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事大家谈:新疆人权成国际焦点 集中营维稳遭同声谴责

时事大家谈:新疆人权成国际焦点 集中营维稳遭同声谴责

2018-11-29

华盛顿 — 美国国会和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日前向众议院提交由多位两党议员联署的议案,谴责中国“强制拘留”多达一百万新疆少数民族穆斯林,与此同时,西方国家的学者签署一份声明,表达对新疆大规模关押穆斯林的关注,目前声明已获得全球278位学者的联署。此前,西方15个国家的驻华大使联署致函新疆自治区书记陈全国,邀请他会面解释维吾尔族人权状况。面对国际压力,中共官媒称,新疆实现稳定,比取悦西方更重要。集中营维稳挑战人类文明准则的底线,中共为什么要冒天下之大不韪?

嘉宾: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北京维权人士、国际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


伊利夏提:新疆面临种族灭绝,全球都在集中关注

美国维吾尔协会主席伊利夏提说,我作为维吾尔人想说,新疆维吾尔人目前面临的问题,不是一个人权灾难问题,是一个种族面临灭绝的问题。因为集中营里头已经有很多人死亡,他们是大规模遭受拘押,总数基本上占维吾尔人的1%到10%左右。国际社会的反应也是非常强烈,而且还在进一步强化中。从2017年我们反映集中营问题开始,各方反应开始聚集。首先是媒体进行报道讨论,各国政府开始注意,尤其是美国参众两院由卢比奥参议员参与和牵头,一直在对这个问题提出批评,也举行了很多听证会;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在推动世界宗教自由会议上特别点名中国;美国副总统彭斯先生也在这个推动世界宗教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特别指出维吾尔人被大规模拘押,并称这是不可接受的。民间的反映包括国际大赦组织、人权观察、联合国。大约一个月以前,15国驻北京外交人员要求会见陈全国,要求他解释为什么这样对待维人。这两天将近已经有300名世界知名学者签名发表声明,要求立即关闭集中营和释放维吾尔人。这就说明,世界知识分子群体已经站出来,在为维吾尔人发声了。

伊利夏提:美国高举自由灯塔,联合国令人失望

伊利夏提说, 一直以来,人们对伊斯兰世界持有一些看法,包括我们本人也对他们保持沉默,因为非常不解,有些时候甚至是失望。但是昨天,世界伊斯兰学者联合会发表了一篇声明,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关闭新疆集中营。此外,马来西亚政府也进行了谴责,要求中国政府立即结束这种关押。在孟加拉国在印度还发生了一些游行。也就是说现在基本上是全世界除了一些独裁专制国家以外,大多数国家都从民间层面对中国的做法表示嗤之以鼻,也进行了强烈的谴责。我很欣慰地看到,西方起了牵头作用,而知识分子作为人类的良心,也站出来勇敢担当追求光明的任务。但是,就缺一项就是采取实际的行动,尤其是联合国安理会的一些成员。他们昨天结束了对中国的访问,我们看到的报道显示,只有一个国家的代表向中国政府提出了维吾尔人问题,其他都没有。甚至他们认为这是一个国家的内政,与外国无关。这说明联合国是一个失败的组织,不能够承担保护弱者的使命,这令我们非常失望。但是,我们把希望更多地寄托在美国这样的自由世界的灯塔国之上,期待它能够采取实际行动来惩治一些官员,来震慑中国政府的野蛮暴行和那些崇拜暴力的官员。

伊利夏提:专业人员也被培训,清洗证据活灵活现

伊利夏提说,对于人们对新疆集中营说法的质疑,我来举几个例子加以说明。被关押在集中营和被判刑的这些维吾尔人里,有新疆大学的校长,新疆医科大学的校长,新疆师范大学的校长,塔什干师范大学的校长,还有一些是教授、副教授。那么,我先要问,如果这是一个职业培训学校的话,这些人需要什么样的培训?昨天,一份300名学者联署的签名信里头提出了几个非常著名的维吾尔学者,其中一个是新疆大学搞民俗学研究的一位女士,她对维吾尔文化的各个方面进行了广泛介绍。那么,一个新疆大学的民俗学教授要在这个所谓的再教育职业培训学校里学什么啊?怎么去理解这种学习?再一个就是说我本人的妹妹。我的这个大妹妹是一个护士,一个护士到集中营的职业培训学校里又要学什么技能?现在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一位女士的姐姐是退休医生,她也被关到集中营里,她在那里进行什么样的培训呢?显然,那不是一个职业培训的地方,而是一个进行文化清洗的地方。这还是往轻里说。他们把维吾尔人大规模集中起来,而且是一些有特别技能的人集中起来关押在一个地方,每天24小时对他们不停地进行洗脑教育,不把它叫集中营还应该把它叫什么呢?中文里头还能找到其他的一些名称来描述吗?中国政府用职业培训这个名字明明是在撒谎和耍无赖。此外,还包括自由亚洲电台一名记者的父母亲也被关押其中,这位父亲是有名的维吾尔历史学家,母亲也是老师。这些人退休的没退休的,甚至有将近80岁的人,到职业培训学校去学什么?能够理解吗?

伊利夏提:中共试图推广新疆经验,汉人要为明天而战

伊利夏提说,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前一段时间在推特中也承认,这些人是被强制带进去的。那么只要学员是被强制带入的,那么这个地点就不应该被称为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再补充一点,最近有一个维吾尔朋友分享了一段历史,就是二战时候纳粹德国把集中营里犹太人的生活也也出了一个“幸福生活”的宣传片,和中共的宣传片可以说是如出一辙。我们如果再回顾文化革命,这一定会勾起我们很多人对那段地狱般生活的惨痛记忆,但是我们看到,歌颂文革宣传品对文革的描绘却是一片人间乐土。就像胡佳先生说的一样,共产党从来不说实话,而是满口谎言,尤其在暴力、人权方面更是如此。

至于当下威胁世界的伊斯兰恐怖主义,我要说明的是,我从来没有产生过要实施终极伊斯兰主义之类的想法;伊斯兰不过是我们维吾尔人文化的一部分;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清洗并不是伊斯兰的原因,伊斯兰不过是一个借口。维吾尔人从公元九世纪末开始接受伊斯兰以来从来没有想过要推广伊斯兰,也没有进行过任何扩张。我也可以斩钉截铁地告诉大家,我们是反对任何形式的极端伊斯兰主义、极端恐怖主义的。我反对任何形式的全世界伊斯兰化或者是全世界共产主义化。我认为,任何自称掌握了宇宙真理的极端形式的主义都是极端主义,它将给人类带来无限的灾难。

最后, 我要说,中共正在试图把在新疆的做法推广到全国其他地方。宁夏政府已经派了一些官员前往维吾尔自治区取经和学习,包括和当地公安系统进行交流。汉人今天如果站出来为维族人说话,其实就是在捍卫自己的明天。

胡佳:新疆灾难或成全国危机

北京维权人士、国际萨哈罗夫人权奖得主胡佳说,我想说,对于新疆问题最有发言权的应该就是在中国本地生活的维吾尔人,但是遗憾的是,在整个中国1000多万维人中唯一一个有胆量敢于说话的人已经在监狱,这就是伊利哈木先生。至于那里发生的一切,我觉得远远不是人道危机,而是人间地狱的重现。以各种形式在中国使用的侵权手段的极致,都在新疆实施着,并且被愈加深重地发挥,直至淋漓尽致。我们都知道,全世界每年都会关注中国许多的人权案件,许多良心犯、政治犯被判刑,甚至他们的家属也受到侵害。但是,我们要要明白,汉族的良心犯、政治犯的数量只及新疆每年因为所谓的危害国家安全罪被判处刑的维族人的零头。中国本身就是全世界最大的人权侵害国,中国共产党利用全世界最多的资源,实施着对人权的镇压。新疆是中国这个大监狱中的禁闭室,是它的刑房。最重要的是,在那里使用的各种手段,将来在共产党面临危机的时候,都可能被推广到整个中国。新疆的问题并不仅仅是维吾尔人承受苦难的问题,而是可能演变成全国灾害的人道危机。

胡佳:官方剪辑生活录影,犯人被称自由学员

胡佳说,毫无疑问,中共通过官媒进行宣传,以误导人们对新疆集中营的了解和看法。共产党向来是谎言、恐怖加暴力三位一体。我记得日本侵略中国的日据时期,日本也制作过描述大东亚共荣的纪录片,就是那里的所谓和平荣景。事实如何大家都清楚。中共独裁下,我们也在监狱呆过,也会被安排在监狱唱红歌,跳红舞,参加所谓文体活动,就是改造活动的一部分。我们也经常看到自己在监狱被一些官方的人偷拍生活景象,然后经过编辑后对外发布,说那是我们的正常生活状态,甚至显示我们生活在某种程度的满意和幸福中。这都是我们经历过的。现在,新疆的集中营也被中共官媒如此这般地加以编辑和宣传,如果我们因此就相信这些人是学员、是在参加学习班,那么,应该问问,他们是否有人身自由、是否不满意可以退学、是否有选择权,等等。事实上,这些人对自己什么时候能离开那里都完全不知道。所以,那些公布出来的快乐画面不过是官方用蒙太奇手法剪辑出来的、与真相相反的假象。

胡佳:中共在新疆试验,恐推而广之扩大牵制

胡佳说,共产党曾经在新疆试验过原子弹,现在,它依然把大规模的人权侵害的模式在那里做尝试,然后再实行推广。胡锡进的《环球时报》8月份的曾经刊登社论,赤裸裸地说到了这个问题,称许多东西都应该在那里进行尝试,有效果以后要推广开来。这个推广显然是在新疆之外的地方,是更加广泛的人群。我们看到,新疆的4G网络被降速到3G,这种做法属于全球首创前无古人;此外,政府还可以随时实行物理断网,可以在任何时候拦住行人,强行插上你的手机调出群里的隐私。这种做法也已经在其他城市,就是汉人居住的沿海发达地区城市开始实践了。明年是中共建政70周年、六四30周年,这种做法会不会推广到北京我们目前很难预测。现在每一个汉族人都应该明白,新疆的命运不仅仅是维吾尔人的命运;我们同情维吾尔人,支持维吾尔人就说也是在给自己争取权益。

更多精彩内容,请收看2018年11月28日《时事大家谈》完整版视频。时事大家谈是一个自由论坛。嘉宾和观众听众发表的都是个人观点,并不代表美国之音。

YouTube链接:时事大家谈:新疆人权成国际焦点 集中营维稳遭同声谴责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