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会推进涉疆法案,制裁拘禁穆斯林的中国官员

周日,香港抗议者举行集会,支持新疆维吾尔族的人权。 Lucy Nicholson/Reuters

2019-12-30

华盛顿——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展现出罕见的团结,正计划迫使特朗普总统在中国人权问题上采取更积极的立场,准备以不可能被否决的绝大多数票通过一项立法,制裁将100多万穆斯林关进拘禁营的中国高层官员。
尽管今年有不少描述这种残暴行为的生动报道,由于特朗普不愿在侵犯人权问题上挑战中国,也不愿面对全球的人权问题,国会对特朗普越来越失望之际采取了这一举动。
为迫使特朗普在中国人权问题上采取行动,立法者计划通过一项立法,对北京镇压维吾尔族穆斯林的做法进行惩罚,这项立法将有足够多的支持票,迫使总统在2020年大选之前签署,或冒下被国会推翻否决的风险。这项名为《维吾尔人权政策法案》(Uighur Human Rights Policy Act)的立法今年已在参众两院获得了通过,但在本月提交给白宫的过程中受到国会一个程序的拖延。
 
人权事业在国会获得了罕见的两党支持,许多共和党议员在这个问题上与特朗普分道扬镳,尽管他们在几乎所有其他问题上与总统步调一致,包括在他遭弹劾时为他辩护。
“有些人一直觉得,政府在更广泛的外交政策中没有把人权放在首位,”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Marco Rubio)说。“我认为这种感觉不一定准确,但这种感觉已有所增长。一直有一种感觉是,国会需要采取行动。”
上个月,国会一致通过了支持香港抗议活动的立法,迫使特朗普签署了这项法案。特朗普此前曾表示,他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站在一起”,但如果特朗普否决这项法案的话,他会冒下否决被国会推翻、以及被人批评在中国问题上软弱的风险。尽管如此,特朗普在感恩节前夜签署这项法案时发表声明说,他在条款的执行上会“行使行政自由裁量权”。
立法者今年还不顾特朗普的反对,通过了一项法案,承认1915年约150万亚美尼亚人被杀害的事件是种族灭绝。他们还通过了一项决议,要求美国停止对也门战争的军事支持,沙特阿拉伯领导的联盟正在这场战争中轰炸平民。特朗普否决了这项决议。
今年10月,特朗普将美国军队撤到边境的叙利亚一边,为土耳其对库尔德武装力量采取军事行动铺平了道路后,立法者投票谴责了政府的这一决定,并表示了对库尔德人的支持。库尔德人属于中东地区受迫害的少数民族,他们曾在抵抗伊斯兰国的战斗中与美国军队并肩作战。
预计国会将在未来几个月里设法通过立法,惩罚土耳其和沙特阿拉伯侵犯人权的行为,不过目前尚不清楚这些努力是否会获得能推翻否决的支持票数。这些努力包括由新泽西州民主党参议员罗伯特·梅嫩德斯(Robert Menendez)和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参议员林赛·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提交的制裁土耳其的一揽子方案。这个提案将惩罚那些在叙利亚践踏人权的人,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Senate Foreign Relations Committee)已在今年12月批准了这项法案。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说,国会应该在人权问题上应该“采取行动”。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马可·卢比奥说,国会应该在人权问题上应该“采取行动”。 Erin Schaff/The New York Times

有些人权问题比其他人权问题更能赢得两党的支持。对华鹰派人士在国会和政府中的势力都在增长,越来越多的美国人把中国视为威胁。
尽管副总统迈克·彭斯(Mike Pence)和国务卿迈克·庞皮欧(Mike Pompeo)都批评过中国迫害穆斯林的做法,但特朗普一直没有表态。今年7月,维吾尔族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与其他宗教迫害受害者一起,在椭圆形办公室与特朗普见了面。2014年,中国判处土赫提无期徒刑。当菊尔试图向特朗普解释拘禁营时,他似乎并不了解新疆的情况,只是简单地说了句,“那很不幸。”
 
“很难看到他本人有真正兴趣的证据,”人权观察组织(Human Rights Watch)中国部主任芮莎菲(Sophie Richardson)说。“就中国而言,特朗普总统至少应该停止用‘了不起的家伙’来描述一个专制的、滥用权力的领导人;他的这种做法让中国当局有机会在这种描述和美国其他高级官员提出的更为强硬的描述之间做出选择。”
特朗普一直在批评中国在经济上的做法,但一直不愿采取措施制裁对新疆拘禁营负有责任的中国官员,担心这样做会损害达成贸易协议的机会。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许多高级助手和议员都敦促采取制裁措施,但美国财政部反对制裁。由卢比奥和新泽西州共和党众议员克里斯托弗·H·史密斯(Christopher H. Smith)提出的维吾尔族人权法案,将迫使特朗普对陈全国实施制裁,他是拘禁营所在的新疆自治区的中共高级官员。
今年10月,特朗普政府曾将几家被怀疑与迫害穆斯林有关的中国企业和安全机构列入商业部黑名单,但许多分析人士认为这种惩罚很敷衍。
其他国家的情况复杂得多。沙特阿拉伯一直是美国传统上的盟友,而且国会中对伊朗鹰派的人士(他们通常是共和党人)认为,利雅得是该地区对抗德黑兰的主要力量。特朗普对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V·普京(Vladimir V. Putin)的正面表态,已让共和党政客、保守派选民和右翼新闻机构逐渐改变了他们以前所持的反俄观点。
特朗普对许多威权领导人公开表示钦佩,甚至包括那些因为世界上最严重的暴行而遭到他的政府高级官员谴责的人。这些人包括习近平、普京、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沙特阿拉伯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土耳其总统雷杰普·塔伊普·埃尔多安(Recep Tayyip Erdogan)、埃及总统阿卜杜勒-法塔赫·塞西(Abdel Fattah el-Sisi)、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维克多(Viktor Orban),以及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
“他在颂扬那些最严重践踏人权的领导人,”康涅狄格州民主党参议员克里斯托弗·S·墨菲(Christopher S. Murphy)在接受采访时说。“看起来就像是,美国总统对这些领导人的支持程度与他们对本国公民的残忍程度成正比。”
特朗普总统公开表达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威权领导人的钦佩。

特朗普总统公开表达了对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等威权领导人的钦佩。 Jason Lee/Reuters

本月,特朗普政府连续第二年阻止了联合国安理会成员国讨论朝鲜人权状况的动议。特朗普多次对朝鲜领导人金正恩表示热情,并开展了个人外交,与金正恩举行了两次峰会,试图结束朝鲜的核武器计划,但未成功。
“特朗普政府向平壤和世界其他地方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息,那就是,本届美国政府不认为饥饿、酷刑、草草处决,以及其他一系列罪行是最重要的事情,”人权观察联合国部主任路易斯·夏邦努(Louis Charbonneau)说。
 
在今年的其他几个重要问题上,特朗普运用自己的行政权力,否决了几项本会对侵犯人权的国家作出惩罚,或只是确认侵犯人权行为正在发生的法案。
特朗普否决了一项两党决议,这项决议如果成为法律,会对沙特阿拉伯在也门发动空袭,以及杀害《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专栏作家、美国永久居民贾迈勒·卡舒吉(Jamal Khashoggi)的行为进行惩罚。卡舒吉去年被令人毛骨悚然的手法杀害,美国情报官员说,他是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下令杀死的。这个事件重新点燃了在一小批国会议员中酝酿已久的努力,他们想让美国不再支持沙特领导的对也门的空袭,这些空袭已经制造了世界上最严重的人为人道主义危机
特朗普担任总统以来使用过六次否决权,其中四次是为了推翻惩罚沙特的立法企图。今年5月,特朗普和庞皮欧用在伊朗问题上宣布进入紧急状态的做法,绕过了国会对武器销售的限制,让美国得以向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和约旦出售武器引发了两党人士的愤怒。今年秋天,在闭门谈判中,白宫阻止了将谴责沙特的语言写入年度国防政策法案的最后版本,国防法案是必须通过的立法。
“我在很多方面都是总统的铁杆粉丝,但在这个问题上需要有人站出来,”支持者美国撤出战争的肯塔基州共和党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今年6月在投票支持停止向沙特军售前,在国会发表讲话时说。
最近另一起令共和党议员们私下感到不解的事情是,白宫曾争取让多名共和党参议员阻止通过正式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的立法。特朗普政府辩称,这项法案出台的时机扰乱了美国与土耳其的外交努力,包括特朗普今年11月在白宫与埃尔多安会晤的安排。特朗普不顾一些共和党人的反对,坚持与埃尔多安见面。这些共和党人曾批评北约盟国土耳其对叙利亚境内的库尔德人发起攻击。
参议院提出了与埃尔多安下令入侵叙利亚北部、下令购买俄罗斯先进的地对空导弹系统有关的一系列制裁措施几天后,正式承认亚美尼亚种族灭绝的立法终于在本月获得了通过
 

黄安伟(Edward Wong)在《纽约时报》担任外交与国际新闻记者超过20年,其中13年驻伊拉克和中国进行报道。他因关于伊拉克战争的报道获得了利文斯顿奖(Livingston Award),也曾入选普利策奖候选名单。他是哈佛大学尼曼学者,并在普林斯顿大学担任费里斯新闻学教授。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ewong

Catie Edmondson是华盛顿分社记者,负责报道国会新闻。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她 @CatieEdmondson

翻译:Cindy Hao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Categories: 
Share/Save