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揭示新疆强迫劳动 全球品牌谨慎对待供货来源

新疆和田市一服装公司的就业培训基地被两层铁丝网围住。(2018年12月5日)

2020-04-09

华盛顿 — 

全球对中国政府强迫维吾尔人劳动的批评不断升级,多家国际公司称正在采取措施,确保来自新疆地区的货物不是由强迫雇佣的少数民族生产的。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以及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等机构发布的一些最新报告称,3月初,运动装品牌阿迪达斯(Adidas)、时装公司H&M、汤美费格(Tommy Hilfiger)、爱芙趣(Abercrombie and Fitch)以及户外服装公司北面(The North Face)等主要品牌都与强迫劳动有牵连。

这些公司的代表对美国之音表示,正在与他们在中国的代表合作,防止从涉嫌强迫劳动的供应商那里采购。

阿迪达斯发言人里奇•埃弗鲁斯(Rich Efrus)表示:“在2019年春提出指控后,我们立即明确指示供应商不要从新疆地区采购任何产品或纱线。”

新疆地区居住着1300多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群体。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CSIS)的一份报告说,中国的棉花产量约占全球棉花供应量的22%,而中国棉花的84%来则自新疆,新疆是中国的主要棉花产区。

瑞典跨国服装零售公司H&M告诉美国之音,该公司对有关新疆少数民族受到歧视的报道“深表关切”,并重申他们不会与任何设在新疆的服装厂合作。

公司发言人伊萨克松(Ulrika Isaksson)说:“我们对与我们合作的所有中国服装厂进行了调查,得出的结论是,没有一家工厂通过所谓的劳动力转移计划或就业计划雇佣来自新疆的工人。”

美国户外休闲用品公司北面的发言人莫莉·卡夫(Molly Cuffe)对美国之音表示,她的公司认为强迫劳动是“现代奴役”。她说,公司致力于在其全球供应链中维护国际公认的人权,包括在新疆。

对新疆的镇压

自2017年以来,中国当局被控任意拘留了100多万名维吾尔人,并对没拘押的人进行严格的监控。人权组织说,这些人被迫接受再教育,并被迫谴责他们的伊斯兰教信仰。这些组织说,近几个月来,北京把数千名维族人从再教育营送进工厂充当廉价劳动力,这意味着北京对新疆的镇压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3月初发布了一份名为《维吾尔人待售》(Uyghur for Sale)的报告。报告称,多达8万名维族人被强行从他们在新疆的家乡送到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

中国官员称这些报道毫无根据,称中国在新疆地区的政策旨在打击恐怖主义、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三股势力。有关官员说,新疆设立的不过是“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对学员进行系统的教育培训,教他们“新技能”。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3月11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说,“根本不存在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所谓‘强迫劳动’的现象”。耿爽还敦促美国“正确认识并客观理性看待中美企业之间正常的经贸合作,停止搞政治操弄”。他说,强迫劳动的报道是对中国污名化运动的一部分。

美国的法案

美国议员3月初提出了《防止强迫维吾尔人劳动法》(Uyghur Forced Labor Prevention Act),这是一项跨党派法案,要求企业获得美国政府的认证,以证明进口到美国和从新疆采购的任何产品都不是强迫劳动生产的。法案还要求美国总统“确定并指定”制裁任何涉及强迫新疆少数族裔劳动的外国人。

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Sophie Richardson)对美国之音说,这项法案是前所未有的,可能会对那些被认为对中国当局有一定影响力的公司带来压力。

理查森表示:“我们也关注特别是在这种环境下,企业无法按照联合国指导原则进行人权尽职调查。”

全球棉花种植标准组织“良好棉花发展协会”(Better Cotton Initiative )3月11日表示,在即将到来的棉花季,将暂停对新疆发放许可证。公司表示,做出这一决定是“基于这样一种认识,即运营环境阻碍了可靠的保证和许可证发放活动”。

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高级项目官员艾文(Peter Irwin)说,美国的举动可能会鼓励更多的国家采取类似的行动,特别是那些关注人权的国家。由于北京的经济影响力,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困境的反应“令人不安地温和”(disturbingly mild)。

他告诉美国之音:“ 这个法案意义重大,因为如果中国继续无视国际准则,法案可能成为让中国已经脆弱的经济真正付出代价的基础 ——如果其它更多有类似关切的国家也采取这种措施。”

比利时布鲁塞尔自由大学中国研究教授弗朗维尔(Vanessa Frangville)对美国之音说,欧洲国家因为没有解决针对维吾尔人的人权侵犯问题而受到特别的批评。

弗朗维尔说,“中国极力在双边会议上孤立各国并迫使它们让步”,目前的新冠疫情使欧洲国家更加依赖与中国的经济关系。

她还说:“中国在几个欧洲国家进行了大量投资,但在大多数欧盟国家封城后的经济危机中,中国可能很快就会扮演新的救世主的角色。因此,我并不认为欧盟有机会团结一致对抗中国。”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