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塔力浦:无手续被关押79天后,我仍被困在家

2013-11-5

我,穆塔力浦·伊明(Mutellip Imin),维吾尔族,24岁,是伊斯坦布尔大学在读硕士,2013年7月15日凌晨在返校途中遭北京首都国际机场海关警察的非法拦截,并于当日被新疆维 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人员押回乌鲁木齐审讯。在没有通知家属或亲朋好友以及无任何法律手续的情况下,我被关押在乌鲁木齐的三家不同的宾馆,长达79天。10月 1日,警方把我送回家,但仍扣押着我身份证、护照、电脑等物品,本人出行、上学受严重影响。以下是事件过程:

2013年7月6日,我放暑假回国,抵达国内第一站北京。7月13日,为了还钱,我跟某个在北方民族大学上学的网友联系,本来我向她要的是银行卡 号,但她告诉我一个可怕的信息:“自治区公安厅要抓你,赶紧自救吧!”问起详情,她告诉我,今年6月份厅里的人到银川找过她,17页笔录中10页她告诉的 是有关我的情况。我非常震惊,因为我跟她只是一般的网友关系,连面都没有见过,哪儿来那么多有关我的“情报”。更何况警方找她去不是因为我,而是要了解她 别方面的情况。也不知道她到底说了什么,以至于让新疆警方要“抓”我。当时,一方面觉得很冤,另一方面不知道如何面对可能要发生的一切。我把情况告诉中央 民族大学的伊力哈木土赫提老师后,他的建议是,尽快回土耳其,保证能继续学业为好,他还说,“哪怕你没做违法的事情,也不能排除新疆公安给你扣上罪名,因 为他们很少讲法律。”就这样,14日晚上买了15日凌晨1:30飞往伊斯坦布尔的机票,钱暂时让机票代理商垫着。

7月14日晚上十一点左右我到达北京首都国际机场,并拿了登机牌。顺利通过行李安检处,去办出境手续。工作人员看了我的机票、护照和土耳其暂住证之 后,说“属于正常(出入境)”,但要我等一会儿。因为同样的事情去年也遇到过,但最终出境顺利,因此,当初我认为这只是针对像我这样中国维吾尔族公民的 “特殊照顾”,没把这事放在心上。过一会儿,另一个工作人员叫我去机场警务室单独接受检查。进去之后,两名警察说,“你好!我们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关警 察,现在对你人身和随身物品依法进行检查,请你配合一下。”他们对我的物品进行了一一搜查,我也积极配合。检查结束之后,他们对彼此说,“没发现可疑物 品”。我问他们什么时候可以走,其中一个看了一眼手表后说,“马上,应该不会耽误你的飞机。”但是,过了不到两分钟,两个警察拿着手铐进来了,并直接跟我 说,“你触犯了刑法,新疆公安厅要我们制止你,现对你进行刑事拘留。”我想象过各种情形,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刑拘”这种形式。当时我可能被吓坏了,面对 着不可接受的现实,脑子一片空白。我要求他们让我通知一下我女朋友或家人,我走不了。他们说,“不行,快把手机关掉!”关机前我只来得及跟女朋友发了一条 “sos”的短信,暗示我遇到麻烦了。很快,我被带上手铐,并被两个警察押上警车离开了机场。我被他们带到机场附近的“遣送三科”,那一夜遭到的可是囚犯 般的待遇:全身脱光搜查、拍三面照、关在彻夜不关灯的拘留室...凌晨三点左右我被交给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人员,我问他们,我犯了什么罪,其中一个告 诉我,“这些回去有人会告诉你。”没出示任何证件或没有进行自我介绍的情况下,也没有经过我的同意,他们对我的所有物品一一搜查,并进行登记。但是,他们 始终没给我出示任何形式的法律文件。

7月15日中午,我被三名公安厅人员押回乌鲁木齐,并被带到宾馆接受审讯,事先他们未对抓我的目的或自己的身份进行介绍,仅说是公安厅的人。我被要 求提供自己邮箱、微信、QQ、Skype、Facebook、 Twitter等的账号和密码,笔记本电脑和手机的开机密码也被他们要走了。他们先让我进行自我介绍,讲讲个人经历,时不时加上几个问题让我回答,四五个 人中有的在听我讲,有的在看手中的资料,有的在做笔记...我重点被问到与伊力哈木土赫提老师的关系,回答实名发表过的文章相关的问题,公安厅的“警察” 们还对我在土耳其上学期间的情况进行了了解,我始终坚持自己没有违法。他们对我的情况进行了一番了解之后,在笔录上写调查我的原因:“在中国大陆被封的网 站`维吾尔在线`上发表涉敏感话题(主要指维吾尔人的语言文化权利)的文章。” 三天的审讯结束之后,他们让我等“领导”们的商量结果,但我一等就是70多天。当然,中间还发生了很多事,换了两家宾馆,两次“补充”了笔录,我被迫提供 一些情况; 8月10日,三名“警察”逼迫我给女朋友打电话,意在放出“我被放了”的消息; 9月初,让我写检讨书,还逼迫我在上面加些自己不认可的观点,试图制造罪恶,并承诺如果我在上面签字,亚欧博览会结束之后就可以让我回家,9月10~15 日期间我可以回土耳其上学,但我现在的处境显示,我被骗了。10月1日,我被警方送回家,但身份证、护照、电脑等物品仍被扣。相关负责人对我那段时间的关 押行为辩解称是“教育转化“,但他们一直不守法不讲法,只用威胁的语气不断地给我施加过压力。

我的个人简历:

我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洛浦县的一个普通农民家庭。小学、初中在本地农村学校上的,2004年考上了内高 班,2008年考上中央民族大学英语(翻译)专业,2012年该校本科毕业。同年9月份考获土耳其国家奖学金(Türkiye Bursları),并被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系所录取,攻读社会学硕士。2012年10月份去土耳其伊斯坦布尔,第一年主修土耳其语。

在大学期间,曾听过中央民族大学经济学院教师伊力哈木 土赫提(Ilham Tohti)老师的全校公选课,并与他结识。从2011年起,先后写了几篇文章(题目: 妹妹,你要继续上学; 建议将诺鲁孜节定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法定节假日; “新疆籍华裔”留学生:认同与被认同之惑; 维吾尔语的处境是否预示着又一次文化大破坏的大浪潮;…)在“维吾尔在线”(www.uighurbiz.net)和自己的个人博客 (mutellipimin.wordpress.com)上发表,反映的是一名维吾尔大学生对新疆、维吾尔社会的一些观察和小小的看法,难免有一些瑕 疵,但没有犯法内容。

2012年我的中央民族大学社会学考研失败之后,5月份在土耳其奖学金官方网站(www.trscholarships.org)上申请该奖学金 (Türkiye Bursları),并于7月初收到在土耳其驻华大使馆的面试邀请,在北京参加面试。9月份收到伊斯坦布尔大学社会学系的录取通知书。根据土耳其奖学金委 员会和土耳其驻华大使馆的要求,所有证件和申请资料通过公证、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和土耳其大使馆的双认证。依法办理教育签证之后,于2012年10月6 日乘坐土耳其航空公司的飞机离开了北京。

去伊斯坦布尔之后,根据奖学金委员会的要求和安排,我在伊斯坦布尔大学语言中心(İstanbul Üniversitesi Dil Merkezi)主修一年土耳其语,我于2013年7月初获得了该中心土耳其语C1证书。在土耳其我住的是国家学生公寓(Yurt),生活费来自于奖学金 委员会分发的每月750里拉(Türk Lirası)的补助。在土的九个月里,除了语言中心和学校组织的活动外,我没有参加任何其他组织或个人的活动,活动范围在学校、图书馆和公寓之间流动, 社交圈也仅限于同班同学和同公寓的学生之间,没做任何违背我国和当地法律的事情。

2013年暑假回国就发生了上面所描述的可怕一幕,但那一切都没有换回我继续上学的权利。

我被警方送回家后也过了一个月的时间,但我依然没有得到我被扣的物品,因为证件在警方手里,我的出行、看病就医、在银行办业务均受到严重影响,我也 未能向学校请假,整个处在一种瘫痪的状态。我在新浪微博(@穆塔力浦要继续上学,网址:http://weibo.com/mutellipimin)上 的维权也只引来了洛浦县公安局网警的到家找我谈话,关注的仅仅是我如何上网!

更值得注意的是,我离开乌鲁木齐之前,相关人员(我只知道他们的名字,更详细的他们始终没有给我透露)给我我办了一张手机卡,回家后专门用于与他们 联系,还叮嘱我“不要不接电话,让我们随时找到你!”,还给了我和田这边接送人员的手机号,“有事也可以找他们”。但现在的情况是,乌鲁木齐那边已经20 多天了不接电话(更不用说他们主动给我打电话过来通知我回校的时间),和田这边持着我身份证的联系人也总以“在开会”、“忙”、“在外地出差”为由推拖与 我见面,而且,最近几天无理由不接电话、不回短信。其中一位被下属称作“买支队”的维吾尔族“领导”(男)在短信里竟说自己是“有老公的人”,根本不认识 我,还叫我别打扰(其实,我跟那个人见过一次面,最后一次10月12日通过电话,有电话录音作证)。近日,我多次去和田地区公安局找扣押我身份证的“警 察”,因为没有证件,被门卫拒之门外。

这种状态让我和我的家人非常担心,也很无助。我也承受着来自家庭、社会等各方的压力。

现在我发布这封公开信不仅仅是为了保护个人合法权益,而是希望社会各界关注维吾尔留学生这一群体。因为中国维吾尔族学生出境留学无理由受阻的事件每 年都在发生,更不用说那些渴望出国留学但未能办护照而梦想破碎的一群维吾尔年轻人。包括我在内的众多维吾尔留学生都希望出国深造回家乡后为民族、为祖国做 贡献。但是新疆严厉的审查和国保的骚扰,也导致维吾尔留学生好几年不能回国探亲,没做任何违法事情也有一种“回国恐惧症”。

最后,我:

1、要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公安厅在尊重法律的基础上给我一个答复,并无条件返还我的身份证、护照、电脑等被扣物品,赔偿损失,并停止非法干涉我的合法权益;

2、寻求广大维权律师们的法律援助。

目前,我只知道干涉过我事情的几个人的名字和联系电话,有几次的通话录音和短信,还有小部分证物,在这种情况下我如何起诉当事人,索要我的被扣物品。在当事人不认账的情况下,我能否直接投诉公安厅?

3、感谢一直以来关注我遭遇的人士,并希望更多的人关注此事,让我们一起监督公安部门的行为,使我国法治环境越来越好。

我渴望尽快回土耳其继续学业,也希望能有更多维吾尔学生能有机会出国留学。

2013年11月3日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