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报:维吾尔人权危机:澳大利亚政府能做什么

 

                                                                         维吾尔人权危机:澳大利亚政府能做什么

                                                                                             2018年9月17日

                                                                                          澳大利亚堪培拉国会

东突厥斯坦(也被称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危机亟需国际社会关注;全区范围内的大规模抓捕关押维吾尔人,正发生在中国通过一带一路商贸将自己兜售为世界各国执政模式之际。

一千一百万维吾尔人中,可能有一百多万,也可能更多的维吾尔人被关押于集中营;没有任何维吾尔人是安全的:学生、农民、商铺老板、宗教人士、艺术家、足球运动员、教授和地方政府工人员都有在押于集中营的;男女、儿童、青少年和老人被从家里或街上抓进集中营;人权观察记录了孕妇、老年病人及残疾人被抓进集中营遭受身心酷刑折磨的案件;据估计还有一百三十多万居民被强制要求参加白天和晚上的洗脑教育。

在集中营和教室里,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被迫连续几个小时否认伊斯兰信仰、“自我批评”维吾尔文化、唱表忠红歌、赞美共产党并通过汉语和汉文化学习接受汉化教育;这种强势密集的心理施压突显中共当局以清除维吾尔文化和信仰强制同化维吾尔人之目的。

这些令人震惊民族迫害的证据来自中国政府网站及其宣传、政府集中营建设及发标告示卫星图片、被关押者家人证词,和一些摆脱关押到达安全地区被关押者的亲身经历;维吾尔人权项目2018年8月的报告《大规模关押维吾尔人:“我们要求像人一样被尊重,难道这要求也过分吗?》记录了即便是海外维吾尔人也在遭遇的令人悲痛的家庭分离,他们日日夜夜因大多数亲人被抓捕关押、失踪,而生活在深深的罪感中。

在维吾尔人身上测试的,一周七天,一天二十四小时的高科技监控设备很容易被扩展到中国其他各部分,也可以很容易的输出到国际上;就如记录在案的新疆作为‘测试场地’的囚犯人体器官活摘早已蔓延中国各地。

2018年7月30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表达了其对:“特别巨大数目的维吾尔人被强制失踪,特别是2017年的数目急剧膨胀“深感忧虑;8月30日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对”巨大数目维吾尔人及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被拘押于集中营和外界失去联系……而且在反恐和反极端宗教名义下,未经任何指控或审判被关押。”感到“震惊”;委员会同时对“报道的有关针对维吾尔人实施的极端监控,包括在警察检查站通过无端频繁检查和审查扫描个人手机。”表达关切。

此外,不能排除中共进一步强化镇压手段可能,在不远将来更加恶意践踏人权;用一位学者的话说:“大规模谋杀和种族屠杀并不是不可能的。”观察家将集中营和苏联古拉格相提并论,2018年5月20日《华盛顿邮报》社论写到:“在经历了纳粹最后解决之恐怖集中营,和斯大林古拉格之后,相信人类‘永远不能再重复’精神的每一个人,必须站出来阻止中国的恐怖洗脑、监禁和酷刑折磨。”

建议:

  • 利用联合国2018年综合定期审阅中国人权记录之际,施压中国政府,使其对大规模系统性镇压维吾尔人负责;成员国必须质问强制失踪、大规模法外无端抓捕、关押中死亡和酷刑折磨。
  • 对在东突厥斯坦严重践踏人权的负责中国官员实施制裁,包括禁发签证、冻结资产和禁止与国际银行往来。
  • 呼吁中国立即无条件释放全部集中营无辜被关押者;同时以一种真实可靠、公开透明程序,并在听取家庭成员和被关押者证词的方法调查集中营死亡现象。
  • 保障海外和平生活维吾尔人不被强制遣返中国,一旦遣返,在中国,他们因其海外关系,而全部将面临法外拘押和基本权利被践踏;移民局在相关维吾尔人签证和政治庇护身份事宜时,在不遣返原则基础上,必须有符合《难民公约》标准、《国际人权公约》和《国际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公约》相应政策指导。
  • 支持公证独立调查;观察家必须被允许参观自治区,特别是记者、外交官和联合国官员,包括(联合国)特别报告员调查:
      • 酷刑和其他野蛮行径,非人和侮辱人格或其他惩罚措施
      • 宗教自由和信仰自由
      • 少数民族事务
      • 现代形式的种族主义、种族歧视、排外和其它相关排斥行为。

他们必须拥有不受阻止进出集中营和维吾尔社区自由,以便公证、客观评估中国落实其保护维吾尔人人权国际义务之情况。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