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前营地被拘留者在新疆库尔勒市“延期”服刑

社交媒体上广泛共享的一张图片据称显示了2020年3月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库拉(Kuerle)市的一群被拘留者。(社媒图片)

2020-08-27

消息人士称,中国西北地区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的许多前维吾尔族再教育营中被拘留者,目前正在服“延期”监禁,这可能是由于该地区监狱系统已经人满为患,以至于监狱和拘留所已被重新用于容纳过多的被拘留者。此外,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将成为一项新的工作安置方案的一部分,这直接与中国政府的说法相矛盾,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情况。

据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最近得到的消息指出,位于新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第二大城市库尔勒市的前被拘留者,在家里服延期徒刑,但受到严格的限制。

消息人士以担心遭到报复为由拒绝透露姓名,他们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那些在家延期服刑的人。生活在不断而严密的监视和监控之下,必须定期向警察报告,他们在找工作和经济上支持自己和家人方面遇到困难。

这个说法出自于近年来的多方迹象显示,即四个已知的库尔勒再教育营中的被拘留者,人数已经过大,以至于监狱和拘留所已被重新用于容纳过多的被拘留者。

自由亚洲电台与库尔勒司法厅的一名维吾尔族雇员进行了交谈,当被问及地方当局如何处理拘留人数过多的问题时,她将问题推给“负责这些事务的人”,并说:“您输入的号码有误”。但是,自由亚洲电台还与维吾尔族警官进行了交谈,维吾尔族警官证实,仅在库尔勒(Korla)的疏勒Yengisheher区辖下的维吾尔族就有20多名正在监狱外服刑。她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其中有25人正在服刑,但他们是在监狱外而不是在监狱里服刑。如果他们犯任何类型的错误,将依法处理。”

该官员说,这25人已被判处三年徒刑,“五年内”服刑,尽管目前尚不清楚是在五年内结束还是在五年内开始服刑。 当被问及是否因为没有地方让他们被判缓刑时,警官最初说“是”,但又补充说“说实话,我不清楚情况”。该官员还说,尽管她确实确认了该市开发区至少存在一个营地,但她无法回答有关库尔勒再教育营中关押着多少人,或该地区有多少所监狱的问题。

自由亚洲电台与两名目前流亡国外的维吾尔法律专家,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律制度进行了访谈。一名前律师巴特雅.奥玛尔Bahtiyar Omer现居住在挪威,一名前警察尤渥斯Yolwas-现在已移居瑞典,讨论有关缓刑的做法。根据奥玛尔的说法,通常缓刑适用于已判处死刑而将其处决推迟一两年的人。他说,由于两种可能性,库尔勒的判决可能被推迟。

奥玛尔表示:“更有可能的是,监狱中没有剩余空间,因为自2009年7月5日烏魯木齊「7·5」事件以来,监狱一直非常拥挤,”他指的是2009年7月5日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市爆發的持續三日的大規模騷亂與暴力活動。根据中国官方数据,造成汉人死亡约200人,受伤1,700人。维吾尔维权团体则说,这一数字要高得多。奥玛尔说:“他们很可能将这些延期的三年徒刑判处五年以上,因为监狱中根本没有剩余空间。另一种可能性是他们想摧残老百姓的精神和心理,这是他们残酷的方法之一,这很有可能” 。

尤渥斯也为库尔勒(Korla)的缓刑措施提供了两个可能的原因。他说:“一种可能性是,由于监狱和拘留所中已满是服刑的人,他们无法与所有人民打交道,因此会使用延期徒刑。”他说,更可能的情况是“这些人基本上没有犯罪,但当局不想让他们自由生活”。他说:“鉴于当前的政治局势,当局无法让他们从拘留营离开,因此他们有可能被指控犯有这些罪行,以作为对其进行简单控制的一种方式”。库尔勒市的总人口约为55万,其中约30%为维吾尔人,而该市每个乡镇,村庄和地区的人口平均约为50,000。根据这些统计数据,在疏勒地区有25名囚犯正在服缓刑,奥玛尔和尤渥斯都估计,疏勒的维吾尔族人口在10,000至15,000之间,其中2,000至3,000的维吾尔人,可能被以某种形式拘留。

在美国以及欧盟和联合国的压力下,专家们认为,中国政府已开始将囚禁在拘留营中的维吾尔人判刑入狱,为拘留提供法律掩护。

但是,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一些维吾尔人和其他被拘留者,正以强迫劳动的名义,被转移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和外地的工厂,其幌子是获得与其所谓的职业培训有关的就业机会。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最近获得了一份文件的副本,该文件已由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府在7月13日散发,称其计划在未来三年内,雇用19,000人从事建筑工作。文件中列出的工作中心的一名汉族职员说,大多数人将包括被拘留者。

目前尚不清楚被纳入巴音郭楞工作计划的被拘留者,是否会像八月初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报导的那样,在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喀什地区的麦盖提(Maigaiti)县城,被转移到强迫劳动环境或“居住区”。

在那份报告中,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已经建立了一个特殊的,限制进入的居住区,以安置被指控犯有较轻“罪行”的再教育营被拘留者。这需要学习普通话,同时在当地几个工厂雇用被拘留者。

消息人士说,对居民进行严格监控,并使其参加强制性的政治灌输课程,以及涉及“自我检讨”和“”交待”的会议,而未经特别许可,禁止出入该地区。

该地区被称为“第十四居委会”,允许被拘留者与家人同住,但与再教育营的区别不大。

近几个月来,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从再教育营系统迁移到其他形式的任意拘留似乎加速了。3月,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巴音郭楞的若羌县的所有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已被送进监狱或中国内地的部分地区。

据称,在社交媒体平台上流传的图像表明,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正在各种形式的拘留,监禁和可能的强迫劳动计划之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和外地转移。

一张广为流传的图像似乎显示,成排的人们穿着类似的蓝色连身裤,戴着口罩,拿着个人物品的袋子,站立在公共广场(据说是在库尔勒)。

维吾尔人维权团体的专家和成员相信,这样的图片显示了被拘留者从营地转移到监狱或工厂,在那里,他们被要求从事强迫劳动。

就业中心的消息人士称,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南部地区的成千上万的人,将在未来几年被雇用从事建筑工作,这些人目前都被拘留在再教育营。

由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政府分发的文件称计划在未来三年内,雇用19,000人从事建筑工作。该计划是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指导思想”下制定的,是该地区实现稳定与和平战略的一部分,而该战略已使维吾尔族与自1990年代以来人数日益增长的汉人之间,产生了动荡和紧张关系。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几个政府办公室,并与县党委的一名汉族代表进行了交谈。汉族代表拒绝就工作计划发表评论,该代表说:“如果您需要任何帮助,请带上您的工作授权卡来找我们。我们不要在电话上谈论此事!”

然而,来自就业中心的汉族职员证实了该计划的存在,并说这19,000人中的大多数将包括再教育营被拘留者,以及来自不同领域和机构的工人。

他说:“是的,当然会有来自这些再教育营的人,也有来自各种机构和学校的人”。当被问及来自再教育营的工人百分比,以及哪些工人时,这位职员说他不确定。

但是当问到大多数人是否来自再教育营,以及计划的设计,是否旨在将再教育营中的被拘留者重新安置到工作场所时,他回答说:“是的,这是正确的”。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计划尚未正式启动。应该会在今年年底之前获得更多细节。如果您想了解更多信息,请询问住房和建筑部门。他们决定雇用19,000人。我们只是在遵守政府的法律和政策” 。

在2019年7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et Zakir)告诉记者,来自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的被拘禁者中,,90%以上是从他们的“研究班”毕业并被安置的。而在后来的声明中,中国当局声称所有“中心”都已关闭。

但是,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确认再教育营被拘留者将成为一项新的工作安置方案的一部分,这直接与这些已有多年历史的说法相矛盾,表明再教育营仍在运作,许多公民被非自愿地关押在其中。自由亚洲电台先前的报导显示,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职业培训”的中心。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