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中國施加「道德關稅」 打破沉默和冷漠

2019-01-31

三大黨派在歐洲議會舉行的中國宗教自由會議上敦促各國際機構清醒並正視中共暴行。

作者:馬可·萊斯賓蒂(Marco Respinti)

在半圓會場(歐洲議會)的三大主要政治團體的贊助下,來自不同國家、宗教和政治背景的三名歐洲議會議員於2019年1月23日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的歐洲議會就「中國的宗教自由」議題召開了一次研討會。

這三位是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黨團(European Conservative and Reformists Group,簡稱ECR)的荷蘭籍議員巴司沙恩·拜爾德(Bastiaan Belder)、歐洲人民黨(European People’s Party,簡稱EPP)的羅馬尼亞籍議員克里斯蒂安·旦·培瑞達(Cristian Dan Preda)和社會主義者和民主人士進步聯盟(Progressive Alliance of Socialists and Democrats)的奧地利籍議員約瑟夫·韋登霍爾策(Josef Weidenholzer),按照政治傳統,他們分別代表保守的右派、基督教民主的中央派和民主的左派。他們邀請了傅希秋(Bob Fu)、庫扎特·阿勒泰(Kuzzat Altay,代替因簽證問題無法從美國前來的奧米爾·貝卡利,Omir Bekali)、貝爾納多·切爾韋萊拉(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威利·福泰(Willy Fautre)及筆者就此議題發言。

庫扎特·阿勒泰(Kuzzat Altay)

庫扎特·阿勒泰(Kuzzat Altay)

當天至少100人參加了這次會議。與會者中有臺灣駐歐盟兼駐比利時代表處大使曾厚仁(Harry Tseng)、歐洲人民黨的匈牙利籍議員拉茲羅·托克斯(Laszlo Tőkes)、歐洲保守派和改革主義者黨團的英國籍議員薩賈德·卡里姆(Sajjad Karim)、達賴喇嘛尊者駐歐盟、西歐和馬格里布代表扎西平措(Tashi Phuntsok)記者、非政府組織代表,以及中國、西藏和維吾爾族流亡者,特別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以及阿爾巴尼亞作家珂達·卡瑟里(Keda Kaceli)。

各位發言人眾口一詞,均認為中國正在針對宗教發動一場全面戰爭,國際社會必須採取緊急措施予以阻止。因為這個原因,三位歐洲議會議員為在世界政治舞台的一個主要機構舉辦了本次研討會而深感自豪,正如拜爾德、培瑞達兩位先生各自在歡迎致辭和介紹性發言中所說。

傅希秋(Bob Fu)

傅希秋(Bob Fu)

傅希秋先生是一名華裔美國牧師,也是總部位於德克薩斯州米德蘭的基督教人權組織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成立於2002年)的創辦人兼主席。該組織為中國的基督徒提供法律援助。他強調說,我們每個人的首要職責是永遠不要忘記苦難中的人。對此,傅牧師回顧了基督教傳道人魏恩波(Richard Wurmbrand,1909-2001)的例子。魏恩波曾被羅馬尼亞共產黨政權監禁多年、飽受折磨,他成立了國際組織「殉道者之聲」(Voice of the Martyrs),這個組織直到今日還在幫助全世界受迫害的基督徒。

傅牧師說,現在新疆的「教育轉化營」類似當年的納粹集中營,而對於維吾爾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而言,中共實際上正在重現令猶太人種族滅絕的納粹臭名昭著的「最終解決方案」。他介紹了第二位發言人庫扎特·阿勒泰。2005年,19歲的庫扎特·阿勒泰被迫逃離中國。年輕的阿勒泰是位企業家,在弗吉尼亞州費爾法克斯開辦了一家公司,擔任公司總裁。正如其名所示,他是維吾爾人。有一天,他聽到父親對他說:「兒子,他們要帶我走了。」從那以後,他67歲的父親就消失了,如同被新疆教育轉化營吞沒了一般。據聯合國估計,現在約有150萬人被羈押在教育轉化營中,但阿勒泰說,維吾爾人認為被關押人數高達300萬。令他最感到遺憾的是,世人得以看到納粹集中營的可怕圖片和視頻,可是關於新疆教育轉化營的圖片卻很少(由於《寒冬》的工作,這種圖片數量有所增加),人們以此為藉口不甚關注中國新疆。說到一個有爭議的、被中共用來為其大規模鎮壓新疆人開脫的話題時,阿勒泰幾乎泫然淚下。最後,他大聲說道:「我要求的不是獨立,我要求的是挽救生命!」

貝爾納多·切爾韋萊拉(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

貝爾納多·切爾韋萊拉(Bernardo Cervellera)神父

接下來發言的是神父貝爾納多·切爾韋萊拉。他是宗座外方傳教會(PIME)以四種語言(英文、中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發布新聞的官方新聞機構亞洲新聞(AsiaNews)的負責人,也是公認的中國天主教方面的知名專家。神父說,在2018年梵蒂岡與中國簽訂臨時協議之後,中國天主教徒受迫害的情況沒有任何改變。他引用了在報道中一名地下主教分享的話:「據說教宗提到,如果協議沒有簽署,中國威脅要非法任命45名主教『獨立』於教廷之外,成為真正的分裂。因此該協議是一種勒索。此外,協議簽署後,在中國的許多地區,統一戰線部和愛國會為神父和主教舉行學習班,向他們解釋『儘管達成協議』,但他們必須為獨立教會的實施而努力。強拆十字架、毀壞教堂、灌輸思想、逮捕等,仍然像協議之前一樣,甚至更糟。」他補充說,這清楚表明:「政府和中國共產黨正在進行一場真正的宗教戰爭,要推翻基督徒的天主,並用神化習近平形象取代天主,這意味著完全屈從共產黨。」

接下來筆者的發言與此直接相關。向聽眾說明了《寒冬》是什麼、做什麼之後,筆者說出了一個自己深深相信的事實:「中共視上帝為敵人。為什麼?因為上帝是中共的直接對手。信徒受到越來越大的壓力,不得不除去、摧毀宗教畫像,而代之以毛澤東和習近平的肖像。中共嫉恨上帝……力圖讓上帝在中國絕跡。同時,中國政府正在努力消滅信徒。」

因此,筆者提議對中國施加「道德關稅」,籲請歐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級代表、歐盟委員會副主席費德麗卡·莫蓋里尼(Federica Mogherini)和各位歐洲議會議員充分利用與中國當局以及聯合國人權機構會面的機會,向中國政府轉達關切,並敦促中國政府遵守有關宗教信仰自由的國際規範。

中國宗教自由會議

中國宗教自由會議

位於布魯塞爾的著名非政府組織人權無國界的聯合創辦人兼主席、《寒冬》副編輯威利·福泰進一步談到佛教和道教等其他宗教所遭受的迫害。中共無法指責這些宗教是「西方殖民主義的工具」,卻仍然對其進行全面迫害。接著,他談到了中共對法輪功全能神教會等新興宗教團體的野蠻鎮壓。福泰先生通過展示《寒冬》發布的一幅幅當局拆毀、騷擾的圖片,充分顯示了中共任意抓捕、法外殺戮和摘取人體器官等一幕幕殘酷迫害的可怕事實。他也談到因信仰而遭受迫害的中國流亡者在許多西方國家申請庇護時面臨的巨大困難,尤其是全能神教會成員的處境更是危急。

他總結說:「當伊斯蘭教被暴力和恐怖主義團體出於政治目的而濫用、工具化時,遵紀守法、寬容、愛好和平的普通穆斯林及穆斯林領袖站出來大聲呼籲:『不要濫用我的名義!不要濫用伊斯蘭教的名義!』最近,歐洲的無神論者、不可知論者、世俗組織及個人已站在各宗教組織一邊,譴責巴基斯坦的褻瀆法,挽救被判處死刑的基督徒女子阿西亞·比比(Asia Bibi)。這些組織和個人現在有機會為了中國所有被迫害的宗教人士而站出來大聲呼籲:『不要濫用我的名義!不要濫用無神論的名義!』」

正如韋登霍爾策先生在其講話最後所說:「我們不能接受中國目前的情況。我們需要更多信息,我們必須更加直言不諱。」我們承諾將來要召開更多這樣的會議,並以各種合法的方式提高有關中國宗教自由的公眾意識。對中共暴行沉默、冷漠就相當於成為中共最好的盟友。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