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威胁西方国家的学术自由

2020-11-05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中共政府不仅在国内压制言论自由,而且在全球也日益加重对言论自由的压制,这种压制正威胁著自由世界的学者。

中共已收紧对政府批评人士的束缚,这不仅仅是在国内。在其威胁世界各地学术自由的举措中,任何批评中共政府的学生或教育工作者现在都处在危险之中。

对于违反《香港国安法》第38条的人将实施终生监禁等严重处罚,据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郑月娥(Carrie Lam)称这一条款是为了恢复不受管束的特区的稳定,但该条款的深远影响使所有敢于指责中共政府的异议人士包括非香港籍人士都有被起诉的危险。

伦敦大学亚非学院(School of Oriental and African Studies,SOAS)中国研究院(China Institute)主任、政治科学教授曾锐生(Steve Tsang)在上周英国举行的网络研讨会上针对这个问题发表演说,有学术院校为了保护学生现在不得不(对中共)作出妥协,还有学者为了保住自己的中国签证现在需要自我审查(不敢再批评中共),他对此表示非常失望。

这一条款的生效使中共政府有权起诉每一个对中共治理香港提出批评的人,不管是谁,住在哪里,也不管属于什么国籍,持有哪国护照,居住在哪个国家。任何支持香港独立的人,或支持制裁中共政府统治的人,只要一踏上中国领土,都可能被抓捕。

「外国政府的干预并不是完全没有发生过。」曾教授说。他详细说明了各国过去为钳制好发议论的学者曾威胁要撤回其学生及这些学生所带去的大量急需的资金。例如,在中国有姊妹校区的大学都被任命一名中共书记来监视异议人士,他们很多时候需要琢磨什么内容可能通过这名书记的审查,什么内容不可能通过其审查。

他说,主要的问题是中共政府对特别的院校的影响程度,这种影响根据中国学生的数量以及他们给学院带来的收入而递增。他说,欢迎中国学生,也希望中国学生完全参与西方学术生活并得以充实,但同时他也对中国政府随时会断绝对学生的资金供应而表示遗憾。

曾教授说,这些隐藏的危险在过去一直是常有的,而国安法第38条的通过使不与中共同盟的中国学生、学者都处于危险之中。曾教授表示,鉴于敢于批评中共的直言不讳的言论可能会被定为刑事犯罪,以及这样的人一旦返回香港或中国大陆后真有可能遭到逮捕和判刑,各学院不得不担负起了关照中国学生的责任。「我们实在不能让学生处于危险之中。」他说,并解释称,有必要改变课堂行为(即西方课堂上冷静而激烈的辩论),也有必要尽量少使用常规的最佳实行法(即西方学生在课堂上辩论的规则)进行辩论敏感话题。

「我自己也参与中国政治,我们有学生为了自己以后有合适的工作去了香港和中国大陆,我们需要保护他们。」他说。以往惯常做法是鼓励学生问古怪的、政治上错误的问题,鼓励学生创新思考,但如果中共政府反对,这些做法现在就成了禁区。

曾教授敦促各高校要联合起来共同解决这个严重的问题。「当我们通常所做的工作受到外国政府的行动和立法的影响时,我们的内政也受到直接干涉。」他说,「我认为我们真的必须应对并找到更好的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而不是强迫各个大学独自地解决这个问题。」

他说,这个问题正变得更加棘手,因为英国(及世界)各地都有学者支持中国政府,虽然中国学生对于网上讨论和辅导进行保密,但他们也因各种原因屈服中国政府的施压举报其他学生。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针对中共政府对世界学术自由的侵蚀而说话,提倡各高校团结起来共同「抵制中国政府的骚扰、校园监控、签证限制,以及审查与自我审查的压力」。

「习主席在国内扼杀学术自由的举动,使得保障中国学生学者在国外享有学术自由变得更为迫切,」理查森说,「相关机构可以采取灵活、有力的保护措施,向所有寻求学术自由的人敞开大门,展现对和平、批判性言论的承诺。」

习近平最近的打压行动是否会使以上这些乐观的措施受挫还要拭目以待。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