控制疫情后仍封城,新疆“一刀切”政策引发民怨

官方媒体发表的一张照片显示,一名医务人员在中国新疆省会乌鲁木齐进行新冠病毒检测。 China News Service, via Reuters

2020-08-26

中国官员先是发出进入“战时”状态的通知。然后,当局开始挨家挨户封公寓门,警告居民呆在家里。
近几周来,中国政府在西部的新疆地区采取了范围广泛的封城措施,对数百万人实施隔离,官员们将这种做法称为抗击新型冠状病毒卷土重来的举措之一。
但随着新疆的疫情似乎得到了控制,而限制措施在疫情暴发一个多月后仍在实施,许多居民开始批评政府,指责其做法过于严厉。
 
“这里没有病例,”北疆26岁的水果小贩黛西·罗(Daisy Luo)在接受采访时说。“管制太严了。”
罗女士说,由于封城,她已经损失了至少一万元的销售额。她本周在社交媒体上对限制令表示抗议,说她觉得自己被遗弃了。“有意见也没有用,”她说。“人们也不敢说。”
日益高涨的愤怒情绪给执政的共产党带来了挑战。随着新冠病毒在中国大部分地区得到控制,许多城市的生活开始显得相对正常,中共正试图向世界展示一种和谐的形象,并将其抗击病毒的做法宣传为世界的榜样。
据政府的通知,这次封城至少影响了400万人。这也再次引发了人们对新疆侵犯人权的担忧。多年来,中国政府一直在完善新疆的大规模监控系统,并长期对该地区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施加严酷的社会规定,他们约占新疆2500万总人口的一半。
乌鲁木齐。在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中,可以听到该市居民从窗户里大喊大叫,表达对当局的不满。

乌鲁木齐。在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中,可以听到该市居民从窗户里大喊大叫,表达对当局的不满。 Sue-Lin Wong/Reuters

近日来,新疆居民在社交媒体网站上传播显示居民被铐在金属柱子上的视频,据称他们违反了隔离规定。一些居民说,当局强迫他们喝中药,尽管药的抗病毒效果受到质疑。另一段广为流传的视频显示,拥有350万人口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的居民在家中绝望地大喊大叫。
“是监狱还是牢笼,”一名用户在颇受欢迎的社交媒体平台微博上写道。“防控还是压制?”
 
中国官员没有提供有关这些限制、涉及范围或理由的详细信息。根据官方的通知,至少有三座城市受到影响,但封城的范围可能更广。据对微博和其他网站上帖子的分析,近几周里,至少有九个辖区的居民提到过封城的情况,覆盖人口超过1000万。周二,新疆官员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随着近日来人们对封城的愤怒越来越强烈,中国其他地方的民众也加入到批评政府的行列中来,当局迅速采取行动对这些异议进行限制,删除了网上大量有关新疆的帖子。
地方官员们试图塑造自己反应灵敏、透明的形象。周一,官方新闻媒体作出一个不同寻常的姿态,公布了乌鲁木齐党政官员的手机号码,鼓励有需要的居民给他们打电话,并说他们随时准备“切实解决各族群众困难诉求”。
其中一名官员——乌鲁木齐一个区的区长刘海江在一次采访中说,他辖区范围内没有确诊病例,居民们对政府的应对措施感到满意。“我们是一片净土,”他说。“老百姓都很高兴。”  
刘海江说,他不知道何时会解封。“这个是要根据咱们整体的方案和专家的意见,”他说。
据中国国内的新闻报道,乌鲁木齐当局周一表示,他们将放松一些区的限制,允许居民出门,在小区里散步。官员没有说何时会全面解封。
官方出动了数千名警察对乌鲁木齐和其他城市进行封城。在这张照片里可以看到,在一家工厂生产防护设备的乌鲁木齐居民。

官方出动了数千名警察对乌鲁木齐和其他城市进行封城。在这张照片里可以看到,在一家工厂生产防护设备的乌鲁木齐居民。 China News Service, via Reuters

新疆的封城始于7月中旬,当时乌鲁木齐出现了数十例确诊感染新冠病毒的病例。官员出动了数千名警察,对乌鲁木齐和包括喀什在内的其他城市进行封城,宣布抗疫进入“战时”状态。医学专家最终确诊了800多例新冠病毒感染病例。
近几周来,由于政府加强了封城措施并扩大了病毒的检测,本地的确诊病例已在减少。官员说,已有九天没有出现本地的确诊病例了。中国国内的专家暗示,封城措施只能在当地连续14天没有确诊病例后才会解除,14天是标准的潜伏期。
 
“如果在此期间没有出现新确诊病例,乌鲁木齐就可以宣告战胜了这波疫情,”参与新疆抗击疫情的政府专家组成员张跃新本月对中共控制的《环球时报》说。
医学专业人士说,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极端做法可能会被证明有效,但这也意味着会以经济和居民的福祉为代价。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助理教授希德达尔特·斯里达尔(Siddharth Sridhar)说,新疆采取的措施与中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疫情暴发的策略一致。新冠病毒今年早些时候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迅速传播时,政府对武汉实施了长达76天的类似封城措施。
“中国趋向于采取极端措施,尽早控制疫情,然后慢慢放松控制,”他说。“这种长期的封城无疑会带来痛苦。”
一些人权活动人士担心,政府正在重复武汉封城期间的错误,当时居民被困在家里,无法获得医疗服务。新疆居民最近在社交媒体上说,当地患有其他疾病的危重病人无法得到治疗。
最近,中国领导人似乎更倾向于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来处理新的聚集性感染,同时进行广泛的病毒检测。北京的一个市场今年6月暴发疫情后,当局对附近的数十个住宅小区进行了封锁,但允许大多数社区、商店和餐馆保持开放。
和田市郊一个戒备森严的设施。距离这里不远,有一处人权活动人士认定的关押着维吾尔族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中国少数民族成员的拘禁营不远。

和田市郊一个戒备森严的设施。距离这里不远,有一处人权活动人士认定的关押着维吾尔族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中国少数民族成员的拘禁营不远。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政府为控制新疆疫情而采取的一些措施“没有必要、侵扰性强、不人道,而且没有科学依据”。
“对中国当局来说,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已经成为一项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她说。“为了完成这项任务,可以任意牺牲人权、尊严,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也可以牺牲健康。”
 
“如果在此期间没有出现新确诊病例,乌鲁木齐就可以宣告战胜了这波疫情,”参与新疆抗击疫情的政府专家组成员张跃新本月对中共控制的《环球时报》说。
医学专业人士说,中国政府在新疆采取的极端做法可能会被证明有效,但这也意味着会以经济和居民的福祉为代价。
香港大学微生物学助理教授希德达尔特·斯里达尔(Siddharth Sridhar)说,新疆采取的措施与中国政府“不惜一切代价”遏制疫情暴发的策略一致。新冠病毒今年早些时候在中国中部城市武汉迅速传播时,政府对武汉实施了长达76天的类似封城措施。
“中国趋向于采取极端措施,尽早控制疫情,然后慢慢放松控制,”他说。“这种长期的封城无疑会带来痛苦。”
一些人权活动人士担心,政府正在重复武汉封城期间的错误,当时居民被困在家里,无法获得医疗服务。新疆居民最近在社交媒体上说,当地患有其他疾病的危重病人无法得到治疗。
最近,中国领导人似乎更倾向于采取更有针对性的措施来处理新的聚集性感染,同时进行广泛的病毒检测。北京的一个市场今年6月暴发疫情后,当局对附近的数十个住宅小区进行了封锁,但允许大多数社区、商店和餐馆保持开放。
和田市郊一个戒备森严的设施。距离这里不远,有一处人权活动人士认定的关押着维吾尔族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中国少数民族成员的拘禁营不远。

和田市郊一个戒备森严的设施。距离这里不远,有一处人权活动人士认定的关押着维吾尔族和其他主要是穆斯林的中国少数民族成员的拘禁营不远。 Greg Baker/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研究员王亚秋说,政府为控制新疆疫情而采取的一些措施“没有必要、侵扰性强、不人道,而且没有科学依据”。
“对中国当局来说,控制新冠病毒的传播已经成为一项最重要的政治任务,”她说。“为了完成这项任务,可以任意牺牲人权、尊严,而且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也可以牺牲健康。”

Amy Chang Chien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负责报道中国的记者。他报道了习近平领导下专制国家的崛起、#MeToo运动等社会理念的发展以及农民工和污染受害者等中国最弱势公民的困境。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HernandezJavier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