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权组织披露新疆疫情封锁区穆斯林民众挨饿 忧「集中营」爆发感染

2020年2月26日,「维吾尔人权计划」和美国维吾尔协会在华盛顿举行新闻发布会,曝光新疆的疫情封锁地区的穆斯林居民食物严重短缺,陷入挨饿的境况。(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2020-02-27

维吾尔人权组织周三发布新闻,曝光中共当局籍武汉肺炎疫情再加码封锁新疆,致当地的穆斯林居民食物严重短缺、陷入挨饿境地。而人权组织和专家也担忧「新疆集中营」内疫情爆发。「集中营」生还者指出集中营内部极易造成交叉感染,一旦疫情在内部爆发后果将不堪设想,如果当局隐瞒和不作为无异于变相「处决」被关押者。(吴亦桐 / 程文 报道)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计划」(Ui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和美国维吾尔协会(Uyghur American Association)周三(2月26日)举行新闻发布会,谴责中共当局籍防控武汉肺炎疫情,对本已受到严密管控的新疆地区再加码封锁。新措施导致该地区的居民食物严重短缺,陷入挨饿的境况。

维吾尔人权组织表示,新疆地区首府乌鲁木齐传出至少2起武汉肺炎确诊病例后,中国政府于1月底在没有提前通知的情况下,封锁了新疆部分地区。

自2月中旬以来,维吾尔人的社交媒体上出现了很多令不不安的视频、照片和其他信息,这些证据显示长达一个月的疫情封锁让很多新疆穆斯林居民被关在家中,缺乏足够的食物、药物和其它必需品。

上周四(2月20日),一段据信在新疆伊宁县拍摄的视频流传到网络上,一名男子对官员高喊「我要饿死了,我的妻子和小孩也都要饿死了」,他用头撞向封锁栏杆,并大喊道「你们是想杀死我吗?你们就杀了我吧」。

「维吾尔人权计划」确认影片的真实性,表示片中男子和拍摄者双双冒著极大风险打破隔离政策,并发布这则片段。

另一个来自阿克苏地区的视频显示,一位女性看守阻止一位老年穆斯林走出户外,老人用维吾尔语说:一个人饿了应该吃甚么?我该怎麽办,咬一口建筑物?

「维吾尔人权计划」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政府官员仅在没有任何警告的情况下将数百万人封锁在家中,还拒绝让他们购买食物,拒绝将食物供应给饥饿的孩子。

2020年2月26日,「维吾尔人权计划」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政府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将数百万人封锁在家中,还拒绝让他们购买食物,拒绝将食物供应给饥饿的孩子。(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2020年2月26日,「维吾尔人权计划」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表示: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中国政府在没有任何预警的情况下将数百万人封锁在家中,还拒绝让他们购买食物,拒绝将食物供应给饥饿的孩子。(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维吾人权组织也也担忧武汉肺炎疫情恐将在备受国际谴责的「新疆集中营」扩散。有超过100万名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族裔穆斯林被关入集中营。

来自麻省理工大学的维吾尔科学家米塔莉波娃(Maya Mitalipova)在新闻发布会上指出,担心大规模的「新疆集中营」因为拥挤和不具备合格的卫生条件,具有高度传染性的武汉肺炎病毒可能会迅速传播。

2020年2月26日,麻省理工大学的维吾尔科学家米塔莉波娃担心大规模的「新疆集中营」内,武汉肺炎病毒有可能蔓延。(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2020年2月26日,麻省理工大学的维吾尔科学家米塔莉波娃担心大规模的「新疆集中营」内,武汉肺炎病毒有可能蔓延。(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库札特·阿勒泰(Kuzzat Altay)敦促国际社会关注正在「新疆集中营」的事情,他还批评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没有使世界更健康,还成为中共代言人。

2020年2月26日,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库扎特•阿勒泰敦促国际社会关注正在「新疆集中营」发生的事情,他还批评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没有成为中共代言人。(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2020年2月26日,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库扎特•阿勒泰敦促国际社会关注正在「新疆集中营」发生的事情,他还批评了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没有成为中共代言人。(维吾尔人权计划提供)

目前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瑞法特向本台表示,武汉疫情后被封锁的新疆完全陷入孤岛中,透露出的当地居民陷入饥饿状态的消息并不是个别事例,而是普遍的危机。

瑞法特说:新疆封锁太严了,我也看了那个视频,那个男人撞栏杆说我们饿,这是真的信息!我们得到的有限消息,挨饿的情况肯定严重。内地最起码提前通告你几月几号开始封闭,但在新疆根本不提前通知你。现在30多天了,那些食品早吃完了。习近平哪有时间顾著新疆,(他们想)趁著这个机会死人,越多越好啊。

瑞法特也表示,维权尔人权组织担忧的「新疆集中营」内疫情蔓延,确有极大的可能性,近期山东、浙江的监狱已爆出逾500名囚犯大面积集体感染武汉肺炎事件。

瑞法特说:从一般环境就可以看出集中营的疫情环境多麽危险,真的不敢想像,只能等疫情过后,也不会出来真相的,只会出来部分死亡数据,可能不是处决那种,但是你不顾这个疫情在集中营,实际就已经变相地在处决他们。

曾在2017年被关集中营、目前生活在荷兰的哈萨克穆斯林奥米尔·贝卡利(Omir Bekali)在接受本台采访时,首先痛击了当局已关闭集中营的谎言。其后他指出,新疆集中营内一间营室有数十人被关押其中,一旦疫情传入,后果不堪设想,甚至不排除中共假籍疫情故意不作为,无声的「消灭」集中营关押者。

奥米尔·贝卡利(Omir Bekali)说:我特别的担心,现在在外面的社会出现这种饥饿的状态;在里面新冠病毒这个问题后果很难想像。我曾经在里面待过8个月,一个房子里面有40到45个人,没有新鲜空气,很容易互相传染;万一你得了病根本就不给你治疗,特别担心那里面无声的就这样全面消灭掉了。达到中共的很好的利用(病毒的目的)而已。

截止周四(2月27日),据中共官方统计数据,新疆有76例武汉肺炎病毒感染者,其中2人死亡,34例康覆。但此次的受访者皆表示不相信中共官方统计数字,料严密封锁状态下的新疆疫情状况比公布的要严重很多。

「维吾尔人权计划」表示将与美国卫生与公共部门、世卫组织和美国国务卿迈克·蓬佩奥(Mike Pompeo)联络,并呼吁对新疆状况表示关注。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