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拒绝与联合国调查员合作的中国,没有资格任命联合国调查员

立即发布;
2020年 4月8日;
美东时间 12:33
联系方式:维吾尔人权项目,+1 (703) 217-7266

作为拒绝接受人权侵犯调查专家的中国政府,不应该在选择联合国人权调查专家过程起作用;中国政府阻挠联合国人权机制运作的记录,应该使其无资格参与选择独立调查员。

中国最近被选择参与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负责审查申请者,并据此推荐六年任命期的,联合国独立调查专家之5个协商国之一。

针对此一决定,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说:“让中国这样的政府在联合国参与人权调查专家的选择是个笑话;中国政府现在还在犯反人类罪行;中国代表同意选择一个独立调查员的几率又能有多少呢?”

中国驻联合国代表长期以来阻挠人权理事会调查其人权问题的试图;中国至今未回答至少17个联合国专家工作组提出的问题,包括文化权利、集会权利、不被强制失踪权利、自由表达权利、隐私权利和反恐问题的调查,还有其他一些问题存在了将近20年

中国还威胁受害者,任何试图将案件带到联合国的受害者,而且中国几次阻挠联合国调查其武断拘押一百八十万到二百万维吾尔及其他突厥穆斯林情况;以一例,人权活动人士曹顺利,在试图前往日内瓦参加联合国培训后,在北京被拘押两月后,死于拘押中;至今没有任何有关其死因调查

当联合国专家被允许进入中国时,大量记录了参观期间发生的骚扰、威胁,不允许进入接触一些特定区域、特定人员和令人窒息的、自始至终的政府控制等; 2017年联合国极端贫穷特别报告员菲利普·G·奥尔斯顿(Philip Alston )对中国访问之后,中国政府就指控他“超越其职权范围干涉中国司法主权。”

如果中国希望在人权理事会起带头作用,就有义务接受人权理事会设定的标准,就意味着接受特别程序之命令。

五国协商组,现在包括中国、乍得、西班牙和斯洛维尼亚(还有一个国家待定),在谁将被最终选择任命的初始程序中起决定性作用;五国协商组将向人权理事会主席推荐,之后主席将候选人名单拿到理事会投票决定。 

因而,可以说中国驻日内瓦代表将有权否决任何其不喜欢的候选人;考虑道中国最近想重新制定联合国人权系统规则之试图,甚至想重新定义人权概念本身——视其为不能干涉的国家主权,这的确令人担忧。

目前联合国人权理事会任命的有44个来自12个国家的、有相关领域专家组成的专题组,负责向人权理事会就全球人权问题提供报告和建议;根据人权高级专员办公室,“他们必须通过廉洁、公正、诚实和信念,保证其调查的独立、有效、资质和信誉。”

利用其独立性,联合国通过其特别程序,最近针对中国大规模武断拘押、混淆自由表达权和极端或恐怖主义的限制性法规,及旨在摧毁维吾尔文化和语言权利的政策,发表了一系列联署信。

作为公正和信念支持下的真诚努力,以求实现全球无数人的人权环境改善,专家的独立性是联合国人权系统的支柱;联合国必须行动起来,以保障尊重人权成为其推动特别程序之动力。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