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要为伊力哈木教授发声/伊利夏提

伊力哈木•土赫提

2014-2-12

自伊力哈木托∙赫提教授被中共抓捕以来,伴随呼吁释放伊力哈木教授呼声的高涨,也有一些人认为国外的这种呼声是在害伊力哈木教授?!特别是国外维吾尔组织及其成员的呼声会给予中共指控口实。

持这观点者认为:如果国外的拯救呼声太高,中共会恼羞成怒、不顾一切地加害伊力哈木教授;特别是,认为国外维吾尔组织的参与拯救伊力哈木教授,会授予中共指控伊力哈木教授为分裂分子之把柄!?
    
    这种观点主要反映在对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节目中有关伊力哈木教授的采访报道播出;特别是在伊力哈木教授被捕后,对其妻子的采访,以及对伊力 哈木教授被捕前留下几点声明的播出,在海外维吾尔人群体中引起了比较大的争议。一些人处于善良愿望、真心关怀伊力哈木教授安危,认为不应该采访伊力哈木教 授的妻子,也不应该播出伊力哈木教授的最后声明!?
    
    当然持这种观点者中也不乏几个嫉妒心极强的势利小人,他们担心伊力哈木教授在国际上的声望会掩盖了自己的光辉,担心自己在维吾尔自由运动中的地位 会遭遇挑战!这些人假借关心伊力哈木教授安危,企图阻止国际、国内已形成的拯救伊力哈木教授运动的发展壮大。但持这种观点者也就几个跳梁小丑,也不敢光明 正大地跳出来嚷嚷,只是在背后、阴沟里哼哼几下,基本可以忽略不计,但须小心防范!
    
    应不应该发出拯救伊力哈木教授的呼声,应不应该播出对伊力哈木教授的采访以及对其妻子的采访,关键应该是:呼吁了、播出了会是什么结果,不呼吁、不播出又会是什么结果!?
    
    纵观维吾尔人近百年历史,特别是检视有良心、有胆识,敢于为维吾尔人自由、尊严说话、发声任何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人生经历,可以肯定地得出一个 结论:无论是国际知名的维吾尔知识分子也好,国内不出名的、无名小辈也好;只要是任何一个维吾尔知识分子胆敢为维吾尔人说话、发声;不管他是大声在媒体呼 吁,还是小声提意见,还是以写诗、写小说拐弯抹角批评中共政权,他们都不曾有过好日子、也不曾有过好结果!
    
    有名望、远的如:麦迈提力∙陶菲克(Memtili Tewpiq)、阿卜杜哈里克∙维吾尔(Abduhaliq Uyghur)、鲁特夫拉∙姆特利弗(Lutpulla Mutellip)、孜亚∙赛麦迪(Ziya Semedi)、图尔贡∙阿力马斯(Turghun Almas);小有名望、近的如:努尔麦迈提∙亚森(Nurmemet Yasin)、海赖特∙尼牙孜(Gheyret Niyaz)、古丽米热∙伊敏(Gulmire Imin)、麦赫布柏∙阿布列诗(Mehbube Ablesh)等维吾尔男女知识分子的悲惨结局就是最直接的铁证。
    
    以上是少数知名的、被中共殖民政权抓捕、判刑、枪杀、迫害致死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名单;不知名的被抓捕、失踪、枪杀的无数维吾尔男女知识分子,尽管 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名字,但他们的悲惨遭遇我们也或多或少听说过一些;这些勇敢的维吾尔好儿女因为不出名,没有人为他们呼吁,也因为大家的沉默,他们默默地 为民族的自由、尊严献身了,连名字都没能留下!
    
    所以不管维吾尔知识分子是以温和之声要求正当权益,还是以强力呼唤尊严、自由,他们最后的结果都一样——被中国侵略政权无情吞噬!
    
    伊力哈木教授早已成为了中共暴政的眼中钉、肉中刺!不管我们呼吁还是保持沉默,不管自由亚洲电台播出他的采访、还是不播出,伊力哈木教授自他开始为维吾尔人发声那天起,就已经是中共政权另册上的人了,早已入了中共黑名单,抓捕他只是时间问题!
    
    至于中共指控伊力哈木教授的罪名也不取决于自由亚洲电台的采访播出,更不取决于我们的呼吁;中共暴政早已拟定好了指控伊力哈木教授的罪名,暴政等 待的只是合适的时间,一个能制造最大恐怖效应的时间!指控伊力哈木教授什么罪名,最主要的,取决于习二包子当局想怎么判伊力哈木教授;是重判、还是轻判!
    
    当然,包括中共新主习二包子也都明白伊力哈木教授真正的‘罪名’是什么:说出了真相,揭露了中共暴政在东突厥斯坦残酷压榨、掠夺、歧视维吾尔人民 的事实。习二包子当局知道伊力哈木教授是在为自己的民族挺身而出,争取自由、平等、尊严!但无耻的中共政权是不会、也不敢将伊力哈木教授这一‘罪行’搬到 审判台上的!?
    
    在一个将自己的法律当儿戏践踏,不尊重法制;以国家名义撒谎、编造历史,任意篡改历史;以革命的名义摧毁、摧残自己及其他民族文化;以民族、爱国 名义蹂躏、掠夺自己人民的国家——中国;任何人、在任何时候、以任何形式的反抗都可能使其成为这无耻暴政的牺牲品。更遑论文化、信仰、长相有别于汉人的异 族——维吾尔人了!
    
    当这个政权认为任何人威胁到了它政权的存在时,它可以以任何的理由、或莫须有的罪名,指控、抓捕威胁政权者;可以不经任何审讯、任何法律程序让被抓捕者失踪、消失!这在现如今的中国也不是什么什么新鲜事,更不是什么秘密。
    
    事实上,中共政权并未想过要掩盖这一事实!
    
    中共强盗政权刻意地、定期地用莫须有的、编造的指控抓捕、审判、枪杀无数维吾尔人,有时,干脆就让那些反对中共殖民侵略的维吾尔人未经任何名义上 的法律程序人间蒸发、失踪;目的非常明确:杀鸡儆猴!在老百姓心中种下恐怖阴影,使他们畏惧,使他们不敢站起来说话、不敢争取自己的权益、不敢要求自己的 自由、尊严!
    
    中共邪恶政权之所以能够延续到今天,就是因为中共‘杀鸡儆猴’的恐吓、阻吓老百姓发声的恐怖暴政在起作用!?
    
    不少维吾尔人只要火没有烧到自己家门口,就做缩头乌龟、明哲保身,怕付出代价,苟且偷生!这使得共产党暴政得以为所欲为;今天掠夺财产,明天剥夺土地、房产,大后天抢夺妻子、儿女!
    
    如果我们今天不为伊力哈木教授呼吁、发声,那么明天也不会有人为我们呼吁;所以,拯救伊力哈木教授实际上是在拯救我们自己!我们再不能以胆怯、沉默纵容暴政为所欲为!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