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如何编造关於新疆的谎言:阿齐兹的遭遇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發推文支持厄齊爾。

2019-12-24

露丝·英格拉姆(Ruth Ingram)   

在德国球星梅苏特·厄齐尔勇敢抗议后,中国政府发起新一轮翻身仗运动,想让全世界人民相信维吾尔人不受迫害。这又是假新闻。

他们来抓阿齐兹

「爸爸妈妈怎麼哭了?」一个星期之前,看到阿齐兹(Eziz)夫妻最后一次拥抱对方时,他们的孩子彼此对视不解地问道。阿齐兹随即被押出家门,肝肠欲断的妻子和心烦意乱的孩子们不知道他为什麼被抓,被抓去哪裡。

铁腕治理西藏的陈全国2016年8月接管新疆,把阿齐兹的150万男同胞抓进集中营,那是第一批,阿齐兹逃过一劫,有两年半的时间他躲过了当局的监控。像大多数维吾尔人一样,他总是庆幸半夜有人敲门不是来抓他,而是来抓别人。他走路埋著头,从不敢离家太远,如惊弓之鸟一般活在恐惧和忧愁中,他远远地观望席捲而来的恐怖,看著亲朋好友一个个消失,有的从此杳无音讯。

但厄运终於来临,12月10日天还没亮,随著一阵「砰砰砰」的敲门声,五个男人出其不意地闯入他家,二话不说就要他跟他们走一趟。就在阿齐兹被抓的前一天,新疆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at Zakir)在记者会上表示:所有维吾尔人已经「全部结业」离开「自愿进来」的教育转化营。但当一帮警察在阿齐兹家门口探头探脑时,雪克来提的话就作废了。阿齐兹知道反抗对谁都不好,所以他安静地走了。

他别无选择,从此音讯全无。他是维吾尔人,但已不能拥有穆斯林的身分。他当然没有参与圣战,更没有参与非法活动。他只是一个安份守己的顾家男人,天天出门打工把孩子拉扯大。但现在政府任意抓捕、关押、非法监禁根本不需要任何理由,任意妄为,也不给任何人解释。
足球明星发声

详细揭示(中国如何组织对穆斯林)大规模拘禁的400多份中共内部文件外洩后,中国政府表示愤怒,说这是「污衊、歪曲」。中国政府猛烈抨击国际的批评,辩称这是政府出於「改造、转化犯罪分子」的好心而制定的计划。中共将与此不同的说法都定为「假新闻」。英超联赛阿森纳足球俱乐部旗下球星梅苏特·厄齐尔(Mesut Ozil)上週激怒中国人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这位有著土耳其血统的德国穆斯林在社交媒体上对中国政府关押维吾尔人的行径表示谴责,立即遭到中共政府的疯狂报復,而他的中国粉丝则迅速将他从好友中删除。这些粉丝跟中国的大多数汉族人一样,都没去过新疆,除了在电视上看过维吾尔人唱歌跳舞外,估计没亲眼见过维吾尔人,他们获取信息的渠道仅仅是中国政府控制的媒体。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ke Pompeo)发推文支持厄齐尔,但他所在的阿森纳俱乐部很快发表声明跟他划清界限。在许多公司看来,利润丰厚的中国市场比道德準则更为重要,足球俱乐部也不例外。
政府事先安排的参观

为国营媒体新华社工作的中国新闻工作人员反覆呼吁,让记者亲自来新疆看看。今年已有来自9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1000多人参观了声名狼藉的教育转化营,但东道主介绍这些是「教培」中心,等待他们的是内容丰富、预先背诵好的说辞和新疆民族舞蹈。好像借助政府指定的翻译採访被关押的人,或者听听如童谣《幸福拍手歌》一样欢快的表演,就能骗得了希望找到真相的人一样……

「犯人」被迫用汉语背台词,结结巴巴的地方就得重说,一句话说不对更是遭到狠狠的处罚,言外之意可想而知,但中国却散佈谎言称他们的人身自由不受限制、也未被剥夺,他们的权利得到充分的保障。这是赤裸裸的烟幕,只有那些半夜被手持机关枪的武警扭著胳膊押出家门、套上头套、戴上镣銬送进教育转化营,不知何日方能获释的人心裡最清楚。

对中国政府的批评引发了铺天盖地的「伤害感情」的言论,中共辩称,为了不安定地区的安全,教育转化营是有必要的。事实上,中国政府甚至向别的国家推荐如何对付难以控制的「寻畔滋事者」的手段。
控制、操纵汉族人的思想

五花八门的说法纷至沓来。若跟新疆的汉族人谈起这些事,他们许多人都会讚扬政府为实现和谐和平所做的努力。一名新疆的汉族学生看了中国环球电视网频道(CGTN)一週前发布的两个视频后,在她的社交媒体上发表观后感。这位博士生所看的两部纪录片给人的感觉好像新疆正处於战争状态,所以她不假思索,完全赞同、支持政府採取预防措施非法关押数百万维吾尔人。每隔几秒鐘就有炸弹横飞、持刀伤人的镜头,中共媒体机构极力把这些画面种到人们心裡,让那些从未在新疆生活过的人產生一种错觉并深信:新疆天天都有圣战分子全副武装在大街上横行霸道,所以中共要在当地铁腕治理,现在国泰民安。

虽然这位学生已目睹许多维吾尔朋友失踪,但无论政府怎麼做她都可以原谅,只有这样,「善良朴素的人们」才能在她所热爱的这片土地上和睦共处。她承认,社会转型并非易事,有时可能会造成极大痛苦,但她在帖子的最后说:「没事!忍一忍吧!加油!」

但是,Melissa(她的英文名)以及所有未经深入调查就盲目支持中共政府非法镇压行径的汉族人永远体尝不到受害者所承受的、Melissa让别人「忍一忍」的那份痛苦。
中共掩盖不了事实

我平时会定期瀏览我的微信联繫人,看到我喜欢的作家兼民俗学编辑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凝视旋转楼梯的那张照片,自从她两年前失踪后就没再更新过,我们最后一次联繫是约好一起喝咖啡,但之后就再也没有了音讯。我有一个书商朋友,我试图向他打听热依拉是否还活著,但他的最后一个帖发表於2017年5月,从此定格。有一个年轻人,他是自学成才的诗人和学者,被绑进教育转化营后失踪了,他儿子被送进国营孤儿院。有些朋友还是敢写些报道,或直白或含蓄。有些人被关进教育转化营获释后享有一点有限的自由。有些人被迫签一份五年合同在政府办的工厂裡上班。有些人扳著手指头数日子,不知何时才能与亲人团聚。1356天,日子还在数著,期间有一个人只发表一篇文章,其他情况不得而知。

将我从好友中彻底删除的人太多了,而其他人的帖子无非是些广告,推销他们的化妆品和食品。

今年9月,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一次例行记者会上说,美国的「谎言终将在事实和真相面前不攻自破」。

然而,一个,两个,十个,二十个人的遭遇……我在我身边所看到的,却是另一个版本的「事实和真相」展现在我们眼前,不攻自破的是中共的谎言。我相信,阿齐兹和他的家人一定会用他们的亲身经歷来证明什麼是谎言。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