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0万网格员重点监控维族人、宗教信徒 民众身家全了解

武漢肺炎疫情期間廣西南寧市武鳴區網格員正入戶登記住戶信息(網絡圖片)

2020-04-29

叶玲   

中共以「维稳」之名雇用大量监督员对居民区进行巡逻,监视「不稳定因素」,并对宗教活动进行举报。

武汉肺炎疫情期间,政府雇用的450万特殊人员活跃在大街小巷、基层社区,他们不是警察,不是政府公务员,却掌握所有居民详细的动态信息,随时登门检查,并且有权限制人们的出行等日常活动。他们被称为「网格员」,是中国无处不在监视系统中的一个特殊人群。

网格化管理制度正式被提出,是在2013年,后来被大力推广。根据这一管理模式,所有居民区被划分成小单元格,每个单元格由15至500个住户组成,所有的网格指派了一个管理员以保证对分配区域中的居民进行社会控制。山东省蓬莱市一名政府人员告诉《寒冬》,网格员得「保证拥护共产党、热爱社会主义,并调查地下宗教活动」。他补充说,招募网格员以退伍军人、中共党员优先。
监控谁?

网格员必须经常入户,详细采集辖区内居民信息,并上传到政府运营的统一数据管理平台。调查内容项目繁多,包括身分信息,车辆、房屋情况,家人工作单位,信仰情况,家中人员流动情况,甚至思想状况,等等。网格员还必须向街道综合管理办事处和当地派出所报告「可能影响社会稳定」的大规模事件和「不稳定因素」。同时,向居民宣传国家政策也是网格员的一项主要工作。上访人员、维吾尔人、宗教人士、异议人士、刑满释放人员都是网格员重点监控的对象。

「所谓的维稳就是掌控所有人的信息,把所有问题都控制在基层。」河南省开封市一名网格员解释道,「习近平上台后,对民众的管控力度加大了。」

深圳市被分成1.9万个网格,由2.1万个网格员监督。其中一名网格员告诉《寒冬》说,街道办组织培训的时候,告诉他们说「维吾尔人是恐怖分子,政府怕他们起来暴动,因此要求我们大概每隔3天就要到维族人的住处对他们登记、拍照」。他还说,去年的70周年国庆期间,他们天天都得上门登记、拍照。「(政府)鼓励我们对他们进行骚扰,好让他们受不了自行搬走,很多事情不用警察直接出面。」他接著说。

山东省威海市一名网格员告诉《寒冬》,为了确保上访人员不离开本地,她不得不每天监视上访人员的家晚上是否亮著灯。

前广州市市长陈建华曾表示,一个网格员半年内就可以采集200户家庭的详细信息,包括每个家庭成员的数据,一般有多少外来人员,是否有出租了房屋,租金多少等。
打击宗教信仰是主要工作

山东省威海市的一名网格员告诉《寒冬》,政府要求他们调查举报所有家庭教会聚会点,他们每周还得到辖区内的三自教堂监听讲道内容,清点聚会人数,并进行拍照、录像。如果发现可疑人物,如异地传教的,必须及时向警方举报。

浙江省台州市一名网格员说他被要求登记三自教会男信徒和女信徒的数量,他告诉《寒冬》:「我们还得调查信徒的文化程度,亲属是否也有宗教信仰,教会经济来源,奉献款金额,开支情况,都要仔细检查。」

网格员还被要求以深入对话的方式,掌握辖区内所有居民的信仰情况,这些信息记录在居民的电子档案里。宗教信徒多的片区就是重点监管区域。

「有时网格员会以消防安全检查为由进家,在屋里四处查看,看有没有外地传道人或来聚会的信徒,有没有宗教书籍,等等。」一位河南省家庭教会基督徒向《寒冬》说。

2019年,四川省广安市警方和当地网格员配合,对当地一些全能神教会基督徒监视了长达半年。完全掌握他们的行踪后,在8月的一个星期内,抓捕至少12名基督徒。其中一名全能神教会基督徒回忆说,被捕前,网格员曾多次找她,记下了她的电话号码并照相。

Categories: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