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探访新疆的台湾人:我看见的美丽与哀愁

专访探访新疆的台湾人:我看见的美丽与哀愁(图片素材来自社媒)

2020-05-20

阿布是一位来自台湾的年轻人, 2019年他骑着自行车到新疆旅行,在当地待了近两个月。阿布把在新疆的所见所闻放上网络上,其中一段在南疆喀什市老城高台民居拍摄的视频里,他分享与当地人聊到再教育营的真相,引发讨论。下面请听本台记者唐家婕对阿布进行的专访:

唐家婕:阿布你好,谢谢你接受我们的采访。你到新疆实地拍摄的视频在网上得到了很大的反响。我知道你现在已经回到台湾。当初走访新疆的契机是什么?

阿布:当时刚从上一份在中国的工作离职,本来想从中国沿岸广东骑自行车到欧洲去。我自己也特别想去新疆看一下。在中国国内对新疆(政策)的评论正反两面,我觉得与其听别人说,不如自己去了解。原本打算从新疆继续到欧洲的旅程,但遇到了一些事,我就提前离开回台湾。

新疆旅行被监视、跟踪、驱赶

唐家婕:很多记者到新疆都是被监视、被跟踪,你的经历是什么?

阿布:在新疆每个小城市都有关口,我经过都要被登记、检查,之后追踪我应该是很容易的。(被搜查)差不多有十次吧,我是2019年六月底进新疆、八月中离开,待了约一个半月。

每次搜查大概一个多小时,向摆地摊一样,(把随身带的东西)一样样摆出来给他们看,包含拍照的内容。

我遇到很多奇怪的状况。有时候是半夜,突然说我不能住在酒店里,公安突然过来要我离开。有时候甚至是在野外露宿时,他们(公安)打电话来找到我,逼我离开。

 

探访废弃后的高台民居 "脱贫政策"的背后

唐家婕:你这部影片《新疆的美丽与哀愁》的拍摄地点是有故事的,你走过的这片没有人烟的房子、断垣残壁是什么呢?

阿布:那是南疆喀什,是传统维吾尔族的高台民居。旅行前我做了一些功课,一直想要去看看那里的文化,我是骑车到接近新疆的时候,才听说高台民居整个被拆迁、废掉了。在政府出台扶贫政策后,要求他们全部搬迁。

他们在附近新盖一个"古城",但那已经不是古城了,所有文化、民族历史情感,都伴随这种拆迁消失。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权享有现代文明,但我不认同这种粗暴的拆迁手法。

唐家婕:你发现想探访的高台民居已经废弃了,但你是怎么进去探访的?

阿布:我还是想看看,就在那附近观察了好几天,看看哪里有洞可以进去,后来发现一个秘密小门,我也分享给背包客栈的朋友,从那里进去,转几个弯、爬一块木板就到古城街道上了。

我选择在那里拍、谈集中教育营的话题,也是因为在乌鲁木齐被跟踪的经历。我想选一个没有监视的地方拍摄。

唐家婕:你跟很多当地人谈到新疆这几年的变化,他们跟你分享了什么故事?

阿布:我遇到一个牧民,因为扶贫政策,政府把他们的牲畜全部征收,强迫安排他们从放牧区到政府安排的住宅,政府安排工作,全家人都去工作,就有收入,就可以达到政府脱贫的标准,就达标了。家里的小孩,政府把他们送到集中的地方去上学,说好听就是帮你照顾小孩。

另外, 在当地的一些少数民族,不只是维吾尔,只要跟信仰伊斯兰有关的,他们想要从新疆离开是不可能的事。申请护照,国家不会发给你。要离开新疆,到处有检查站,拿出身份证上面写的是少数民族,就不让你出城、出境。有点类似把这群人就封在这个区域里。

 

"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大牢龙,所有人都困在里面"

唐家婕:我们看到中国官媒拍摄的新疆影片,人们赞叹国家、感谢党;但外界也看到了大量的新疆集中营的报导及秘密文件。你亲眼看到的新疆是什么样的呢?

阿布:我会把新疆人分成两类。一部分是或许从中获得利益,至少是我去一些观光景点,他们见到我第一件事会高喊"感谢党、感谢祖国",可能是真心,也可能是出于自保;但另一部分我接触到的平民,聊天中慢慢透露出一些事情,他们对于在教育营、或是对少数民族的管制,有很多无奈、悲伤或是不敢讲的部份。

我遇到一个新疆人,他的弟弟在家里被公安搜到一本《可兰经》,就从此被带走失联了。很多情况是被监控、被警告,更严重一点,是被带走,或被关压,出来后什么都不说了。只说党对我很好,却可以感觉到他说话的方式跟表情完全背离。

唐家婕:在新疆你感受到的是什么氛围呢?

阿布:我感觉非常压抑。主要道路可以行走,但要拐进一个巷子,就有检查哨,像我们这类的外国游客,有很多区域进不去。

我为了四处走走,整天都在叫出租车,让他们随意载我到一个地方,我就跟司机聊天。其中有一次,一个司机讲到他很愤怒的时候,他说活在这里真的很不自由,狗都比人快乐,人想要离开也离不开。像是把整个城市变成一个大牢龙,所有人都困再里面。

 

七五事件是转折 整个文化正在消失

唐家婕:新疆以前不是这样的。转变是什么时候开始的?

阿布:当地人是说2009年七五事件之后。

唐家婕:这些新疆当地的人们,最想被外界听到的声音是什么?

阿布:就是想让外界知道现在中国政府正在对他们做的事情。教育营、不定期的检查与监控、或是利用少数民族进行相互监视。

就像是有一股洪流,你想去顶着它,却还是被冲走的无力感。我可以从他们身上、他们眼神中感觉到这种情绪。

我在新疆的时候刚好遇到伊斯兰的新年节日,宰牲节。这在全世界的伊斯兰国家都是很盛大的、去串门子聚会、庆祝。青海或甘肃也许可以,但在新疆聚会完就要各自回家,不能在路上群聚,因为禁止集会。当天上午,大家上街庆祝后,公安就出来广播,所有人就要回家,然后什么都没了。喀什有一个最大的清真寺,也被禁止集会。我感觉就是整个文化正在被消失了。

我在废弃的一个住家里看到一个海报,上面的内容更引起我的反感,是针对伊斯兰文化的限制。比如说穆斯林只吃清真食物,但海报说不能跟孩子说非清真的不能吃等等。当地很多这类禁令,是强硬的破坏这个宗教文化。

 

自由应该是人生来的权力

唐家婕:你最后为什么提前结束旅程,回台湾?

阿布:我在喀什机场遇到的经历蛮恐怖的,他当场把我的机票撕掉,不让我登机,要我回原本的旅店。还好我立刻换新的台胞证号码定票,重新出境就没有被刁难,先飞到四川。

但我一过海关,就有人把我拉走去小房间,好几个摄影机对着我,开始审问我在中国干嘛?哪一天做了什么事?彻底搜查我的所有东西,把记忆卡都收走,但我已经把存有影片的记忆卡烧掉了,影片我都是实时上传到云端,不然我大概也回不来了。

当天凌晨四点到四川的机场,我被搜了快四小时,最后赶上九点多的飞机往澳门。一落地到澳门,我差点哭出来。我不再需要用台胞证,可以用中华民国护照。真的是死里逃生的感觉。

唐家婕:这趟旅行给你带来最大的刺激或影响是什么?

 

阿布:我其实完全没有想到我会得到那么多信息,那么多人愿意跟我聊,信任让我来口述这些故事。我觉得自由应该是每个人生来的权力,我更相信这句话。我看见很多新疆美丽的风景,但这些人的故事就是哀愁吧。

唐家婕:谢谢你接受我的采访。

 

记者:唐家婕   责编:申铧   网编:洪伟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