工作,但实际情况仍要取决于各公司是否有决心要将供应链移出新疆。虽然各国政府有方法去约束服装品牌,但这种作法通常比较缺乏效率,因为供应链与国际商务都相对复杂。然而,这些服装品牌有义务对消费者与社会表明,强迫劳动是不好的,且他们一定得尽一切努力杜绝强迫劳动。”

此外,清洁成衣运动 (Clean Clothes Campaign) 的紧急倡议行动专员杨政贤也告诉德国之声,不论各国政府是否投入终结新疆地区强迫劳动的行列,服装与家庭用品品牌跟零售商都应该要防止供应链中出现强迫劳动的情形,并确保他们的商业活动没有在助长这类型的人权迫害。

杨政贤告诉德国之声:“欧洲政府正在慢慢的建立相关机制来确保企业有责任保护人权,但东亚地区的各国政府,离这个目标仍十分遥远。随着东亚逐渐成为一个越来越大的服装市场,各品牌必须主动的去避免人权迫害的情况,不论各国政府的政策为何。”

© 2020德国之声版权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受到着作权法保护,如无德国之声特别授权,不得擅自使用。任何不当行为都将导致追偿,并受到刑事追究。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