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打击维吾尔知识分子,多名学者被拘

新疆大学的人类学家热依拉·达吾提是失踪的维吾尔学者中最知名的一位。她在2017年12月被拘留后一直杳无音信。 Lisa Ross

2019-01-07

伊斯坦布尔——作家兼杂志编辑库尔班·马木提(Qurban Mamut)曾从事宣传本民族(维吾尔族),及居住在中国遥远西部的其他突厥语系少数民族的文化和历史的工作。他做的事情都在中国当局实行的严格审查范围之内,它一直对穆斯林占多数的西部地区的民族分离主义和伊斯兰极端主义保持提防。
马木提在26年的工作中成功地避免了犯路线错误,终于在2011年退休之前当上了共产党控制的《新疆文化》杂志的总编。
“我父亲非常敏锐;他知道红线在哪里,知道如果你逾越了红线,就会被关进监狱,”他的儿子巴哈拉姆·辛塔什(Bahram Sintash)说。“你用非常靠近红线的工作向人们传授文化。你在语言上必须敏锐、谨慎。”
然而去年,红线的位置变了。突然间,马木提及其他100多名曾经找到了正确方法,在学术界、艺术界和新闻界取得了成功的维族知识分子,已成为新疆地区一场大规模镇压行动的最新目标,这场行动已经使多达100万穆斯林被关进教育转化营
 
学者、人权倡导者和流亡维族人士说,对中国一些最有成就的维族人的大规模拘留,已成为共产党进行的这场几十年来最激烈的社会改造工程令人担忧的象征。
这些维族知识分子是维族传统的守护者、维族历史的编写者,以及维族艺术的创造者,他们在威权统治限制下的极小范围内,建筑这个突厥语系的中亚社会的集体记忆库。观察人士说,他们的拘捕突显出中共为了将维吾尔族改造成一个基本上世俗化、融入中国主流文化并服从共产党的民族而试图抹杀维族身份认同的努力。
中国政府把这些拘留描述为职业培训项目,目的是让中国一些最贫困的人口获得就业机会。但在新疆流亡者汇集的一份100多名被拘留的维族学者的名单上,有许多著名的诗人和作家、大学校长,以及包括人类学和维吾尔历史在内的各学科教授。
“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学者、科学家和软件工程师被关进拘留营的事实,是当局说法的最好反驳,表明那不是某种旨在让维吾尔人受益的教育项目,”人权观察(Human Rights Watch)驻香港研究员王松莲(Maya Wang)说。
一名现居伊斯坦布尔的维族教授表示,这些备受关注的维吾尔学者熟悉中国政府、国家的教育和法律制度,把他们关起来的做法不仅是为了消除维吾尔独特的民族身份认同,也是为了消除保护这些传统的能力。此人因担心可能会给新疆的家人带来危险而要求不具名。
新疆一本杂志的主编库尔班·马木提被逮捕。“我父亲非常敏锐,他知道红线在哪里,”他的儿子说。<br />

新疆一本杂志的主编库尔班·马木提被逮捕。“我父亲非常敏锐,他知道红线在哪里,”他的儿子说。 Bahram Sintash

许多学者把这次打击维族知识分子的行动追溯到2014年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的被捕。伊力哈木曾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国对维族人的歧视,在被判犯有分裂国家罪后,他被判处无期徒刑。
2017年有更多的人被抓。这些打击对象中许多人从事保护维吾尔文化的工作。
 
研究伊斯兰圣地、民歌和民间传说的新疆大学人类学家热依拉·达吾提(Rahile Dawut)是这些失踪的维吾尔学者中最知名的一位。达吾提在2017年12月被拘留后一直杳无音信。
在受镇压之前,这个维族知识精英群体曾为维族和汉族社会之间的联系起过桥梁作用。维吾尔族约有1100万人口,他们主要是贫穷的农民,而掌握着经济和政治权力的汉族人则富裕得多。这些学者们也曾为改善维族群体的命运而小心翼翼地工作,维族人对广泛存在的歧视、以及对宗教活动的限制很不满。
哥本哈根大学(University of Copenhagen)博士后研究员鲁内·史汀伯格(Rune Steenberg)说,这些学者提供了一条不偏激的道路,让维族人能够保持宗教和文化习俗,而不需诉诸极端和孤立主义的思想。
“这次打击行动确实是一场大悲剧,”史汀伯格说。“他们实际上是为了让更广泛的维族社会融入现代中国社会和经济的桥梁建设者。”
许多维族年轻人曾受这些学者所取得成就的鼓舞,艾尔肯·斯蒂克(Erkin Sidick)说,这位维吾尔族工程师于1988年赴美留学,目前在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的喷气推进实验室从事望远镜研究。斯蒂克说,好几百人参加过他关于攻读研究生学位的非正式讨论,许多人认真阅读过他发表的一本收录了维吾尔学者传记的书。
“维吾尔人非常重视教育,”他说。
 
现在,维族人却有着一份更令人沮丧的维族知识分子名单——他们都是在当前的打击行动中消失的人。
家住弗吉尼亚州的维吾尔族诗人塔依尔·哈木提(Tahir Hamut)开始与其他维族流亡者合作,根据新闻报道以及家人和同学提供的信息,把在过去一年里被拘留者的姓名收集起来。现在,这个名单上的维吾尔人已增加到159人,还有5个来自其他少数民族的人。
“这些都是新疆最有名望的人,”哈木提说。“他们都是勤奋学习、自强不息的楷模。他们被逮捕是对所有维族人的巨大伤害和打击。”
中国当局指责有些担任官职的维族人是“两面人”,称这些人在公开场合表述官方说法,但私下里却抵制镇压。政府在免去新疆几所大学的数名高级管理人员职务时使用了这个标签。
许多学者把这次打击维族知识分子的行动追溯到2014年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的被捕。

许多学者把这次打击维族知识分子的行动追溯到2014年维吾尔族经济学家伊力哈木·土赫提的被捕。 Andy Wong/Associated Press

新疆的政府宣传部门和国务院新闻办公室没有回复记者用传真发去的置评请求。但新疆的官员们已明确表示,要下决心打击那些在他们看来妨碍了改造维族人思想、让维族人远离当局称之为宗教极端主义的人。
“断代、断根、断联、断源一个不漏,”宗教事务官员买苏木江·买木尔(Maisumujiang Maimuer)在官方新闻媒体发表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彻底把‘两面人’的根子铲干净、挖干净,誓与‘两面人’斗争到底。”
 
打击行动并没有放过那些曾经表示支持中共的学者,比如新疆师范大学研究中亚中世纪诗歌的学者阿卜杜拉迪尔·贾拉拉丁(Abdulqadir Jalaleddin),他曾致力于保护维族文化和身份认同的工作。
“他是一个非常温和的人,总是试图反映双方的观点,以至于很多维吾尔民族主义者指责他卖身政府,”雷切尔·哈里斯(Rachel Harris)在电子邮件中说,她在伦敦大学亚非学院研究维吾尔音乐,认识贾拉拉丁已十多年了。
去年,贾拉拉丁参加过政府领导的一项活动,政府要求维吾尔族知名人士写公开信表示效忠国家。
虽然他这样做了,据海外的维吾尔族组织说,他仍在2018年1月被拘留。
“这么多温和的知识分子现已被拘留,”哈里斯说。“除了认为这是一个蓄意剥夺维吾尔人文化记忆的政策外,我不知道还能怎样理解这种做法。”
政府已多次在偏远的西部地区重复这个模式。捷克科学院东方研究所(Oriental Institute of The Czech Academy of Sciences)从事新疆和维吾尔族问题研究的林昂(Ondrej Klimes)说,中国人民解放军1949年进驻新疆后,甚至在20世纪30年代末,新疆被苏联支持的军阀统治期间,当局都曾打击过维族知识分子。
 
“这种做法让制服社会变得更容易,让社会更合作,更易控制,”林昂说。“每当威权政权出现时都会这样做,他们首先瞄准的是知识分子。”
政府通过拘留这么多有影响人物的做法似乎承认,它争取维吾尔人接受中国政府至高无上统治的努力已经失败,因此必须使用更强硬的方法,史汀伯格说。
“政府已经输了,”他说,“现在,政府就像是将要输棋的棋手,把棋盘打翻了。”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