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促进中国宗教自由联盟」成立 强烈要求中国尊重宗教信仰

2019-03-11

多个信仰团体和人权组织组成了一个新联盟,共同呼吁关注中国宗教自由问题,并提议美国政府对中国推行更为严厉的政策。美国领导人对此表示支持。

作者:保羅·普羅索斯基(Paul Prososki)

2019年3月4日,在華盛頓特區的美國國會,一個致力於揭露中共殘酷迫害宗教行徑的新聯盟宣告成立。來自不同信仰團體的代表在新聞發布會上講述了各自遭受中共監視、逮捕、虐待和酷刑的親身經歷,其中包括穆斯林、基督徒、佛教徒和法輪功學員。該聯盟強烈要求美國國務院、財政部和商務部採取行動,阻止並懲罰中共侵犯人權的行為,引起了幾位密切關注人權和宗教自由的美國政府高層官員的關注。

「促進中國宗教自由聯盟」(The Coalition to Advance Religious Freedom in China)是一個由十多個宗教團體和人權組織組成的多信仰組織,成員包括對華援助協會(ChinaAid)、維吾爾人權項目(the Uyghur Human Rights Project)、法輪功、全能神教會和國際聲援西藏運動(the International Campaign for Tibet)。聯盟的組織者為國際宗教自由圓桌組織(IRFR)。

國際宗教自由圓桌組織共同主席格雷格·米切爾(Greg Mitchell)主持新聞發布會,並宣布「促進中國宗教自由聯盟」(下文簡稱「聯盟」)成立。米切爾扼要介紹了聯盟當天的目標:1.將聯盟成立這一消息廣而告之;2.讓美國政策制定者和廣大公眾了解中國宗教迫害的激烈和惡化程度;3.強烈要求中共遵守中國憲法規定,保障宗教自由,履行宗教自由的國際義務。

美國政府兩黨領導人說,有必要對中共採取更為有力的官方行動

首先發言的是幾位來自美國政府的高層政策制定者。美國國務院國際宗教自由無任所大使薩姆·布朗貝克(Sam Brownback)代表特朗普政府發言。布朗貝克大使強調了美國政府的深切關注,稱中共對宗教的迫害並不僅限於一個或少數幾個宗教團體,而是針對所有宗教。他指出,自從中共直接插手宗教事務之後,對宗教的迫害事實上愈演愈烈。

他稱中共對待宗教人士的行徑踐踏了人類基本的人格尊嚴,並呼籲中共尊重聯合國憲章和中國憲法,尊重所有宗教團體的權利。

接下來,國會議員吉姆·麥戈文(Jim McGovern,來自麻省民主黨)發言。麥戈文議員是湯姆·蘭托斯人權委員會(Tom Lantos Human Rights Commission,負責監督全球人權狀況的美國國會官方機構)的共同主席,也是美國國會及行政當局中國委員會的成員。他說,中共政府通過打造「警察國家」來鎮壓宗教,是軟弱無能和心虛恐懼的表現。他還強調有必要讓民營行業向中共政府施加壓力,要求其改變政策。他說,不應該允許西方國家的公司提供助長宗教迫害行為的技術和材料,或購買參與宗教迫害的中國公司(例如使用監獄勞工製作產品的公司)銷售的產品。他呼籲大家各抒己見,群策群力,共同向中國政府施壓,聲援受迫害的中國人民。

前國會議員弗蘭克·沃爾夫(Frank Wolf,來自弗吉尼亞州保守黨)出席了會議,《弗蘭克·沃爾夫國際宗教自由法案》(Frank Wolf International Religious Freedom Act)就是以其名字命名的。至今仍然密切關注宗教自由議題的沃爾夫先生發表了熱情洋溢的講話,呼籲聯盟採取行動。他將信仰人士在當今中國與毛澤東時代及文革時期的境遇進行了比較,並指出現在令人憤慨的事情很多,包括地下天主教會遭到打壓,130名西藏僧人自焚以抗議中共暴政。

沃爾夫議員提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話題,即大約100所活躍在美國大學校園裡的所謂的孔子學院。孔子學院表面上是為學生提供漢語和中國文化課程的校內「教育」中心,但它們受中國教育部的控制,被許多人認為是中共在美國的重要機構中充當宣傳以及從事間諜活動的工具。沃爾夫要求每所孔子學院邀請一位天主教神父、一位基督教牧師、一位藏族僧人、一位穆斯林阿訇、一位法輪功學員去參加他們的活動並發表演講,介紹各自在中國的教友的情況。他說,如果有哪一所孔子學院無法做到這一點都應該被關閉。

國會議員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來自新澤西州共和黨)為本次會議預訂了美國國會大廈的會議室,並打算到場發言,但因故未能出席。然而,特朗普政府和美國國會兩黨領導人的積極參與,表明了兩大黨派對中共迫害宗教不可容忍的性質已達到了廣泛共識。

在發言結束後的問答環節中,布朗貝克大使和國會議員麥戈文均強調有必要立法進行行政干預。例如,麥戈文先生談到了《西藏旅行對等法》(Reciprocal Access to Tibet Act),根據該法案規定,不向任何阻礙美國官員進入西藏的中國官員發放美國簽證。他還強調有必要用《全球馬格尼茨基人權問責法》(Global Magnitsky Act)制裁犯有侵犯人權罪的中國官員。布朗貝克大使說,雖然目前尚未啟動馬格尼茨基法案制裁行動,但正在考慮之中。

布朗貝克還說,他每週都會收到教育轉化營中在押的維吾爾族和其他族裔穆斯林備受煎熬的家人發來的求助信件,他曾在聯合國紐約總部要求中國官員幫助尋找這些在押者,但中國官員拒絕回應他的要求。

聯盟宣布將在兩個特定領域中敦促政府採取行政行動向中共施壓

幾位美國官員講話後,聯盟介紹了其頭兩項聯合行動:

·維吾爾人權項目的露易莎·格蕾烏(Louisa Coan Greve)宣讀了一封聯名信,呼籲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和美國財政部長史蒂夫·姆努欽(Steve Mnuchin)對犯有侵犯人權罪的中國官員實施制裁。

·中國公民力量組織的韓連潮宣讀了一封聯名信,呼籲美國商務部長威爾伯·羅斯(Wilbur Ross)確保美國公司不向監視、拘留宗教信徒的中國機構提供技術或其他援助。

受迫害的信仰人士代表分享各自遭受迫害和酷刑的個人經歷

最後,不同宗教信仰團體代表就其在當今中國遭受的苦難和迫害發表了講話。來自全能神教會、對華援助協會(基督徒),國際聲援西藏運動(佛教徒)、維吾爾人權項目和維吾爾企業家網絡(穆斯林)以及華盛頓法輪大法學會(法輪功)的代表分享了各自的遭遇。這些都是個人的親身經歷,為與會者了解中國人民的日常生活提供了第一手資料。

剛剛逃離中國的法輪功學員于溟講述的經歷尤其殘酷。法輪大法學會代表林肖恩(Sean Lin)向與會者介紹了于先生並擔任其翻譯。于先生說,他於2013年因為幫助另一名法輪功學員逃離中共看守而被捕,被判處四年有期徒刑。他說,他經常被扒光全身衣服,被30萬伏的高壓電棍電擊;被綁在椅子和門上保持難受的姿勢不動,一次長達數週;被強制餵食、餵藥;甚至被綁到「死人床」上,胳膊和腿被綁在床的四個角上長達一個月。刑滿釋放後,他冒著生命危險到醫院調查,拍攝摘取囚犯器官的照片和錄像。他為中共這個令人不寒而慄的系統取名為:中國的「活體器官銀行」。

年輕的全能神教會基督徒李坤睿曾是一名中共警察,參與過鎮壓宗教團體的行動。她說那段經歷給她留下了揮之不去的心理創傷,因為當時她自己也是遭查禁團體的一名祕密成員。2008年從警校畢業後,她目睹了針對穆斯林發起的所謂反恐運動,並在現場作證說上司曾給她下達過逮捕穆斯林的定額任務。2012年,她祕密地加入了全能神教會,隨後根據她的工作經歷,證實本教會的弟兄姊妹曾被逮捕、拘留,關在她轄區內的酒店遭受酷刑折磨。她說,當看到一些弟兄姊妹在派出所裡離她桌子幾步遠的地方遭受酷刑時,她心裡很難受。為參加教會的聚會她不得不喬裝打扮,但很快就發現同事還是對她起了疑心。幸運的是,她當時已登記註冊準備舉辦婚禮,她和未婚夫已買好了機票赴美國度蜜月。她獨自悄悄離開了中國,沒有告訴愛人也沒有告訴母親。此後她再也沒有回過中國,但她說,她至今仍會做噩夢,夢見自己因為持守信仰遭到抓捕。

另一位全能神教會基督徒焦夢潔(Tracy Jiao)也講述了自己的遭遇。她曾是一名教師,於2001年加入全能神教會。她去香港參加過一次教會的聚會,中共將她列入了監視名單。她知道自己面臨被捕的危險,躲藏了四年,最終買了假身分證件於2016年逃到美國。最後,她談到留在中國的母親。她是後來才得知母親得了癌症。母親無人照顧,作為女兒的她可能再也見不到母親了。她說是中共拆散了她的家庭,使她被迫逃亡。

兩名維吾爾族穆斯林男子也發了言。一個是來自維吾爾人權項目的奧梅爾·卡納特(Omer Kanat),他說,現在是時候對中國宗教自由議題採取行動了,各國政府、企業和大學都必須捫心自問「在這個獨特的歷史時刻」與中國合作是否合乎良知。他舉了一個例子,一位年輕的穆斯林母親有個一歲大的孩子,她因「恐怖主義」指控遭到逮捕和拘留,被迫背棄伊斯蘭教信仰,每天重複無神論和親共的口號,如「我只信習近平,我只信共產黨」、「世上沒有神」。

另一位發言的維吾爾人是來自維吾爾企業家網絡的庫扎特·阿勒泰(Kuzzat Altay),他談到了自己被監禁的父親。有一天,阿勒泰先生收到父親發來了一則微信消息,只有寥寥幾個字:「他們來抓我了。」此後,他就再沒有見過父親。阿勒泰先生擔心父親已不在人世,因為老人身體不好,此前,阿勒泰70歲的姑姑被捕後就於在押期間身亡。阿勒泰先生認為中國為被拘留者提供所謂「職業培訓」的說法非常可笑。他說他的老父親是一位富有的商人,不需要什麼職業培訓。他還談到其他被拘留的人,包括兩位擁有博士學位的大學校長。這些人還需要什麼職業培訓?他還有一位年輕的朋友是運動員,被送往醫院接受基因檢測,隨即失蹤。他擔心這位朋友被帶走後遭強摘器官。他還提到,許多中共黨員為娶妻發愁,因為中國的獨生子女政策導致結婚年齡的男女比例存在巨大的不平衡。阿勒泰先生說,有些中共黨員強娶維吾爾女子為妻,而一些維吾爾女子則自願嫁給漢族黨員,以換取其家人平安的保證。

來自對華援助協會的基督徒傅希秋(Bob Fu)表示,不同民族不同宗教團體終於團結在一起,他感到很激動。他說,雖然不同信仰團體之間存在不可逾越的分歧,但大家都必須意識到,只要一個團體沒有自由,那麼所有團體都沒有自由。傅先生談到,逮捕、監禁和酷刑的案例越來越多,然後他重點討論了宗教被迫「中國化」的問題,這是中共批准實施的有中國特色的宗教政策,中國的基督徒被迫在教堂裡貼上習近平像和毛澤東像以示對領袖的愛戴。他還說,獻給神的基督教讚美詩《你真偉大》(How Great Thou Art)甚至也被迫改唱《習主席你真偉大》。他說,有些基督徒僅僅因為擁有《天路歷程》(Pilgrim’s Progress)和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的《基督教要義》這樣的書籍就被判處4至13年有期徒刑。

最後,國際聲援西藏運動的布瓊次仁(Bhuchung Tsering)談佛教徒遭受的迫害。他談到藏人因為「三代人的創傷」而自焚。他說,從中共掌控中國之前的20世紀30年代開始,到與第二次世界大戰同時期的長征年代,再到20世紀50年代,以及60年代文化大革命時期,西藏人的苦難一直不斷。另外,他還談到現代中國佛教和藏學研究工作受到的限制的問題。許多藏人住在西藏自治區之外,但是對藏族文化來說,無論住在哪個行政區域,重要的是人們能夠到修道院學習,然而不幸的是,在今天的中國,學生不能跨區域上學。最後布瓊先生呼籲,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在與中國繼續談判時,不僅僅要在貿易方面執行對等標準,在人權問題上也應執行同樣標準。「聯盟」還介紹了其成員組織「公民力量」,該組織是受人尊敬的非政府組織,致力於中國人權工作。

直面殘酷迫害,保持樂觀心態

儘管在新聞發布會上分享的都是悲慘的遭遇,生活在中國的有信仰之人每天經歷的痛苦也是那麼的真實,但這次新聞發布會的氣氛整體來說是積極、樂觀的。令與會者深受鼓舞的是,一個廣泛的聯盟就此形成,大家凝聚在一起為之努力,而且美國政府高層的政策制定者也參與其中。該聯盟有一個明確的目標——讓更多人了解中共打壓宗教自由、侵犯人權的事實真相,並推動政策制定者在制裁和施壓方面採取具體措施。正如許多發言者在台上所宣稱的,「促進中國宗教自由聯盟」成員們的行動表明,他們願意為中國的變革「能再向前邁進一步」而奮鬥。

Share/Sav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