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不自由祸延全球

中国新闻自由排名这么低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政府对信息渠道的铁腕把持。任何人说了北京不中听的话,都有可能被审查和监禁。

2020-04-22

在最新的世界新闻自由度排名中,中国连续第二年排名倒数第四。今年的报告也特别提到北京政府对于新冠病毒信息的压制,不仅在中国国内,对全世界都造成实际的健康影响。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亚和东亚的新闻自由状况很差,在无国界记者发布的年度新闻自由指数的地图上,该地区是一片血红,意味着大多数国家都被列为 “糟糕”。但即使在这里,中国仍以一个大黑洞显得特别突出。

中国在地图上被归入了新闻自由“非常糟糕 ”的类别,但这似乎有点轻描淡写。中国在2018年排名比叙利亚还低之后,已连续第二年占据倒数第四名(177名)。根据无国界记者的数据,只有朝鲜(180名)、土库曼斯坦(179名)和厄立特里亚(178名)对记者来说更危险。

在病毒大流行之前,无国界记者就指责中国政府试图在国内外压制和控制信息。新冠病毒危机更是让无国界记者批评分贝加大,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对媒体的审查制度与人类健康的损害直接连在一起。

无国界记者的东亚办公室主任艾玮昂 (Cedric Alviani) 向德国之声表示:“中国的审查制度现在对每个人都造成威胁,我们需要强调这一点”。

他说,中国的政权和审查制度间存在着紧密关系,而中国政府在疫情爆发的第一个月试图隐匿和延误通报就是最好的证明。

艾玮昂指出,当3月11日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新冠肺炎变成全球大流行时,中国还在微信等社交媒体平台和新闻APP上审查了一长串与该病毒相关的关键词,阻止人们在网上讨论疫情。

武汉的李文亮医师就是最好的例子。他是2019年年底武汉市众多试图敲响疫情警钟的医生之一。但他遭到当局审查,甚至被告知要停止造谣。

China Presse Zeitung Zeitungsleser in Schanghai (PETER PARKS/AFP/Getty Images)

无国界记者的东亚办公室主任艾玮昂说:“就中国而言,新冠病毒的爆发揭示了这次危机中最重要的教训,那就是中国的审查制度并不只关乎中国人民。”他强调:“这也是对地球上所有人的威胁。”

今年2月,香港大学新闻及传媒研究中心中国传媒研究计划主任钱刚发表了一篇文章:《人民日报到底有什么病? 》。里面提到,尽管病毒已经肆虐武汉数周,中共中央机关报《人民日报》忽略疫情,头版头继续登载《总书记来过我们家》,为习近平做个人宣传。

钱刚说:“在过去两个月里,当中国面临着巨大的健康危机,当人们对冠状病毒疫情早期阶段压制信息的作用争论不休时,《人民日报》却仿佛充耳未闻,这样的做法令人震惊。”

中国审查国家信息的做法并不只是影响到中国公民。北京压制新冠病毒严重性消息,让世界其他国家防疫不及,使病毒进一步扩散。

中国模式推行全球

美国自由之家资深分析师库克 (Sarah Cook)也这么认为。她说:“中国如果控制内容传播渠道,成为中国以外的媒体守门人,这样他们就可以决定在非洲和其他地方的电视上播放什么,人们可以分享什么。”

她表示,在中国试图大幅提升影响力的同时,这个问题更被凸显出来。今年稍早,她发表了一份关于中国在海外影响媒体的报告,题为“北京的全球传声筒”。

USA Freedom House Senior Analyst Sarah Cook (Freedom House)

美国自由之家高级分析师库克(Sarah Cook)说,北京不只想控制中国国内的叙事,也想控制中国以外的叙事。

该报告提到中国在向外国新闻机构推送国营媒体内容、控制中国社交媒体、传播假新闻、在全球范围内收买当地新闻媒体的股份,甚至利用外交官试图恐吓记者和新闻高管。

她说:“中国将其在国内使用的一些策略套用在国外的中文媒体......当你想到媒体和新闻自由时,里面有一些最严重的侵权行为。”

即使是在新冠病毒危机之后,无国界记者也不指望中国的媒体自由很快会有什么变化。而目前在中国仍有100多名记者和博主被关在监狱里。

艾玮昂说:“现在中国的疫情已经逐步回稳,北京当局现在有机会增加对新闻自由的控制或限制。”

现在的问题是,中国在疫情过后能在多大程度上把自己的叙事推到国外。如果成功了,无国界记者的新闻自由世界地图上将有更多地方陷入漆黑。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